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又见杀手/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到是谁要害小姨了吗?”走出任性武馆,宋初涵问叶开。

“找到了,一个我绝对想不到的人,她要害的并非小姨,而是有容。”

“啊?那是谁,我认识?”

“我认知!”

两人坐上车子,叶开有些不放心,马上用宋初涵的手机拨通了米有容的电话:“有容,你现在在哪?”

“叶开,我在家啊,白沙海岸,怎么样,找到要害方姨的凶手了吗?”米有容在那边问。

“找到了,你在家好好呆着,锁好门窗,哪都不要跑,知道吗,凶手要对付的人是你,不是小姨。”叶开在这头吩咐,语气严肃,一边将车开得飞快。

米有容当即吃了一惊:“什么,对付我?”

可正在这个时候,叶开听到那边传来她的惊呼声:“啊,你们是谁……叶开,救命……”

“有容,有容——”

叶开大惊失色,连忙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之箭飚射出去,可是哪里知道,才开了两分钟就遇上了道路堵塞,前进不行,后退也不行,叶开心急如焚,最后推开车门就直接跳了下去,丢下一句:“我先走!”

疾风决,发动。

…………

白沙海岸,九号别墅。

米有容打电话的时候忽然看到从楼下冲上来两个男人,马上大叫一声,那两个人全都用丝袜套着脑袋,根本看不清样子,他们一上来就抢走了她的手机,其中一个更是拿着一根铁棍朝她脑袋上砸过去。

那架势,完全是要杀人的节奏。

可就在那千均一发之际,她手上的手链白光一闪,那铁棍在距离她只有零点零一公分的时候,忽然被一股大力回弹,铁棍竟然反向弹起,“啪”一下砸在那人的脑袋上,直接就脑袋开花,红的白色流了一地,一命呜呼了。

“啊——”

“啊——”

两声惊叫,出自两人的嘴里。

不仅米有容惊吓到,另一个杀手也大吃一惊,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而就在这愣神的时间,米有容一下推了把那人,慌忙跑进了房间,“呯”的一声把门关死了。

“妈的,死了也好,死了酬金就是我一个人的。”另一个杀手马上又这样想道,他刚刚没看清那道白光,以为同伴的死明显是意外,他命中该绝。

“砰砰砰……”

杀手跑去踹了好一阵门,可那房门实在太结实了,里面还被顶了东西,他踹了半天都没能如愿。

“她妈的,收拾个小娘们怎么那么麻烦!”杀手骂咧了一句,跑到楼下厨房拿了把剁肉刀来,这刀还是房产商送的,厚实,一刀剁在房门上,马上劈开一条大口子,连续三刀之后,那门锁位置就开了个缝。

米有容吓得身体直哆嗦,她是个普通人家女孩子,哪里经历过此等阵仗,简直比恐怖片还要恐怖,刚才死掉那人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腿脚一直在发软发颤。

“你你你,你别乱来,我男人马上就来,带着警察过来,你再不跑,就,就要惨了。”她结结巴巴紧张的喊,一边跑到窗边喊救命。

这里的别墅二楼能有七八米高,她想跳又不敢跳,听着那剁门的声音,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而且这别墅区相互间间隔挺大,她叫了几声也没人听见。

“咣咣咣,咣咣咣……”

杀手剁得更快了,马上将整个门锁剁坏,然后大力踹门,那顶在后面的书柜移动了几公分,多了个门缝。

米有容啊一声大叫,急忙跑过去用力顶住,咣一声,那门又关上了。

“死娘们,你让开!”杀手又开始猛踹,嘴里吼道,时间紧迫,他要争取时间。

“不让,让开你要杀我,我又不傻!”

米有容坐倒在地背靠墙壁,用双腿力量蹬着柜子,那杀手看来也不是高手,一时竟然没有办法。

米有容又道:“我,我很厉害的,一出手就杀人,刚才你的朋友就被我杀,杀死了,我不想杀你,所以,所以你还是快走吧,最多我给你钱。”

杀手一怔:“你给我多少钱?”

米有容见他不踹也不剁门了,心下稍安,抚着起伏的胸部道:“你想要多少?我尽量给你?我的钱都在卡上,你杀了我也拿不到钱是不是?我给你……一亿?”

米有容满口胡诌,那杀手却真被惊到了,一亿那是多少钱啊,能买很多很多房子了,有了这钱,自己就不用干了,每天吃喝玩乐吃银行利息都够了……

正这样幻想的时候,叶开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路疾风决运到最大,累得大喘气,肺喘得都跟风箱似的了,透视看见米有容没事后,他才大松了口气,站在楼下先缓缓。

杀手听见声音往下看,这才发现房子里多了个人,他有点傻愣,问了句:“你是谁?”

“呼呼呼,我,我是……要,要你命的人。”叶开回答,说话大喘气。

“靠,你都成肺唠了,还能杀我?”

杀手说完才发现事情不对了,这人哪来的啊,怎么进来的?还有没有同伙?可这些问题他都不需要再费心费神去想,因为下一秒钟,寒光一闪,一声尖刀突然破空而来,刺穿了他的额头。

弑神刀出,谁与争锋。

“主人,主人,我是不是又建功了?好兴奋啊,好有成就感啊,主人,给我点灵力吧,奖赏我吧,奖赏我吧,我最喜欢奖……呃……”

小刀以意念跟叶开勾通,想吃灵力,结果叶开送它两个字,没门!直接收进了地皇塔,上次吸走那么多灵力的帐还没清呢!

“有容,没事了,可以出来了!”叶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朝着楼上喊。

米有容小心翼翼确认了好几遍,这才慌乱的挪开柜子跑出去,被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又吓了一大跳,下楼梯时掉了一只拖鞋,撞破了一个脚趾头,还差点摔下去,最后终于扑到叶开的怀里,嘤嘤抽泣。

“不怕,不怕,没事了!”

叶开搂着她轻抚后背,耳语安慰。

“怕,害怕死我了!”米有容圈着他脖子哭,眼泪汹涌,有委屈也有心惊,“抱紧我,抱紧我,吓死我了,你怎么才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