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胡月夕的夫家/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放开胡月夕的父亲,而他则是一脸煞气,吼道:“现在知道丢脸有用吗?都是你生出来的好女儿,就是一个孽障。”

小乖乖看到自己妈妈低着脑袋受委屈,虽然她年纪小,可是血脉相连,马上挣开她外婆的手跑过去,哭着叫道:“妈妈才不是泥章,她不是泥章,外公你干嘛要凶妈妈,乖乖不要你了,乖乖不要理你了。”

她一边哭叫,一边推他。

胡父哼了一声:“老子稀罕吗,都是孽障,两个孽障,赔钱货。”

胡妈这下有些不高兴了:“好你个胡秋阳,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是不是想说我也是个赔钱货啊?行啊你,我特妈就是个赔钱货,你说你那时候有什么呀,什么都没有,我嫁给你的时候一穷二白,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全都我从家里拿来的钱接济你,我就是个赔钱货,你现在财大气粗了,是不是不要我们这几个赔钱货了呀,你对孩子吼什么吼啊?”

原来胡父叫胡秋阳,而胡妈则是叫汪兰。

胡秋阳被老婆吼的哑口无言,可脸上还是非常生气。

胡月夕终于道:“爸,妈,你们别吵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叶开也插嘴道:“是啊,你们都误会了。”

胡秋阳刚刚被叶开捏住手腕还发疼呢,这时候又大声吼:“误会个屁啊,你当我眼瞎是不是?刚刚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你脸上这么红是因为什么?这都晚上了,你这个学生还留在这里,难道是来补课的吗?最最重要的是,胡月夕,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祝家的人要是知道你这样做,你说他们会怎么办,我们胡家还会有路走吗?”

叶开闻言一怔,怎么这事情还牵扯到祝家去了,是S市的那个祝家吗?还是同音的朱啊什么的姓?

胡月夕抱着女儿还在思考什么的时候,胡秋阳却指了指叶开:“你跟我来。”

叶开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他到了阳台。

刚刚见识他说话的口气,说胡月夕母女都是赔钱货,他就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好感,淡淡说道:“胡先生,有什么事?”

胡秋阳一愣:“你叫我胡先生?”

叶开撇嘴:“不叫你胡先生叫你什么,难道还要叫你岳父大人啊?”

这声音被里面的胡月夕听了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居然笑了出来。

胡秋阳被一句话闹得心塞,在听到女儿的笑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身把阳台门关上,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来,啪一声点上就狠狠的抽了起来。

看见他吞云吐雾的,叶开就皱起了眉头。

他从来不抽烟,更不喜欢吸二手烟,这时就闭上了呼吸,转而用灵力运转支持呼吸系统。

胡秋阳抽了几口后似乎情绪好了一点,看看他居然还问出一句:“要不要来一根?”

叶开道:“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也损害别人的健康。”

“你这个小子……”

胡秋阳差点拿烟砸他,过了一会道:“说吧,你要多少,才肯离开我女儿?”

叶开一怔:“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胡秋阳露出不屑的神情,“现在的大学生我还不知道?每个人在还没进校门之前估计早就想好赚钱的路了,看你这穿的肯定也是个穷酸,农村出来的吧?我女儿比你大那么多,还是你的老师,而且有个女儿,我就不信你是真心喜欢她,说白了还不是喜欢她的钱,顺便贪恋她的容貌,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总幻想着不劳而获,仗着自己长得还算可以,到处骗女人的钱,说吧,要多少我给你,以后就给我离开她,绝对不允许再见面。”

叶开被他逗乐了,本来想解释的,现在也不急着解释了,笑道:“胡先生,我是胡老师的学生,你要我们不见面,好像是不能够吧?难道我还要自动弃学,远走他乡?那不知道胡先生你能出多少价钱,那可是我一辈子的事情呢!十亿有木有?”

“吧嗒!”

烟头从他的嘴里掉下来,差点烫到他的皮肤,他手忙脚乱的一阵挥,气得脑子都要炸了:“你是在白日做梦吧?居然一开口要十亿,十亿冥币你要不要?我可告诉你,你这样的学生仔,那是真没见过世面,不知道社会上的复杂,我真要收拾你,别说把你直接赶出长青大学,就算让你人间蒸发,也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你信不信?”

叶开摇摇头:“我不相信。”

“你……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你这叫蠢货你知道吗?我女儿是个老师,要养女儿,她根本没多少闲钱,因为我绝对不会给她钱,你也不可能从她那得到多少,这样,我给你五十万,再给你一个出路,你就离开S市,去别的城市上班,文凭什么的可以函授再考啊,现在这年头有文凭有什么用,有钱才是硬道理,五十万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

“你要不答应,那我就会来狠的,我会让学校强行开除你,你别不信,我跟你们副校长是老朋友了,这点事分分钟就能办到;另外,我问你,你知道祝家吧?你在长青大学上学,祝家的祝小佳你认识吧?我跟你说,我对你算是好的了,月夕的丈夫是祝家人,虽然那人已经死了,但祝家人是绝对不会让月夕另找新欢的,你要是再纠缠她,祝家人一定会来找你麻烦,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叶家心中一动:“祝小佳的祝家?没错了,还真是那个祝家,呵,S市还真是小啊!”

他这样想着,却是淡淡的说道:“知道了,谢谢你的忠告,哦,我也给你了个忠告,平时少抽烟,不然一定得肺癌。”

“你……你个混账小子,你敢咒我?”胡秋阳大怒,伸手就要打。

可叶开什么身手,轻轻一晃就避了开去:“切,忠告而已,信不信在你。”

其实上,刚刚他就用透视看到了,这家伙的肺严重不好,乌烟瘴气的,都快要穿了。

他说完就拉开门要出去,胡秋阳马上拦住他:“喂,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五十万,到底成不成?”

叶开笑了笑道:“我觉得你女儿,不止五十万吧?你要帮我开除的话,请便,走了,白白了您哪!”

拉开门,叶开跟胡月夕打了个招呼,就径直离开了。

倒是小乖乖还朝他挥手:“哥哥再见,哥哥下次还来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