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应验那句话/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马西风小区。

叶开等人租了一个单身公寓,速度很快,马上就住了进去。

因为此地离长青大学是近,但离S市的市中心就有点远了,宋初涵去刑警队上班的话,不可能住在这里;另一方面,熏然珠宝三名员工过两天就来,紫熏也不能跟叶开住一起,所以没必要租个大房子。

阳台上,叶开一手一个搭着两大美女的肩膀,唉声叹气道:“姐,小虎妞,我可真不想让你们走呀!”

宋初涵甩了下肩膀没甩开他的手,道:“得了吧,不是天天有两个小美妞陪着你吗,还能把你寂寞着怎么的?”

叶开嘿嘿笑道:“我是怕把虎妞你给寂寞了,到时候忍不住去找个野男人,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宋初涵就咯咯娇笑:“这可说不准,姐找一个不够还找两个呢!”

“靠,你可真荡!”

两人虽然谁也没说到底算不算男女朋友关系,但假装的时间长了,似乎都习惯成自然,也就成那关系了。

叶开放开宋初涵:“算了,你这小虎妞不靠谱,还是我姐姐好,姐,我最舍不得的是你呢!”

紫熏有些脸红心跳:“又不是很远,我们最多也是住在市中心附近,开车最多半小时,姐姐会来看你的,你也可以来啊!”

“嗯!”

叶开看看整理好的单身公寓,还是挺干净的,房间虽然只有一个,不过床挺大,就脱口道:“今天有点晚了,要不一起睡吧?”

紫熏还被他搂着肩膀呢,而且宋初涵是他女朋友,是不是一起睡没必要说,她就以为叶开说的是三个人一张床,这下子,脸上更绯红一片了,心想——

“那不是成三啪了吗?”

“难道,小弟一直都这么想的,他不是纯粹把我当姐姐或妹妹,而是,当成女人?”

“不对,不对,他说要先学什么特殊功法,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要采摘,也得等到了那个时候……,哎呀,我在想什么呢?”

就在紫熏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宋初涵没好气地说道:“你想什么呢?”

紫熏一惊,下意识就说:“啊,我没想什么呀!我只是……哦,臭小弟,你刚才想什么呢,谁要跟你一起睡啊?”

说完,感觉自己脸上烫得厉害,差点就露陷了,见两人朝她看过来,更加羞意浓浓,嗔恼道:“你们一起睡吧,我去住宾馆,不妨碍你们!”

宋初涵连忙拉住她手:“熏熏,你傻了呀,住宾馆也是他去,怎么是你呢?喂,你……睡外面沙发吧,我跟熏熏睡房间,你有意见吗?”

叶开自然是没有意见。

等两美女进了房间,叶开却是拖了张凳子到阳台上坐下,外面繁星点点,灯火万家,他却心有挂念无法睡眠,蒋云斌活着甚至活得更舒坦的消息,让他感到了一些压力,如果他只是在普通门派,他现在早就杀上去了。

可是昆仑门,这是一座大山啊!

随手一翻,两块下品灵石出现在他的掌心,用力一捏,再用吸灵决一吸,那里面星星点点的灵气顿时进入他的身体,两块灵石,只够他吸收一个小时。

“这八千块下品灵石,也维持不了多久啊!”

“算了,提升境界要紧,灵石没了,再去想办法就是。”

叶开在阳台上修炼的时候,房间里的紫熏和宋初涵却也没睡着,虎妞躺着悄悄运转青莲葵水诀,她修炼这门功夫跟身体契合,非常方便,什么姿势都可以;可紫熏就在翻来覆去了,一会说道:“涵涵,这房间里好像有蚊子啊,我都点蚊香了,外面客厅不是蚊子更多?”

“哦,可能吧!”宋初涵随口回答,继续运功。

“那……,小弟不会被咬死吧?”

“没关系,他百毒不侵。”

“呃……,那就好。”

过了一会,紫熏还是翻来翻去睡不着,又说:“涵涵,外面是不是没空调,你说他睡在外面会不会热死?”

宋初涵这下有反应了,轻轻笑道:“熏熏,叶小弟弟不会死,但是你恐怕要死了。”

“啊,我……怎么死?”

“你想死!”

“吓,我怎么会想死,我活得好好的?”

“想男人想死。”

“呸,他是你男人,我是关心小弟。”

“关心小弟弟?”

“你……反正他是你男人,我就随口一说,我睡觉了。”

宋初涵在黑暗中看看她,她现在的修为,晚上近距离也能看得清楚了,马上发现紫熏脸上羞答答的表情,一双眸子并没有闭上,而是一眨一眨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宋初涵看了一阵也躺下了。

紫熏对叶开的感情,她早就察觉到了。

犹豫了一阵,她终于小声说道:“熏熏,我跟你说件事。”

“嗯?”

“就是,我可能在几十年内不能破身。”

“什么?”紫熏惊讶的跳起来,然后小声问,“怎么回事,你不是早就破了吗?”

“没呢……”

宋初涵就把自己血脉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喜欢叶开,所以……,你不用顾及我的。”

紫熏愣了好一阵,摇头道:“你别骗我了,我也看得出来,你对他是有感情的。”

“没骗你,是真的,是师傅亲口跟我说的。”

“啊——,那,那也没用,我,我跟你也差不多,我有九阴玄脉,也不能破身……,咱们三姐妹里,好像只有宛儿正常点。”

“你想把宛儿撮合给那小色狼?那……真是要应验那句话了。”

…………

这一夜,就在三人各怀心思的过程中过去。

早晨七点多钟,叶开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一听就是陶沫沫气急败坏的声音:“叶开,你到底长不长记性的,本小姐让你六点半来叫醒我,现在几点钟了?还有,早餐呢,早餐呢,早餐呢?”

叶开连忙把手机拿开一点,防止耳朵被震聋:“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跟我说的?”

“不记得了,你自己看短信。”陶沫沫说道。

叶开翻了翻,结果还真有一条,一看时间,我靠了,半夜三点多钟发过来的,叶同学无语了:“大小姐,你不会是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给我的吧?我睡觉了,哪里知道啊?”

他感觉这次的保镖似乎不是那么好做,第一天就出问题,不会是有什么凶兆吧?

正在这时,他听见那头隐隐有沐宝宝的声音在说:“表姐,我们以前不是七点半在起床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