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你别看/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现在怎么办,他……没事吧?”韩宛儿不能直起腰,只能这么躺着,但叶开老是这么抱着她脑袋枕在那个地方也不合适呀,刚刚昏迷的时候已经被他弄出心猿意马水漫金山,如今醒过来更受不了,再这样下去她都要叫了,要是那啥啥了,以后那真是别做人了。

可是,紫熏也为难:“没办法,你的骨头肯定还没完全好,我不敢动啊,宛儿,你就忍忍吧,反正他趴一个小时是趴,趴一天也是趴,区别不大。”

韩宛儿心说什么叫区别不大,这区别大了去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完蛋。

她并没有意识到,原本一直觉得叶开是骗子,对他印象不好,以至于就算有暧昧的意外,她也只是觉得恶心,可如今情况变了,感觉上也完全不同,她竟然有点淡淡的渴望。

“熏熏,你帮我盖点被子吧,那里……实在太尴尬了,要是他醒过来,我就无地自容了。”韩宛儿说道。

“对哦,我刚才怎么没想到?”紫熏一拍脑袋,仿佛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让韩宛儿好一阵无语。

等到紫熏将一条被子盖住她的身体,虽然叶开的手依然牢牢抱着她,甚至一只手摸着她的屁股,但至少比刚才要好得多了。

“呯呯呯……”

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外面传来马光明的声音:“紫董,韩助理,我是马光明,我收到消息,说是机场安排了别的航班开往缅甸,我们得赶紧过去。”

紫熏马上说:“马师傅,昨晚受了惊吓,今天状态不佳,就暂时在这里住一天吧,明天我们再联系别的航班。”

马光明听了自然乐意,马上回了房间。

而叶开经过这一阵敲门,终于也醒了过来,这厮醒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因为他感觉鼻子里有点痒痒,似乎有什么线头在里面戳,打完了之后还用力晃了晃脑袋,鼻子在韩宛儿身体上面使劲磨蹭了一下,结果……韩宛儿就完蛋了!

“我靠,什么东西啊,下雨了,下雨了!”这货忙不迭爬起来,低头一看,彻底傻了。

半个多小时后,叶开从洗手间里出来,手有点酸,看了眼直挺挺躺着的韩宛儿,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既然今天不去缅甸了,那我睡觉了啊,这床够大的,我就睡一边,晚安!”

两个女人看到他真的在床的一头躺下,背对着她们,一时间有些愣住,韩宛儿红着脸倒是没什么,毕竟刚刚更羞人的情况都发生了,躺一张床已经不算什么了,于是说:“熏熏,你也累了,就躺下睡会吧,条件有限,将就将就,也没什么的。”

紫熏大美女看了眼叶开,再看看韩宛儿,一咬牙,躺下了。

结果这一天,两女一男就挤在一张床上睡到了中午十二点半。

韩宛儿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叶开,我想上厕所,现在……可不可以起身了?”

叶开用不死凰眼看了看,摇头道:“没这么快呢,应该还要再一段时间,最好还是再躺一阵……,你来大的小的?”

韩宛儿脸红耳热:“小……小的。”

叶开爬起来道:“好吧,我帮你。”

他说完直接扯开她的被子,手托住她的后腰抱起来,走进洗手间。

他的动作太快,韩宛儿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她身上一点衣服都没穿啊,就这么……

看见她羞恼欲死的神情,叶开也是强装镇定,说:“别扭捏了,反正你身上该看不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再看一次也不差什么,你总不会又说我占你便宜吧?”

韩宛儿脸色绯红,羞意滔滔,在叶开的帮助下坐上马桶,这时微微瞄了他一眼,低声轻语道:“不会的,叶开,以前是我不对,错怪你了,对不起,你三番两次救我,我却狗咬吕洞宾,我真是……”

叶开听见她轻声细语温柔似水的说出这番话,简直有点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这还是那个高冷无情的机器人吗,还是那个被称为灭绝师太天天来月经的女人吗?

“你说自己是狗呀?”他脸色古怪打量她道。

“啊?我,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她咬了咬嘴唇,神情娇羞,看得叶开啧啧称奇,就笑着说:“我知道,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韩助理,现在的你,很有女人味呢,比以前那个冷冰冰棺材脸好看多了,建议保持,加油。”

“……”

韩宛儿神情变换,差点又要暴走,居然说她是棺材脸,只是很神奇的,居然忍住了,也没太生气。

“那什么,你……快点拉吧!”叶开一边说一边情不自禁视线往下一瞄,雪白的山蛮波澜起伏,平坦的小腹妙到毫巅,再下去后隐见美丽奇景,引人入胜……

“我,我拉不出来……”刚说到这里,马上察觉到他看向自己身体的目光,韩宛儿大羞之下娇声喊道,“啊,你你你,你别看啊……”

可叶开这位初哥完全被眼前的美丽引诱住了,韩宛儿浑身都散出一股女性的成熟韵味,仿佛有着极致的荷尔蒙味道,只要是男的,都会挪不开目光。

叶开,仿佛听不到她的声音,目光变得痴迷,死死盯着她的身体。

韩宛儿一着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抱住他的脑袋,使劲往自己身体里一拉,她的本意是不让他看,遮住他的视线,却不想这一下子,叶开的脸就贴在她胸口上了,而他的嘴刚好是张开着的,一个娇羞的所在一下堵进了他的嘴里。

“嗯哼!”

韩宛儿发出一声闷哼,内有浓浓的羞怯之意,也饱含了女人的本能,她那成熟的身体马上起了剧烈的反应,这会儿只感觉胸口上好像酥麻得要化掉了似的,阵阵奇痒袭来,全身心都仿佛痒了起来,脑中也变得一片空白,抱着他头部的手只知道不断用力,再用力。

两个人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保持着,陷入了一种美妙的境地,叶开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嘴巴不受大脑控制,自然而然的伸出舌头……

“笃笃笃!”

“宛儿,哥……弟弟,你们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久啊?”

紫熏见两人进了洗手间迟迟不出来了,就开口喊了一声,走到洗手间门口敲门。

——————————

(求收藏订阅豆豆哈哈!最近右下腹疼,妈蛋,不会前列腺炎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