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杀人/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跟着那位管家进入正厅,一路上发现警戒非常严,守卫很多,而且个个都手持武器,枪械在这里实在稀疏平常。

虽说这些人估计是用来保护交易所里面的财产物资,但叶开等人心里还是觉得毛毛的,这里的人要是生出歹意可怎么办?所谓双拳难敌四腿,就算叶开觉得自己能躲开子弹,可旁边还有其他人,他却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让她们平安无事。

随后,几个人走进正厅,果然看到里面摆放着很多精美的玉器翡翠,红的绿的蓝的黄的,品种齐全,玲琅满目,叶开对这些的价值并不清楚,可紫熏韩宛儿以及雕刻师傅马光明是专门做这行的,马上发出惊叹——

“天哪,这是一级的极品红宝石吗,这么大一块,得要多少钱呀?做成戒面的话,起码能做上百个。”

“还有这块祖母绿翡翠,啧啧,这里的主人肯定是超级富有的人,在缅甸这地方,恐怕能排在十大富豪之内。”

“要是这块翡翠能让我雕刻的话,死而无憾了。”

见到他们这群人的反应,那位管家脸上出现自豪的笑容。

不过叶开这时眼睛一闪,却是盯上了角落里一块浑身黑黝黝看起来像一个大盘子一样的东西,大小直径能有一米,上面有繁复的纹理,仔细看的话,很有规律,但这不是真正吸引他的地方,而是他感受得到,那东西上面有股有强烈的威压,让他都有种不太敢靠近。

“凰姐姐,出来寻宝了!”

叶开召唤凰,有难题问凰姐姐,都成了他的座右铭。

只不过,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叶开估计她又跑进地皇塔里面跟狐狸小徒弟学美容去了,只能作罢,但他自己还是慢慢走了过去,开启不死凰眼仔细观察。

而此刻,就在离正厅不远的房间里,梁步凡和袁同罡通过闭路监控,将叶开等人的行为举止看得一清二楚,而在两人旁边还站着一名缅甸中年人。

袁同罡盯着屏幕上的叶开,咬牙切齿道:“果然是这个杂种,今天,我也要让他尝尝变成太监的滋味。”说完就又对梁步凡道,“步凡,可以动手了吧?那杂种,我是一刻都不想耽搁,最好马上割掉他。”

梁步凡笑了笑道:“袁少,你仔细看,早就已经动手了,只是一个时效问题而已。”

那缅甸的中年人也点点头,用半生不熟的夏国语言道:“是的,那些人马上就会倒下。”

通过屏幕监控,果然看到先是马光明噗通一声倒地不起,随后是那名翻译小丽,紧跟着是紫熏和韩宛儿,不过,叶开却并没有,而是听到动静后马上跑过去查看情况。

“咦,这杂种怎么没事,步凡,你不是说先下的药就算是非洲大象也承受不住吗,那这家伙怎么没事人一样?”袁同罡皱眉道。

“呃……,这个,可能是他功力高深,药效要过一会才能发作。”

话音刚落,屏幕上立即看到叶开也踉跄一步,最后扑倒在地。

袁同罡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梁步凡道:“袁少,他们全都中了烈性药物,起码要三个小时后才能醒过来,是现在就去享受美人呢,还是先炮制那小杂种?”

袁同罡一怔:“要三个小时那么久?昏迷的女人有什么好玩的?先去把加了料的饮料准备好,咱们先炮制姓叶的,然后再享受女人,到时候才爽快。”

实际上,袁同罡现在对享受女人不感兴趣了,他只是想要报复紫熏,亲手破她的身体,看着她用无助的眼神哀求自己,那才是他的爽点,所以昏迷状态的紫熏,他才不要弄。

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正厅。

袁同罡先是在叶开肚子上重重踢了一脚,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马上对梁步凡道:“你把他抱起来,去准备好的房间,嘿嘿,咱们现在就给他动动手术,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下面没了,武功也废了,你猜他会是一副什么表情?一定很精彩吧,哈哈哈!”

梁步凡心里骂了句狗日的,居然让自己抱,不过计划正在按着他的预测进行,也就再听他一次好了,今天过后,袁家也要走灭亡之路了。

他们暂时没去管躺在地上的紫熏等人,而是拖着叶开走进另一个房间,轰一声把人放到了一张台子上。

梁步凡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递给袁同罡:“袁少,你是要亲自动手的吧,这才解恨,而且我还特意准备了止血药,到时候不会让他死的,哦对了,为了以后能让袁少有点娱乐节目,我还弄了一台DV拍摄机,记录下这精彩的一刻。”

“好,步凡,你果然想得周到,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梁步凡听到这句,差点就要吐了,尼玛隔壁,你才是老子肚子里的虫子呢!

而袁同罡举起刀,也不去脱叶开的裤子,表情狰狞的一下朝他裤裆里捅了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叶开的一只手仿佛鬼神之爪一样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刀柄,随后寒光一闪,那锋利的小刀直接没入了袁同罡的喉咙里。

“啊,你……咳咳咳……”袁同罡瞪大了眼睛,一股股鲜血从他喉咙里冒出来,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捂着喉咙过了会轰然倒下,死于非命。

“啊,你怎么醒了?”梁步凡也吓了一跳,这人中了那么烈性的药,居然转眼就醒过来了,而且一下把袁同罡给杀了,这怎么可能呢?袁同罡死了,那他的计划还怎么实施呀?他本来是要看袁同罡把紫熏玩坏甚至玩死的,然后把这个录下来寄给紫家,再在外面制造一点舆论,说紫家的闺女被袁家给玷污玩坏了,到时候紫家为了自身名誉,肯定会为紫熏报仇。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

叶开刚才当然是假装昏倒的,连尸毒都不怕的他,怎么可能被这种药迷倒?当他知道对付自己的人是袁同罡,这家伙还要把自己阉割掉废掉武功的时候,心头大怒,而他真的要动手之际,自然无法再假装,再装就真变成太监了,于是直接动手,袁同罡自己找死,还能怪谁去?

“来……”中年缅甸人看见叶开醒来杀人,马上知道不妙,扯开嗓子就要叫人,但叶开的动作更快,一下从台子上跃下,手一伸就掐住了他的喉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