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抢回来/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臂粗的木棍狠狠的砸向叶开的背部,而且豹哥还用了内劲,这一棍子要是砸在普通人身上,起码趴在床上一个月起不了身。

可是,叶开的背后仿佛生了眼睛一般,本来捧着韩宛儿俏脸的一只右手闪电般朝后伸出,稳稳的接住了那木棍。

“嗯,怎么会……”

豹哥吃惊,他可是用内力的,难道用太少了?

他马上再次发力,想要把木棍夺回来,可是发现就算用了所有的力气和内力,那木棍就是纹丝不动,正在奇怪的时候,叶开手上一用力,却是直接把木棍夺了过去,再一翻手,“啪”一声响,那木棍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耳朵上。

一瞬间,豹哥感觉自己的眼前金星直冒,耳朵里像是开了音乐会似的,嗡嗡嗡,嗡嗡嗡,脑袋也一阵摇晃,好在叶开留了手,不然这棍子,这家伙的脑袋直接成烂西瓜了。

“豹哥,豹哥……”在场几个手下急忙上去扶住,其中一个豹哥的嫡系,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来,大骂道:“你麻辣隔壁的,老子……”

“啪——”

“卡擦——”

那手枪还没对准叶开,他手手里的棍子就闪电般飞了出去,直接把他的手臂骨打折,那手枪刚从那人手里脱飞,叶开随手一招,那手枪却是自动到了他手里,这种效果,对于一个半步元动境的修真者来说一点都不难,就算是一些厉害的武者,也是能办到的,比如有一种武功,叫擒龙功。

“呯呯呯!”

用枪威胁,叶开是最忌讳的,他自己不怕打,但不代表他心里不怕,要是伤到了韩宛儿怎么办?所以直接开枪,三发子弹全都射进了那人的另一条胳膊里,那手臂差点就要掉下来了,一声惨嚎之后,那人抱着胳膊倒在地上,浑身颤抖抽搐,而叶开手里的枪,这时候却对准了韩东。

这个动作看得韩宛儿心中一跳,而韩东噗通一声就给叶开跪下了,裤裆里刷拉拉就尿了出来。

叶开的雷霆手段和表现出来的凶残,彻底震惊到了韩东,在他认识的人里面,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猛人,抢了枪就敢直接开火啊,而且一下弄残了三个。

“别杀我,别杀我啊……宛儿,宛儿,爸爸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韩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

韩宛儿终究不忍心:“老公,他,他毕竟是我爸……”

叶开哦了一声,晃了晃手里枪:“我没说要杀你啊,你是我老婆的爹,也算是我岳父了,我怎么会杀你呢?我是想让你过来!”

“哦,哦哦哦!”韩东一听,马上像磕头虫点头,叶开虽然说叫他岳父,可他哪敢真把自己当岳父。

“喂,豹哥是吧,刚刚你花了三千万买了我老婆?”叶开枪指豹哥,慢条斯理的问道。

“啊——”豹哥耳朵里的声音刚刚好了些,可耳朵和周围却是鲜血直冒,看起来非常渗人,他这时候算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消瘦的青年,比他厉害多了,至少那一手凌空摄物的武功,没有高级武者甚至先天武者的功力,是做不到的,他紧张的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把手下那个混蛋暗暗骂得狗血淋头,拿什么不好,拿枪出来,现在好了吧,麻痹的都指到老子头上来了,他颤颤巍巍道,“大,大哥,我……我是开了个玩笑,真是玩笑啊,你,你别杀我,有话好好说。”

“开玩笑?”叶开哼了一声,“我看不像是开玩笑啊,你都叫我老婆为老婆了,我可没觉得你在开玩笑,要不然,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吧!”

“什么?”

“呯!”叶开手里的枪一动,直接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射进了豹哥的小腿,一朵血花迸射,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叫道:“啊啊啊——,大哥,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高抬贵手。”

“哦,好!”叶开手一抬,手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啊,不要啊,大哥,求您低……低抬贵手。”

“如你所愿!”这回瞄准了裤裆。

豹哥要哭了,一下付趴在地,拼命打自己嘴巴:“大哥,是我嘴贱,是我嘴贱……”

打得那叫狠啊,嘴唇什么的全都破了,血流满地。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能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的狠。

但是,这话用在豹哥身上不合适,因为他是怕死,他怕叶开真的给你一枪,那就什么都玩完了。

“行了,白纸黑字写着呢,你买了就买了吧!”

“啊?”这回是韩宛儿吃惊的叫起来,拉着叶开的手,“老公,你,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叶开摸摸她的脸,“他把你买了,那是他的事,我把你抢回来就好了嘛,喂,豹哥,你有没有意见?”

豹哥心里当然有意见,这么漂亮的老婆,世所罕见,如此尤物,放手了会后悔终生,可他哪敢说个不字,连忙点头。

叶开嗯了一声,他这是不想给钱了,刚刚赢了差不多六千万的样子,哪能再吐出去,看看差不多,直接手上一用劲,把手枪捏成了麻花,“啪嗒”一下扔在地上,把豹哥等人吃惊的倒抽凉气:“好了,帮我把筹码换了,这事就算过了,要是你事后不服气,尽管来找我,你可以去袁家找袁方,他知道我在哪!哦,对了,他经常来你这赌钱吗?”

他指了指韩东。

豹哥点头。

叶开嗯了一声:“好,以后你记住,他要是再来,来一次你就……”

韩东还以为这个女婿会帮他说话,比如说来一次就给十万筹码什么的,可叶开后面的话是:“来一次,剁他两根手指,你不剁,我就来剁你脑袋,还有,你们做地下赌场的应该都有联系的吧,任家的那个赌场,你也去关照一声。”

韩东一听,顿时脸色一下苍白。

韩宛儿看了看叶开,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重病需要重药治,她爹的这个情况,也只能这样才可以杜绝他的赌瘾。

因为枪声,外面赌博的人早就走了个精光。

给叶开兑换完筹码,瘸着腿送这个瘟神离开,豹哥马上大叫:“还不背我去平神医那里去,没看到我中枪了吗?还有,那个什么袁家的袁方是谁啊?”

边上胖子说:“豹哥,就是D县古武第一家,袁家的家主。”

豹哥半天没说话,最后憋出来一个字——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