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胡月如的往事/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市,香榭梧桐园。

这里就是叶开刚刚出钱买的别墅小区。

当叶晴一家三口走进这栋崭新的豪华别墅,一下子都惊呆了。

他们一直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头老百姓,周围的邻居也很少有出现富豪的,就算有,也跟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什么时候走进过这样的别墅里?

富丽堂皇,高端典雅,这处别墅的装修也是开发商花了大精力做的,全部都是地中海风情,外面还有一个S型游泳池,私家花园……

叶晴看到这样的房子,连脚都不敢走了,那一看就是高档的实木地板,她就怕自己走过去弄脏了。

罗珊珊脱了鞋在里面逛了一圈,道:“熏姐姐,这是你买的房子吧,这么大,起码有二十个房间,这得花多少钱啊?”

紫熏笑道:“你错了,这是小弟买的,我可没钱买。”

罗珊珊马上拉着叶开的衣服:“弟弟,你又哪里发财了?都成千万富豪了吧?妈,我就说嘛,读书没用的,你看表弟,初中没毕业,照样出人头地,这样的别墅,普通打工者谁买得起啊?一辈子能买套大公寓就不错了,看看这差距,这才是人生啊!”

叶开笑道:“表姐你以后嫁人,我送你一套更大的好了。”

罗珊珊惊讶道:“送我一套更大的?喂,弟弟啊,你现在到底有多少钱,能不能透个底?”

叶晴连忙拉住女儿:“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小开有多少钱,那也是他赚来的,小开你别开玩笑,别墅哪能随便送,我们上次拆迁的钱赔了不少,以后给她买套公寓还是够的,别墅什么的,就让她以后的老公买呗!”

罗珊珊咯咯笑道:“那我一定要找一个跟弟弟一样有钱的。”

说话间,胡月如从外面回来,刚刚她在电话里已经知道叶开他们平安无事,也放心不少,待知道要带着叶开的姑姑一起过来,她就主动跑去菜市场买菜去了,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

胡月如看到瘦成猴子的叶开,自然也是大吃一惊。

不过更吃惊的是叶晴,当她看见胡月如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愣,然后一下跑过去拉住她的手,还没说话眼泪就下来了,颤抖的说道:“你是……月,月如?”

胡月如同样吃了一惊,手里的菜都掉地上了:“晴姨……,罗叔叔,怎么……难道,叶开的姑姑就是晴姨你?”

叶开等人面面相觑,哪里会想到胡月如跟叶晴一家竟然是旧识,看起来关系还不同一般。

叶晴似乎挺激动的,拉着胡月如就问:“月如,你这孩子,怎么会跟我们家小开在一起?四年前你带着月蕙和月华离开,从此不知去向,我老担心你们吃不饱,被人欺负,对了,你两个妹妹呢?”

“晴姨,她们都很好,在D县上学……”

经过叙说,叶开他们才知道,原来胡月如也是永源镇的人,胡月如的母亲跟叶晴以前在同一个乡镇企业干活,关系跟姐妹差不多;只是这胡月如也是苦命的女子,她父亲在胡月如的小妹出生那一年,在上班的化工厂出事故,被炸死了;化工厂说这是她父亲自己工作失误,还导致工厂损失严重,最后只赔了五万块了事;剩下胡月如的母亲一个人负担家庭生活,还要奶孩子,哪里能正常生活?

胡月如高一就缀学了,外出打工赚钱。

本来最小的妹妹慢慢长大,一家人也渐渐好转,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胡月如的妈妈一次不幸的车祸,重伤致残;肇事司机跑了,找都找不到,而胡妈妈还需要在医院不间断的花钱治疗,没多久家里又一贫如洗,就在她住院的第八天,她留下一张字条,自杀了。

为得当然是不拖累三个孩子。

之后,胡月如就带着两个妹妹离开了家乡,从此音信全无。

紫熏她们听到这样的经历,全都一个个惊呆了,胡月夕在熏然珠宝也工作了有两年多,能力很强,大家也都比较熟悉,但却从来没听说过她有这样的一段往事,况且她平时的性格处事,一点都看不出来。

“月如……,你,你怎么从来都不跟我们说你的事情啊?”紫熏是善良的女子,马上泪眼迷蒙了起来。

胡月如倒是坚强,笑了笑道:“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人活着要往前看,紫董,这两年我其实很感激你,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不知道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没有文凭,一般大企业不可能会要我,是紫董给了我人生的舞台。”

宋初涵跟叶开对视了一眼,她本来对这个胡月如没什么好印象,可现在觉得,她的日子过得是真不容易,现在这种有时看起来轻浮的行为,估计都是跟她的经历有关,她一个人要养活两个妹妹,供她们上学和日常用度,凭她高中没毕业的文凭,可见其中的艰辛。

“好了,伤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胡姐,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能帮的我们一定会帮忙,时候不早,我去给你们烧饭,那个……谁来给我帮忙?宛儿,要不你来帮我洗菜吧?”

…………

厨房里。

韩宛儿小声对叶开说道:“老公,以后当着涵涵的面,能不能别叫我宛儿?”

叶开在她红润润的香唇上亲了一口:“好啊,那就叫宛儿老婆。”

“你,你怎么这样啊,存心跟我为难。”韩宛儿一边摘着青菜,一边皱起眉头。

叶开从后面抱住她,身体贴上去,下面马上不安分起来,没几下就有个东西顶到了御姐丰满的丘股中,慢慢作怪,他咬着她的耳垂说道:“宛儿老婆,昨天晚上,你跟姐姐到底说了些什么?能不能偷偷告诉我?”

宛儿身体很敏感,哪里经得住他如此挑逗,一下就气喘吁吁起来,全身也发软:“不能告诉你。”

叶开也不着急,继续磨着:“那我就动大刑了,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你,你怎么动,我……我都不会说的,哼……”

“呵呵,宛儿老婆,我怎么看你的样子,像是巴不得我动呢,那这样吧,咱们反过来,我不动了,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韩宛儿脸色大羞,这还真被他给说对了,这么贴着又不动,那才真叫难受。

不过,她是不会妥协的,她还要摘菜呢,摘菜要紧……只是,过了一会,她发现摘的菜全不见了,一看,全都揉成了一团,成了菜汁。

“坏蛋,坏蛋,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好了,你别折磨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