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九扇客卿令/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扇门的人比较凄惨,所有人里面除了陶秀晶是胎动境初期,别的都只是气动境,就算是外援真空和尚的修为也不是太高,只不过他修炼的佛门功法可以克制邪修,在战斗力而言,跟陶秀晶不相上下。

但刚才一番战斗,九扇门的人死了两个,所有人都基本带伤。

要不然的话,那两位也没办法快速脱身进墓穴帮忙。

宋初涵身上也带了伤,特别是一条右臂,上面有几道长长的血痕,是被王长生的爪子抓出来的,上面还带有阴气侵蚀,不过她拥有九尾血脉,这点阴气也只能伤到皮毛,过不多时就自动吞噬消灭掉。

“你们还是先把他控制起来吧!”宋初涵喘着气说道,大口呼吸引起胸部急促起伏,本来就宏伟惹眼的妖娆更加吸引人了,几个九扇门的人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火热,加上她刚刚把王长生这么踢出来,英姿飒爽,印象加分,让几个人更加心头崇拜,恨不能拜倒在她的七分裤下。

“你没事吧?”叶开走上来,抓起她的胳膊看了看,有些心疼。

“没事,就是有点累。”宋初涵心头一松,后背就靠在了叶开的身上,这是她第一次跟修行之人战斗,而且还是境界修为超过她的,能够以一己之力打败,自然要消耗不少灵力和体力,中间的过程还是很凶险。

“恭喜你,首战大捷,不用撞墙自杀了。”叶开轻轻笑了笑,随手丢了个青木咒在她身上,这才看向外面,“陶队长,别来无恙!”

刚刚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陶秀晶了,对于他们一行人出现在这里,他也觉得奇怪,但左右一寻思,就知道并非坏事,不然等自己赶来的时候,恐怕老曹和他的寡妇小美人就要完蛋了。

“啊,是他,我说的那个身具佛力的高手。”这时候,真空和尚认出了叶开,越众而出叫了起来,只是说的是缅甸语,叶开和宋初涵都听不明白。

陶秀晶眼神闪了闪,特别是又看了看宋初涵,先让手下把王长生彻底弄晕过去捆绑起来,然后向叶开做个手势道:“叶少侠,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叶开视线落在真空和尚的身上,略一沉吟,也就猜到点事情的来龙去脉,九扇门权力颇大,他上次就已经了解过了,这时怎么也得给陶秀晶一点颜面,遂点点头。

…………

墓穴中,曹二八抱着贾美丽走出来。

此刻那贾美丽已经醒了过来,双手紧紧抱着道爷,整个身体都要挤进他怀里去了,老曹这骚货却也不拒绝,甚至一只手还有意无意在人家大腿和腰上吃豆腐。

贾美丽虽然脸色晕红,却一点都不反对,那样子,完全是任君予取予求的姿态。

宋初涵看见后调笑道:“哎哟,这位道爷,好事近了,你是要还俗了吧?”

曹二八想把女人放下来,可贾美丽跟身上长了胶水似的,就粘着他不肯落地了,那娇媚缠人的劲,让宋初涵看了也十分惊讶与她的开放,心想果然是三世寡妇,寡的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男人,那还不死缠烂打,不过,曹二八真是她的真命天子吗?

“宋初涵,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背个龟壳我开始还以为是叶子从海鲜市场牵来的呢,没想到是你。”贾美丽不肯下来,曹二八也就随她了,反正这货本就喜欢这调调,大保健做不了,小小保健那是来者不拒,被宋初涵调笑几句也不在意。

对宋初涵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他当然很是惊讶,随后说了会话之后,叶开和陶秀晶也回来了,陶秀晶当即开口——

“收队,把王长生,还有里面那两个家伙,全都带走,两个粽子当场销毁。”

“叶少侠,这次谢谢了,电话联系。”

“好,陶队长慢走。”叶开笑呵呵的说,一脸客气。

谁都看出来,他们两个刚才私下交流,肯定是达成了某种约定,只是别人猜不到而已。

真空和尚本来想跟叶开确认一下救治他师傅的事情,但陶秀晶在他耳边低语两句,他向叶开点点头,表达一个善意的态度,也就没再提起。

之后,叶开等人发现,九扇门的人用一种类似喷雾剂的东西,将里面的液体浇在两个还在不停嘶吼的僵尸身上,那液体明显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僵尸给销毁得干干净净。

几分钟后,九扇门的人相续离开。

叶开看了看曹二八,见其脑袋上鲜血淋漓的,好不凄惨,好在血已经止住了,但这德行了居然还抱着人家三世寡妇不肯放手,当真是无语:“老曹,你这血呼啦扎的也不注意点,美女等回去不能抱了呀?”

黑咕隆咚的,贾美丽刚才也没仔细看,听到叶开一说,她的啊的一声惊叫,夺过小手电着急忙慌在的他脑袋上看,看到那一头鲜血的时候,当即掉下眼泪来,看来这寡妇还用情挺深的啊!

“没事,没事,早就不疼了。”曹二八随口说道,“对了,叶子,你刚才跟那老娘们说什么?上一次可还坑了我们不少古董的呢!”

叶开笑笑道:“也没什么,做了笔小小的交易而已,拿了这块东西。”

他说着随手把一块类似令牌的东西丢出来,曹二八接住后看了两眼:“上面刻着九扇门的字样,难道跟以前的大内侍卫腰牌差不多的东西?凭着这玩意能干什么?”

“据说,这是九扇门客卿的腰牌,每年都可以到九扇门的办公地点领取一些修炼资源,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拿了这东西又不用干活,有时还能拿出来唬唬人,那就拿着呗!”

曹二八道:“凭她那小气吧啦的样子,不能白给你吧?”

叶开笑道:“那当然不能,不过也没什么,就是帮人看个病而已,没什么的,好了,这墓地阴森森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几个人随后朝着外面走去,叶开朝周围看了眼,不由摇头不已,人家说最缺德的事情莫过于踹寡妇门,挖绝户坟,暂不说曹二八抱着一个三世寡妇上下其手,这坟墓也不知道坏了多少,真是罪过罪过啊!

然而眼睛一闪,他忽然看到了一个吃惊的字眼。

一个清汤寡水的坟墓,一个孤零零的墓碑,他吃惊的是墓中人的名字,居然叫:方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