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寡妇命/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把我门弄坏了,我要怎么睡觉啊?”

叶开还在陶沫沫家里的时候,收到了胡月夕发过来的这样一条短信,他微微一回想,好像刚才进美女老师家时确实没有用灵力开门,而是直接撞进去的;出门的时候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一时心情忐忑也没顾得上留心。

“那怎么办,找物业?”叶开回过去。

“找过了,维修工人已经下班了,最早要明天,你弄出来的,你要负责,不然我晚上一个人不敢睡觉。”

叶开看到这条信息愣了好一阵,总感觉这话中好像有话的样子,鬼使神差的就回了一句:“你要我陪你睡吗?”

收到信息的胡月夕一瞬间脸就涨得通红,该死的,怎么会这么想?果然,他一定以为我是那种坏女人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气恼了半饷,这才编辑两了个字发过去:“换锁。”

叶开收到后也笑了笑,虽然他也觉得挺尴尬的,现在还会时不时想起她蜷缩在浴缸里用手自己那样子的画面,说实话,对他的冲击力相当的大,要是换成胡月如或者杨芳,甚至是紫熏,他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冲击,但这位美女老师,感觉就不一样了。

“那我先去看看胡老师,刚才看她确实心情不太好,我去跟她解释一下,省得她做傻事。”叶开站起来跟陶沫沫和宝宝说。

“做傻事?”两校花都一惊,她们刚才可没想到,“那你快去快去!”

………

叶开下楼,先到小区外面的一家五金店买了把两百多块的防盗锁。

为了不让先前那种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他还编辑了个短信告诉胡月夕,说他要上去了。

胡月夕此刻却是咕咚咕咚喝了不少酒,原因自然是壮胆,要没有酒精的作用,她真是不敢见他,身为他的老师,太丢脸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逃离这个城市,再也不见到这个男生;当看到叶开发过来的信息,她有些红晕的眼睛马上一闪,暗想:“这家伙,难道以为我还会再做那种事情吗?居然还提前通知我一下,真是,真是……”

她气恼得又灌了一杯酒,红酒。

“好!”她回过去。

叶开上来的时候马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酒,他基本不喝,跟他相处的几个女孩子里面也就女汉子纳兰云颖是个酒鬼,当看到文静优雅的美女老师居然坐在沙发上喝得脸红红眼眸都透着红意,他微微一怔,可她此刻浑身上下却又散发出来一种成熟女性的妩媚,是的,跟她平时上课那种风格完全不同的样子,她光着玉足,穿着居家的套裙,两条玉腿交叉叠着,腰肢轻轻扭转,非常富有韵味。

她看着他,脸红眼也红,嘴巴微微张开着,忽然打了个酒嗝。

“你来了!”她声音透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就如她手中的红酒,醇醇的,暖暖的,让听到的男人身体里会产生一种火热。

叶开狠狠的盯了她两眼,心中却是有些奇怪的想:“这美女老师不会是个内媚的女子吧?平时冷冷清清,但实际上心里非常渴望男人,恨不得天天跟男人那啥啥……”

他这样想的时候,凰姐姐忽然冒出来:“小子,你还真猜对了,这个女人血脉中有些特殊的潜力,真是个内媚的女子,而且潜力还不错,要是被某些欢喜宗的人遇到,肯定会视为珍宝,恨不能天天跟她胡天胡地。”

“啊?”

叶开一惊,问:“那岂不是跟紫熏姐姐一样,难道也是拥有玄阴绝脉?”

凰说道:“那不一样,紫熏的九阴玄脉是天生异种,亿万人中才出这么一个,非常霸道,但眼前这位是血脉之力觉醒;实际上,人类传承至今,从洪荒到远古,从远古到上古,再到今天,经历过无数年月,血脉之力几乎存在于每个人的体内,只是有强有弱,一般人穷其一生也不可能觉醒,因为血脉之力繁衍过无数代,早已稀薄到感知不到,甚至驳杂的很,也就是一些比较特殊的血脉,才能在某种情况下觉醒。”

这一点,叶开从没在百科全书中看到过。

而凰继续说:“她这种血脉之力,有点像洪荒中的一种奇兽,叫胤,这种奇兽天性好%2F淫,对那方面的需求比龙还强烈,龙性本淫,可以跟无数种族发生关系,生下后代,什么龙鱼,龙蛇,龙马,连龙龟都有,但胤更加厉害。”

叶开仿佛在听天方夜谭,千奇百怪,问道:“有多厉害?”

凰道:“它不但可以跟各种动物繁衍,还能跟植物生出后代,你说它厉害吧?”

叶开吓一大跳,还真是千古奇闻了:“凰姐姐,你的意思,这种洪荒奇兽,要是给它一根黄瓜,还能生出一根小黄瓜来?不,胤瓜?”

凰不置可否,骂道:“你这家伙,就对黄瓜有兴趣是吧?”

两人的交流只在电光石火,胡月夕根本看不出异常来,但是叶开从凰那里了解到,她身上觉醒的血脉非常奇特,只是不会修炼之法,要是给她一本修炼媚术的功法,绝对会事半功倍,成就一日千里;而他同时也得知,胡月夕现在血脉觉醒了,那肯定是在同房之后觉醒,但她这种血脉之力,没有一个身体异常强悍的男人,几乎是顶不住了,不用几天,那男人绝对要嗝屁。

听闻这些,叶开再看胡月夕的时候眼神中就有了些同情。

这女人也是可怜,生来就是寡妇命,难怪没老公,恐怕老公早被她……死了;而且有了这种连植物都不放过的奇兽血脉,身体需要强烈,先前看到她那样,那也是情有可原了。

“咳咳!”他咳嗽了两声,“胡老师,你还喝酒啊!”

她不回答,指指大门,让他装上。

叶开点点头,看到那门锁的确被撞坏了,但是门框上的耳朵也撞歪了,幸亏还没断掉,不然就有点麻烦了;他看看胡月夕,转过身背对着她,这样就可以隐藏自己的动作,他要徒手将那门锁的耳朵拉直。

要知道,这可是钢制的,寻常人用老虎钳都不一定能搞定,但叶开一只手的力量爆发出来能有过万斤,这点却是轻轻松松,就跟捏橡皮泥似的,没两下,那零件就恢复了原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