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继承衣钵/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柔道:“一个破祭坛里,她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刚找到没多久,迷迷糊糊的……,先不管这么多,一个月没洗澡,我都快要死了,我先走,你送她回去,明天来学校不准迟到,我有话跟你说。”

这话说的,好像她是老师一样。

叶开也不计较这些,这时开启透视朝定情湖里面扫了一眼,结果发现原本像城门一样的巨大入口已经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眉头微皱,心想:“这个神秘的空间,在自己炼化地皇塔的一瞬间,就把所有人一起送了出来,难道这跟地皇塔有着什么关系?”

可惜的是,那巨大的龙骨并没有放进地皇塔里,而他辛苦炼化地皇塔第二层后,依然没法跟它有着直接的联系,也就是说,炼化是炼化了,还没有激活,还不能用。

“叶开,你也是修行者吗?”

这时,周子归看着叶开问道,脸上确实还有些迷糊,在这一个月里,她的感觉像是做了一场长长的梦,全都不真实,可是细细一感觉,身体里还是有着灵力的波动,那就证明不是梦境,特别是颜柔等人最后找到她,经历过的一切历历在目。

叶开狐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过:“子归,你现在也踏入修行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你是在图书馆里失踪的,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对了,你爸妈正在学校的招待所里,我现在就带你去吧,他们好几天没见你,都快要急死了。”

“爸妈……”周子归脸色变了变,从刚刚那种虚幻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快带我去,我已经失踪一个月了,这下糟糕了。”

“啊?有一个月了?”叶开在地皇塔中却是不知道时间流逝,还以为没过多久呢!

转眼,就到了长青大学的招待所。

找到周正夫妇住的房间,可敲门后好久都没人应,叶开开启透视之眼看了看,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哪里是什么周正和冯海琴,而是换了另外两个人中年男女,正在床上胡天胡地呢,大概是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一时紧张的定在那里没有动作,但那姿势……当真有些另类的,叶开不由想,这女人不会是练体操的吧,这劈腿劈得那叫一个直。

“你爸妈不在里面,既然已经有一个月了,肯定是早就回家了,打个电话回去吧!”叶开道。

“嗯!”

两人的手机早就没电,不过招待所下面的前台还是可以打电话的,周子归马上一个电话打到老周的手机上:“爸,我是子归。”

叶开听到那头的老周在愣了愣后,马上发出了压抑的哭声,这个老实的老好人,这几天估计整夜都睡不着觉吧!

“子归,女儿啊,你去哪里了啊,我跟你妈都急死了……子归,子归,我的乖女儿……”后面是冯海琴的声音。

“妈,我没事,我现在在学校里……,嗯嗯,现在天这么晚了,你们别过来了……,啊?那……”周子归也流下眼泪。

叶开在旁边听到,从她手里拿走了电话,道:“老周,阿姨,我是叶开,你们先别激动,这样吧,现在天太晚了,你们过来不方便,我一会开车送子归去D县,你们在家里等着就好了……,没事没事,反正我也要会D县的,她挺好,回去再说。”

叶开的兰博基尼一直停在白马西风,两人步行到小区,开车直接回D县。

路上的时候,叶开从地皇塔中拿出手机,用车载充上电,一边开车一边打通了宋初涵的电话。

这一次,失踪了一个月,实在出乎了他自己的预料。

电话很快就接通:“喂?叶开?”

“嗯,是我。”叶开应了一声,“你还没睡吧?”

“……”那头顿了顿,然后就是一个巨大的声音,“你个混账小王八蛋,你死哪去了?这么多天没消息,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死之前也跟我说一声……”

虎妞在那头大发雷霆,实际上是因为担心的要死。

一个月不见人了,能不担心吗?偏偏她还只能欺骗紫熏她们说叶开被师傅叫走了,去处理点事情,那里是荒漠之地,手机没有信号等等,可知道真相的她还是会担心,几乎把能想到的人都旁敲侧击的问了一遍,最后还是从陶沫沫沐宝宝嘴里知道,长青大学发生怪事,多人失踪,定情湖发生地震,多处坍塌,她这才联想到可能与这件事有关。

“我说媳妇,你不用这么咒我吧?我要真死了,你可怎么办?”叶开电话拿来了一点,笑着说道。

“你死了我就清净了,世上男人多的是,嫁谁不是嫁?”虎妞气恼的发了一通脾气,这才说道,“现在哪呢?限你半个小时内赶来见我,不然我咬死你。”

“你真是小老虎啊?现在不行呢,我正赶往D县,有点事情,明天去找你。”

这一通电话打得有点久,高速路上都开一半了,等挂掉电话,叶开发现周子归眼神古怪的看着他,就问:“怎么了?”

周子归眨眨眼问道:“跟你打电话的,也是你女朋友?”

叶开摸摸鼻子笑了笑,不说话。

“那,颜柔呢?她们相互知道对方的存在吗?”

“子归,你现在也是修行者了吧?”叶开不答反问。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呢……”

“修行界跟凡人界不同,大夏国的一夫一妻制也是限制不到的,情情爱爱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周子归虽然也是校花,也很漂亮,但他现在身边的女孩子不少了,并没有想招惹,说这些话也不太合适,然后道,“我看你身上有灵力波动,看修为已经踏入了气动初期,这一个月,你都是在那个地方修炼吗?”

周子归也不隐瞒:“是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懂,那天我去上厕所,然后好像听到了某个声音,让我去一个房间里,再之后迷迷糊糊的我就不知道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到了那个破败的祭坛里,真是太吓人了,那个声音还让说让我学东西,继承衣钵什么的……”

叶开听了有些震惊,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心里问凰:“凰姐姐,那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还有别人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