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玄阴绝脉/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情别墅。

“小弟,我晚上不敢一个人睡。”

看完两本恐怖片的紫熏,在洗白白后发现不对劲了,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总感觉心里发毛,特别想起后面一本叫《床下有恶鬼》的恐怖情节,她就时不时往床下瞄,总担心自己的床底下也会爬出东西来。

叶开此刻正在修炼呢,但周围没几个灵气,只能运转“引龙宝决”疏理一下体内经脉,倒也没什么大作为,一想到此,他就无比想念宋初涵的超美灵胸和血脉的引灵能力。

这时看见门口俏生生立着的美女姐姐,当即心头一跳,停止了练功,眨眼道:“姐,你是要跟我同床共枕吗?”

一想到那种场面,叶开就忍不住眼晕心跳,紫熏的肉感可能没有韩宛儿的强烈,但摸着应该是另一种美妙,加上她气质和容貌上佳……

“我靠,怎么又想这种东西?!”叶开想了几秒钟后惊觉,差点就想甩自己两个耳光,太猥琐了,太没节**。

紫大美女闻主却脸色殷红,刚刚洗完澡的水润肌肤也浮起羞意,绯红一片:“你做美梦呢,谁跟你同床共枕?”

说着就趿着人字拖走了进去,看看地上道:“当然是你睡地板,我睡床上。”

叶开苦笑:“早知道就不让你看恐怖片了,以后你看恐怖片,该恐怖的是我啊,我就变没床可睡了。”

这时,紫熏看见了角落里摆放的三叶炼丹炉,惊奇的走过去摸了摸,最后还摆在写字台上仔细观看起来:“小弟,这是个老物件吧,看着挺有些年头了,你哪弄来的?”

叶开本来坐在床上盖着薄毯,身上只穿着一条内内,这会儿说起炼丹炉,他就很自然的走下床去,也观察起炉子来,道:“这偶然间得到了,可是好宝贝,叫三叶炼丹炉,以后用来炼丹的。”

紫熏听了想笑,说你不会想做道士吧?

叶开微笑摇头,忽然想起她不能修炼的事情,道:“姐,你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无法修炼。”

“不是什么绝脉问题吗?”紫熏疑惑,这事情以前就知道,因为自己无法修炼,哥哥曾经请动紫家的高手来给自己诊断过,也试着吃过很多种珍惜丹药,可几番无果后,紫家就不愿意在她上面花费物力财力了。

不过说是这么说,她还是抬动长直美腿,坐到了床沿边。

叶开拿起她的手腕先是打了一道灵气进去,细细体察她体内的真实情况。

以前碍于不能暴露自己修行者的身份,所以一直没有尝试给她看过,但现在不一样了……灵力沿着她的奇经八脉缓缓流入,因为紫熏是普通人,当然他不敢太简单粗暴,到时候如果伤了她的身体那就麻烦了。

“怎么样,小弟,你这样能感觉得出来吗?”紫熏看到叶开专注的表情,还有体内一种清凉舒服的感觉,虽然对修炼早就死了心,但还是隐隐有些期待。

“嘶嘶——”

叶开感觉到灵力进入她的任脉之后,就好像受到了阻拦,而且里面有一股极强的阴冷之气一下子将那股灵力给截断俘虏了去,让他瞬间失去了感应。

“我擦,这特么是什么鬼?”叶开吓了一跳,那种意念被硬生生中断的感觉并不好受,与此同时,他马上开启了不死凰眼,两眼睁开,死死盯着他刚才感应到的那一部分……衣服,瞬间消失,里面绝美的光景呈现在眼前,这是多美妙的姿色啊!

“呃——”叶开愣神了两秒钟,才想起来正事要紧,连忙再次深入透视,看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经脉血管,而其中有一根几乎呈现银色的经脉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什么呀?

那银色经脉盘根错节,像老树的树根一样交错在紫熏的身体里,其中心脏的部分最密集,然后一直延伸到她的女性部位……,这让叶开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只好请教凰姐姐。

凰此刻也没在地皇塔里,听到叶开的问题后淡淡说道:“玄阴绝脉,没有合适的功法,自然无法修炼,那是一种先天元气形成的独特姿态,里面这根银色的经脉为所有经脉之主,掌管精神气,一般的修炼功法连打破她壁垒都做不到,自然没有效果。”

“啊?那这么说,还是有办法修炼的了?”叶开抓到了问题的重点。

“能是能,但这类功法我也没有,那种专门将女子抓去炼成炉鼎的门派,可能会有吧!”

“什么意思,要……炼成炉鼎?”叶开还是知道什么是炉鼎的,那就像是肉猪一样,养肥了供人宰杀吃肉,而炉鼎就是自己努力修炼,最后把修炼成果便宜别人。

凰道:“这当然只是其中一部分,要不然怎么能不叫修炼?实际上你要是有机缘,得到了那种功法,再想办法弄到一些大阳的补品,她完全可以给你带来不少好处。”

叶开又问:“什么是大阳的补品?”

凰说:“笨蛋,就是壮阳补阳的东西,到时候你们要阴阳调和……,就是滚床单啦,笨蛋,她体内玄阴之气太盛,你要是不吃点那种东西,就怕一冲把你冻掉了。”

一番解释,叶开才一脸黑线的知道了操作方法,这前提就是要找到合适的功法,让紫熏先修炼到将玄阴之气可以控制住,然后跟男人那啥啥,将她体内那玄阴之气一点点吸收,等吸收到一定程度后,她那先天的壁垒破除,也就能跟正常的修炼者一样,进行修炼了,而且到那时候,修炼速度会非常快。

凰这时又说:“你看看她心脏位置,玄阴绝脉源头就在心脏,一般有三阴绝脉,六阴绝脉,以及最强横的九阴绝脉,你看看她心脏上有几根分支,那就是多少阴了。”

“哦,我看看。”叶开应允,只是这一开,他不得不将透视功能控制的小心翼翼,因为开大了就透视到外面去了,开小了,又看到胸部了,比较难控制,结果他的脑袋就越凑越近,越凑越近……

最后,“碰”一下,额头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存在。

“啪!”

脸上被人轻轻扇了一巴掌,耳边听到紫熏的娇嗔:“臭小弟,你干什么呀,又占我便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