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代师收徒/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被凰一阵怂恿,也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见众人把目光投向自己,他也大着胆子道:“我师门中倒是真有一种功法,可以有旁人辅助,进境很快,还不影响根基,只是……”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断了一下。

零琦玉果然马上接口:“只是什么?小叶,你倒是快说呀,你是宝宝的男朋友,不是外人,就算说得不对也没关系。”

叶开看一眼沐宝宝,这个男朋友的身份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善了呢,道:“是这样的,师门有训,此种功夫不能外传,只有入我门中,方可传功。”

陶家不参与任何门派,自成一脉,凭着炼丹术和陶老头的存在,不需要看别人什么脸色,还被处处供着,当成贵宾,可一旦加入门派,情况肯定有变,弟子要听师傅言,所以一听到叶开的这话,陶大雨脸色僵着并不说话。

沐宝宝吃惊的问:“表哥,你不会是要收表姐做徒弟吧?你们……”她想到表哥可是表姐他爷爷定下的未婚夫,如果变成师徒,那岂不是乱套了?

零琦香则是有些不屑的问:“你们是什么门派?四大门派之一吗?”

叶开摇头:“不是,我的门派叫凰派,当然,不是我收徒,是我师傅收,我代师授徒。”

零琦香想了下,完全没听过,更加冷笑,就又问:“那你师傅是什么修为?”

叶开看看她,心里有些不爽,这女人果真是吃亏不长脑,刚刚还被老曹折腾了一下现在又忘了,撇嘴道:“我师傅的修为肯定比你强,不过呢,反正我就这么一说,也许你们有别的办法也不一定。”

而陶大雨一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原本板着的脸倒是缓和了下来,笑了笑说:“琦香,你别多问了,小叶啊,沫沫能拜入你师傅门下,做你的师妹,我们还求之不得呢,以后有你这个师兄照看她,我跟她妈妈也放心不少,我陶某人对小叶你和你师傅感激不尽!”

陶大雨的话一出,相当于定下来了。

至于陶沫沫自己的意思就忽略不计,她此刻再次变得有些浑浑噩噩,完全没必要理会。

陶大雨又道:“好,事情就这么定了,灵气充沛的地方不难找,老爷子在D县就有个小药田,那里有条小型灵脉,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说完才觉得要跟叶开征询一下,“小叶,耽误你上学,这个……不会为难你吧?”

叶开此刻还在跟凰请教八荒绝杀阵的事情,正听得心血激动,超乎想象,闻言下意识就说了句:“没事,我来学校就是保护大小姐的。”

“什么?”零琦玉微微吃惊,先前叶开就说了大小姐这个词,不过没怎么在意,这时候更加奇怪了。

“嗷,那个,是这样的。”沐宝宝赶紧站出来,眼珠转动道,“其实呢,表哥……表哥是表姐的爷爷的徒弟,安排来保护表姐的保镖,所以……”

至于未婚夫这个词,宝宝觉得还是先瞒着吧,不然陆贝贝那边再跳出来搅合,自己就惨了。

可这话说完,其他人更惊讶了。

“什么什么,小叶,你是我爹的徒弟?”

“那怎么说代师收徒?难道让沫沫的爷爷收孙女做徒弟?”

“宝宝,你……你跟老爷子的徒弟谈恋爱,这辈分好像乱了啊!”

几个人七嘴八舌,一下子将这片静悄悄黑漆漆的墓地弄的跟菜市场一样,沐宝宝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多说了点什么,心中懊悔不已,叶开干笑了几下道:“其实宝宝说的也不全对,我是凰派的人,陶老爷子传了我点炼丹的技巧,并非正式的师徒,但我得到他老人家的点拨,心中感恩,谨遵弟子礼。”

几句话解释清楚,众人也就不再深究。

过不多时,陶大雨带着叶开,陶沫沫,还有零琦玉朝着D县方向飞行,赶赴胖子山;而宝宝的父亲沐成通过关系着手调查那间四合院的主人以及当天事发前后周围经过的人行车辆,想要查出幕后黑手;默言主动请缨,去帮忙搞补魂液。

……

山道上。

子言拉住默言道:“师兄,你真的要帮陶沫沫去取补魂液吗?你要知道,补魂液乃是养魂树开花结果后自然产生的乳汁,整个大夏国,只有一个地方出产,上一次师伯九死一生才取来一小瓶,他肯定不会给你,你总不会去偷吧?”

默言笑了笑:“浩天师伯的补魂液早就用完了,但我上一次跟他下棋,听他说过那养魂树的具体位置……”

子言没听他说完就打断他,差点跳起来,脸都涨红了:“你要自己去那个地方?你是不是疯了?”

默言笑而不语。

子言一把拉住他:“不行,你不准去,我不让你去!”

默言道:“师妹,你放心,我有七成把握的。”

子言一下眼圈就红了,里面晶莹闪动:“师兄,那陶沫沫难道就对你那么重要?七成把握,那也有可能失败,失败的结果你我都知道,那是万劫不复,你要是去了回不来怎么办?师傅怎么办,我怎么办?你……这才短短几天时间,难道你就那么爱她?爱到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

子言真是又急又心酸。

默言看看她,轻轻摇头:“师妹,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你还是回师门吧,冷言看不到你,他肯定在找你。”

子言被这一句话说的心都凉了,气恼道:“我回不回师门,跟冷言有关系吗?他是我什么人吗?难道你就一定要把我推向他,就没想过我的感受?”

默言微微发愣,最后道:“我只是觉得,他很在乎你,当然接不接受全凭你,至于我……,真的不想,我走了。”

“我跟你一起去。”子言急忙喊他。

“不行的,师妹,到了那里,我没办法分心照顾你,你会拖累我的。”默言狠狠心这样说。

话毕,脚下一动,身体凌空飞起,一柄长剑突兀的出现在其脚下,眨眼间带着他飞向远方,消失也夜空中,剩下子言一个人流着眼泪怔怔出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