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足下之意/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人正是紫鱼的父亲,紫成文。

紫成文在紫家属于旁系。

紫家家主紫鸿振有三房夫人,下面生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是直系;而紫鸿振还有两个两个兄弟,这两个兄弟下面的子女就属于旁系了,紫成文就是其中一位旁系的儿子。

但就算是旁系,在紫家只要姓紫,都是有地位的人。

如今见儿子惨死,紫成文自然勃然大怒,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时自己连骂一句都不舍得。

“说,到底是谁,我家鱼儿不是跟你们这两个杨家兔崽子一直在一起的吗,现在我儿子死了,怎么你们还好好的活着,快点说,不说老子就让你们下去陪我儿子。”紫成文面目狰狞,杀气腾腾。

杨彪和杨沫被他的气势所震慑,连连后退,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伯父,伯父……”

杨彪正要说话的时候,他父亲杨再进走了过来:“成文兄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你将火气撒在我杨家两个孩子身上,是不是有些过了?犬子跟紫鱼的关系一向很好,今天这件事也是事出有因,希望成文兄节哀顺变才是。”

紫成文怒瞪双眼:“你的儿子活着,你当然不心疼,死的是我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他是谁,杀我儿子,我一定要他死,我要杀他全家,你们快说,杀我儿子的是谁?”

杨彪和杨沫都被他这种凶狠的目光逼得说不出话来,战战兢兢,杨再进说道:“成文兄,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让我慢慢跟你说吧,紫鱼这次,是因为跟一个女孩子的赛车赌约,那女孩输了不肯认账,结果就找来了一位表哥,二话不说,当场把紫鱼给打死了,哎,居然如此凶残,紫鱼这……可怜啊,都没有全尸了,哦,对了,听说打死紫鱼贤侄的人,身上没有内力,是光凭蛮力,杀了紫鱼一个措手不及。”

杨再进这番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杨彪和杨沫都怪异的看着他,事情经过他们是最清楚的,这样说虽然也没错,可无疑在加深紫成文的恨意。

果然,紫成文越听越火,特别听到儿子死无全尸这个词,按捺不住,一拳打在墙壁上,顿时将太平间这特殊的墙体打出大洞来,紫成文当即吩咐下面的人:“阿国,你带人去查,今天晚上我就要知道,杀死我儿子的人是谁。”

杨家人在医院呆了一阵后,就告辞离开了。

车上,杨彪问杨再进:“爹,紫鱼的父亲修为好像是半步先天吧,我觉得打死紫鱼的那个家伙深藏不露,说不准紫鱼的爹还打不过他呢,这个,要不要告诉他去?”

杨再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看儿子:“告诉谁去?紫家的高手会少吗,紫成文打不过,难道紫家别的高手也打不过,你就别操心了。”

杨彪微微张嘴,看了眼父亲,一脸若有所思。

…………

白马西风。

沐宝宝左右开弓,吭哧吭哧吃桌上的菜,一边赞不绝口——

“表哥,你真是太厉害了,烧的菜好好吃哦,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排骨了。”

“这个鱼也很棒,简直太棒了,我还要吃,还要吃。”

“表哥,这条给你吃,你也吃你也吃,以后是不是可以天天吃到表哥烧的菜,表哥,宝宝真是太崇拜你了,太喜欢你了……”

叶开只是笑笑,几天相处下来,已经知道这童颜巨X的小妮子说话就喜欢这般夸张,她说的喜欢绝对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慢慢吃,别又噎住了,宝宝,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不可能吃不到山珍海味吧,随便找个大厨专门给你烧菜吃,那也不是不可以啊!”

“没有呀,大厨也没表哥烧的好,我家里就是农民来着。”她笑眯眯的说。

这小丫头,嘴巴还挺严。

陶沫沫看两人大快朵颐的样子,很是皱眉,因为他们吃的太快,她这大小姐的吃法太吃亏了,吃了没两筷子,正觉得好吃呢,两人已经抢光了,大小姐很不满意的重重顿了下筷子:“叶开,以后你烧菜的时候,我要单独一桌。”

“你要吃独食啊?可我也不能天天给你烧啊!”

“就要天天烧,不然你炼丹上的疑问,本小姐不负责解答。”

这可真是叶开的软肋,正在犹豫中,忽然感觉到桌子底下有只脚伸过来,在自己的脚背上轻轻点了几下,他可以感觉到那是一只不穿鞋子的脚,脚趾点在自己裸露的脚背上软绵绵的,热热的。

他透视一开,透过桌面看到那正是沐宝宝的嫩足,点了三下后退了回去,见叶开没动静,又伸过来点了几下。

“什么意思?”

“这小妮子也是喜欢吃的,估计是巴不得这样吧?”

正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宝宝嫩嫩的脚趾头在自己的脚背上轻轻滑了起来,他心中一愣,心想不会吧,难道这小妮子是在勾引我?连忙抬头看去,却发现她假装吃菜的样子,眼睛低垂,没什么表情。

细细一感觉,他才发现沐宝宝是在自己的脚背上写字。

只是用脚趾写字,这实在难辨了一些,而且她写的时候,肉乎乎的脚掌时不时碰到自己的脚背,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热热的,软软的,不知不觉中,他居然发现自己可耻的来了反应。

“靠了,自己这真是色鬼投胎了啊,这样也能想到那样?”

可脚背上痒痒热热的感觉,弄得他心里也热起来,舒服的很,加上偷偷摸摸的动作,居然有种新奇而兴奋的味道,过了好一会,他才辨认出,她写的是:表姐主修炼丹,很厉害的,赶快答应。

叶开辨认出后,顿时有些吃惊,这么说,难道她身体里也有丹火?

而脚背上的痒痒,让他忍不住伸出另一只脚去挠了挠,可这时候宝宝以为他还是没明白,再次伸脚过来,这一下,她的玉足就被叶开上下盖住了。

脚上的神经是非常敏感的,这样的接触使两人都一震,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一下,叶开看到她眼里居然也会有羞涩,可脚上那软乎乎如暖玉般的触感,真的很舒服,很想继续下去,好在他神智俱在,过了两秒钟连忙放开,开口道:“好的,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