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太没节操了/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凰回应道:“普通人家的小孩子经脉脆弱纤细,何况还是在脑部位置,一不小心就伤到本源,当然不能使用。”

叶开想想也对:“那用青木咒呢?”

“废话,那就更不能用了,青木咒是专门治疗外伤的,属于霸道直接,这小女孩脑子又没损伤,你一个青木咒下去,恐怕那虫子就更活跃了,说不准直接把她脑子给吃了。”凰见到叶开苦思不解的样子,娇声骂道,“你这笨蛋,事情其实很简单,不就是两条小寄生虫吗?用血就能引出来了,杀掉做什么?你要是在她脑子里把虫子杀死了,还得费工夫取出来。”

叶开惊讶道:“这不可能吧?用血就能引出来,那医院的医生怎么会不知道?”

凰道:“那自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血都能用,需要用到特殊血脉,她妈不就是激活了的胤兽血脉吗?刚好就可以利用,不过,她的正常血液能量太大,且过于阳热,刚好她今天有葵水来临,你跟她要一点,用灵液搅一搅,抹在小孩子的鼻子下面,那虫子自然就会被吸引出来。”

什么?

叶开一下目瞪口呆。

葵水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女人的月事排出来的血吗,可那种东西,叶开如何开得了口啊?

用不死凰眼看看美女老师下面,果然包着厚厚一层,他连忙关闭透视,这样偷偷看人家的隐私,实在缺德。

“方法我已经跟你说了,用不用随你便,我现在要进地皇塔培植灵药,你再叫我,我也不会出来。”凰说完就消失了。

叶开心里那个纠结啊,奶奶个腿的,这简直是给自己出难题,人家一个美丽俏寡妇,那种东西能随便拿出来给男人用的吗?

“叶开,今天谢谢你了,你有事的话也先回去吧!”胡月夕坐在床边,一只手抚摸着乖乖的小脸,神情语态都非常忧伤,看得叶开心头隐隐酸楚,最会一咬牙,吸了口气说道:“胡老师,那个……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不用开颅,也能把那两条寄生虫弄出来。”

“什么办法?”胡月夕看着他,目光透出怀疑,医生都说没办法,你能有什么法子?

“我可以把虫子从乖乖的脑子里引出来,但是……但是,我需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就是,就是你下面的月事血。”叶开硬着头皮一口气把话直接说了出来,说完后连眼睛都不敢看她,实在太没节**。

果然,胡月夕一听到这种要求,整个人都从床上弹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咬着性感的红唇,巨大的胸脯快速的上下起伏,最后一指病房门口:“你这个死小子,坏东西,你给我出去,你,你简直太不像话了。”

叶开一脸无辜的说道:“胡老师,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不是我要玩你的那个血,是……”

他抬眼一看美女老师,发现她眼睛红红的盯着自己,脸上全是怒容。

“呃,我是说,可以用你那个东西,经过我的加工,把乖乖脑子里的虫子引出来,那就不用再做开颅手术了……方法我已经说了,相不相信胡老师你自己决定,我走了,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叶开学着凰来了招脚底抹油,说完就要退出病房。

“等一下。”在叶开已经半只脚踏出门外的时候,胡月夕又叫住了他,脸色晕红,透着浓浓的女人味,看了他一阵后说,“你要多少?”

“这个,不用太多吧,我用别的东西混合一下,抹在乖乖的鼻子下面就可以了。”叶开转回来,把门关上。

一听说要把那种东西抹在女儿的鼻子下面,胡月夕更是一阵气结,狠狠盯了叶开一眼:“要是被我发现你是骗我的,你……,我不会饶了你的。”

她说着站起来走进了洗手间。

不一会,手里拿了一张沾上血迹的面巾纸递给叶开,那一刻,她整个人的皮肤都泛出粉红韵味,实在太难为情了,叶开可是她的学生,居然亲手把自己下面的血液递给他,这简直比上一次被他发现自己快乐还要脸红耳热。

叶开也好不到哪里去,接过来的时候手都在发抖。

马上拿出几滴灵脉中提取的灵液,放在掌心,然后把面巾纸上面的血也落在灵液上。

搅拌一下后,叶开就把这血红液体涂在了乖乖的鼻子下面。

等一切做完,叶开朝胡月夕看了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着自己,脸色古怪,似嗔还恼。

叶开连忙转过视线,开启不死凰眼,看向乖乖的脑袋。

马上,里面的境况一目了然,几秒钟后,果然看到有两条巴掌长寄生虫在里面蠕动,嗅到外面特殊血液的气味后,动作马上变大,沿着脑部组织的缝隙,一点点爬了出来。

“怎么样,有效果吗?”

过了五六分钟,胡月夕一点动静都没看到,只见叶开一动不动盯着女儿的头部,跟木头人似的,就推了他一把问道。

叶开嘴里道:“有效果啊,虫子正在出来呢,别急啊你。”

“我能不急吗?这可是我女儿……,你从哪看出来虫子在出来的?”

“啊?那个,我猜的。”叶开随便敷衍。

“你……”

这可把胡月夕气的半死,女儿的命都悬在那里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居然说用猜的,她抬手就要朝叶开的脑袋上拍过去,实在是太气人了。

可是叶开手一动,就捉住了她的手腕:“别动,我很认真的。”

结果一用力,胡月夕脚下不稳,整个人都趴到了叶开的身上去,一张嘴好巧不巧的,就碰到了叶开的脸。

偏偏好死不死的,病房里走进来一个女人,正是胡月夕她妈,一看这样的画面,当即叫了起来:“月夕,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乖乖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跟你的学生在旁边打情骂俏,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啊——,妈,你怎么来了?”胡月夕本来就因为这突然的亲密接触闹了个大红脸,这时候发现被母亲看到,更是羞涩难挡,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