第211章 断了/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家,米有怡对妹妹那是一通大训。

可是,米有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自然有自己的主见,当面虽然没有反驳,可心里却在想:“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找什么样的男朋友难道还要你批准,是你找男朋友还是我找男朋友?难道我的男朋友,一定要你中意的?那到时候,你不会跟我抢吧?”

米有怡见妹妹一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米有容,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米有容翻着白眼道:“听见了听见了,老妈子姐姐,我明天要换班,先睡觉去了。”

“等一下,把你手机给我。”

“啊?手机给你干什么?”

“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吗,现在答应好好的,回头又煲电话粥去了。”

“啊啊啊,姐,我的亲姐啊,你别当我姐了,你当我妈吧,真的,姐夫,我以后就叫你爸了。”

米有容一句话,顿时把家里几个人都给逗乐了,她姐夫柳正奇说道:“有怡,有容是成年人了,感情的事自己会考虑,你就算用绳子绑着她,难道能绑她一辈子?”

米有容笑嘻嘻说:“还是姐夫爸说的有理。”

柳正奇哭笑不得:“什么姐夫爸,我虽然帮你,但你也不能随着性子乱来,感情的事情慎重一点总是没错的。”

“噢啦噢啦,好困啊,我去睡觉了啊,睡觉睡觉!”

米有容一房间就给叶开发微信,只是,叶开迟迟都没有回音。

…………

转眼,就到了去缅甸的日子。

熏然珠宝方面除了紫熏,韩宛儿以及叶开之外,另外有一个专门对老坑缅甸玉有研究的雕刻师傅同行,叫马开明;而买家果然也不止一个,除了俞先生本人外,还带了两个类似保镖的男人,看起来不怎么样,眼睛老往紫熏和韩宛儿身上瞄,让叶开有种上去暴打他们一顿的冲动。

在买机票的时候,紫熏是特意选过位置的,她们两个女孩子跟叶开一排,韩宛儿靠窗,紫熏中间,叶开最外面。

飞机起飞的时候,紫熏美女有些感慨道:“可惜了,涵涵没来,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就更好了。”

叶开笑了笑,虎妞现在正在地皇塔中跟凰学艺呢,要说起来的话,其实也算同来了。

不一会,飞机准点起飞,紫熏和韩宛儿经常出差,坐飞机很有经验,知道这次的飞行航程时间比较长,所以叫来空乘服务,要来了三条毛毯,紫熏将一条放在叶开的腿上,嫣然一笑道:“哥哥,这趟航班要到明天才能到呢,我们睡一会吧,要不然那么长时间,挺无聊的。”

“嗯,好的,你睡吧,我现在还不困!”叶开笑着回答,帮他扯了扯毛毯,其实他哪里会无聊,识海里面那么多书可以看,平时都没啥空闲,这时正好看个够,光是那本《大千世界百科全书》就能研究老长时间。

“嗯!”

紫熏朝叶开微微一笑,一脸恬静满足的样子,然后轻轻闭上眼睛。

叶开调整了一下姿势,在体内默默运转起灵力,虽然周围没什么灵气可以吸收,但也可以用灵力慢慢强化身体,精练凝实,使血脉充盈,精神旺盛,这也是修真者很多时候都不需要睡觉的原因,然后闭上眼睛用心神看书。

这绝对是史上最舒服的看书方式了。

过了不知多久,也许是几个小时,他忽然感觉有个什么东西落在自己身上,不轻不重,但是要命的是正中裤裆要害,甚至还被抓了两下,叶开一惊之下赶紧睁开眼睛,结果发现竟然是紫熏的一只左手。

自己的小兄弟,竟然被紫熏的一只左手给抓了几下。

“哇了个擦,这是在闹哪般?”

叶开震惊了,总不能紫熏妹妹想男人了吧,想趁大家都睡着时过把手瘾?

然后,他再次发现,一个脑袋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原来是她睡着了侧了个身,靠了过来,可这手是不是落得也太不是地方了?落就落了,你还抓它干嘛?

叶开无奈啊,只能伸手去拿开她的白嫩小手。

只不过,她抓得还挺紧,一下居然有些拿不开,甚至一动之下……整个都被捏住了。

哎呀我靠,叶开差点叫起来,要不要这样啊?小叶开都被惊扰得活了过来,瞬间嗷嗷待哺,这可乖乖不得了,再这样下去,他非得爆发了不可呀,连忙抓住紫熏的手,要强行拿开。

没想到她这时候微微睁开了眼睛,感受到手掌中的状况,马上惊讶得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结结巴巴小声道:“哥哥,你,你怎么能这样?我,我不能对不起涵涵啊!”

叶开脑中嗡的一声,感觉要晕了。

明明是你自己伸过来抓我的,我还冤呢,居然就说成了我拿着你的手做这种事。

“我,我……”

叶开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真想直接晕过去得了,可总不能说是你主动摸我的吧?那她还不得无地自容啊?

而紫熏此刻脸色殷红的连忙把手抽了出来,坐正身子心跳加速,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不过一双眸子还偷偷瞄了几眼那高起的规模,心说:天哪,怎么会这么吓人,涵涵她……不觉得痛吗?

“呃,妹妹,我,刚才是……”叶开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别说了,我知道。”紫熏却打断她,有些口干舌燥,左手上面似乎还有些奇怪的感觉。

“啊,你知道,那你……”

“我知道,好了,我也不生气,是你睡着了把我当成了涵涵,所以才会这样,我也不会跟别人说的。”紫熏小声的说,不让韩宛儿听见。

“啊?”叶开真是欲哭无泪了,这知道的还不如不知道呢,这时紫熏解开安全带,说要去上个洗手间,她是要去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嘴里虽然说叶开是错把她当成了涵涵,但心里并不这么想,所以很纠结,但又有些小小的兴奋;然而,她刚刚站起来挤到叶开的前面,飞机突然发出一阵剧烈颠簸,她一个没站稳,一屁股重重的坐了下去。

“咔吧!”

“啊哟——”

叶开一声痛叫,脸瞬间就白了,脑袋上的汗噌噌往外冒。

刚才被她捏得高高翘起,这下再被重重一坐,那玩意,直接就断了!

那声音不能有假啊,那么脆弱的地方,这样干脆的断掉,不痛那才叫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