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来世再见/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芳听到这样的话,一下瞠目结舌,看着她呆在那里,彻底懵了。

而席晓柏依然大喊:“芳芳,你知不知道我爱你爱得好辛苦,从我第一天认识你,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你,你是第一个愿意听我吐露心声的人,是唯一一个真心对我的人,我为你心折,我爱你爱了整整七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可以为你去死……可是,那个萧明有什么好,自从他出现后,你就变了,变得对我冷淡了,陌生了,没时间陪着我了,我真的好难过,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妒忌的要发狂,你说,那姓萧的有什么好?他就是个贱人,他跟所有的男人一样,一肚子坏水,可是你却把他当宝,他是在利用你,你知道不知道?

“他贪图你的美色,利用你的家族,利用你的钱,他所有的成绩都是你帮他争取来的,没有你,他什么都不是,他狗屁不如!你觉得他对你好吗?不是,不是,你这个笨蛋女人,他只是利用你,他玩弄你,你知不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那个女人还给他怀了个孩子,他现在翅膀硬了,打算把你一脚踢开。

“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我随便勾勾手指,他就跟狗一样的缠上来,你以为他有多爱你?他一点都不爱你,你知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脸对我说,他喜欢的人其实是我,他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趾,你说他贱不贱?这个世界上最贱的人就是他,是他萧明,他恬不知耻,忘恩负义,满嘴的甜言蜜语,实际上一肚子全是肮脏垃圾。

“芳芳,你醒醒吧,他就是个人渣,你以为他真的去京城了,没有,那是骗你的,他是要跟我在一起,他还说,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是我,你觉得我会不会相信?他死了,他是被我毒死的,我还割了他那个臭东西,他就是贱,百分百的贱啊!!”

席晓柏疯狂大喊大叫,躺在地上像上岸的鱼一样挣扎。

杨芳整个人都跟没了魂一样,站在那里摇摇欲坠,席晓柏说的话简直是一个晴天大霹雳,轰得她外焦里嫩,灵魂出窍,她怎么都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席晓柏说的一桩桩一件件,如铁证一般列举在她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最后,杨芳大哭三声,噗通一下晕倒在地。

叶开连忙将她扶起来坐在一张椅子上,输入了一道灵力。

杨芳随之醒转,却一下抱住叶开放声大哭。

叶开在感慨其不幸遭遇的同时,也想到了自己,自己跟萧明相比,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啊,而且身边的女人似乎更多一些,他想来想去,觉得这祸源还在于这个席晓柏,她要不是爱上杨芳爱得疯狂,哪里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而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买凶杀人,企图对米有容灭口。

叶开冷冷盯着席晓柏:“你的爱情故事说完了?其实你爱谁喜欢谁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是你偏偏要来招惹我,那天夜里,你以为米有容看到了你行凶,但那是你的认为,实际上她根本没看到,是你一心想杀人灭口。如果你只是一次,说不准我就放了你,可你一次不成,再杀一次,如此心狠手辣,你死有余辜。”

席晓柏红着的眼睛死死盯着叶开:“好啊,来啊,你来杀我啊!你也是个贱男人,看见女人就犯贱,什么干姐姐干弟弟,你是想上她吧?贱人,来杀我啊,反正我不想活了。”

叶开看了看杨芳,又看看纳兰云颖,他还真敢杀了她,有九扇门的客卿令牌在,杀个把普通人算什么。

纳兰这时候说:“这事交给我来办吧,以她的罪行,不处死也得死在牢里,她活着,也能给萧市长一个交待。”

“啊啊啊啊啊——”

可是席晓柏听了却疯狂大叫起来:“凭什么要给他交待,他那个贱人,一条贱狗,我凭什么要给他交待,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给他交待的,芳芳,我们来世再见,啊——”

“呯——”

这席晓柏疯起来可真是个狠女人,居然将自己的脑袋硬生生砸在水泥地面上,一下就差不多完蛋鸟。

“小白,小白!”杨芳对席晓柏还是有感情的,一看如此,连忙跑过去抱起她,四目相对,可席晓柏满头满脸是血,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待眼神收敛,席晓柏满足的靠在杨芳臂弯处,香消玉殒,灵魂转眼就化为一团灵气,飘散在空气中。

叶开看了眼,却没有吸的欲%2F望。

纳兰云颖撇了撇嘴,这种小CASE,要不是跟叶开有关系,她根本不会管,这时候开口道:“叶子,你先带着她离开这吧,剩下的我会处理好。”

叶开看看杨芳,点点头,不过先拉着纳兰走到了外面,问道:“颖颖,你在S市要呆多久?”

纳兰云颖被他拉着手也没反抗,道:“飞羽特战队下个月在S市有个小组飞羽杯大赛,我是五组的领队,应该要呆一阵吧!”

叶开笑了笑:“那很好啊,我最近在S市长青大学上学,有空你可以来找我,哦,对了,回头我联系你,送你个礼物。”

纳兰一愣,弯着美眸笑道:“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是我哥跟你说的?”

“……”

叶开眼睛一闪,他哪知道纳兰的生日啊,只是想到她的实力不够高,打算挑个修炼的秘籍送给她。

纳兰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猜错了,有些脸红,不过叶开马上道:“你哥没告诉我,但我一猜就在这几天,所以提前准备好礼物。”

她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贫嘴,刚才那女的没说错,你们男的没一个好东西。”

叶开道:“你哥也是男人吧,等会我打电话给他,说你骂他不是东西。”

纳兰翻着白眼看了他两下:“我走了。”

“诶诶诶,别急啊!”

“干嘛?”

“嘿嘿,你生日到底哪天啊?”

“下周一。”她不像有些女子还故意犹豫半天,爽快的说了出来,然后转身又走了进去。

叶开在后面看着她聘婷婀娜的身姿,笑了笑赶紧跟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