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那一抓的泪(求订阅)/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重要的要害落入女人的掌控,叶开也是又惊又怕,而且还很疼。

折断什么的他还能承受,还能用青木咒复原,可这个女人是疯狂的,她要是把自己那个给扯断了拔下来怎么办?

那可就真的完蛋了,自己那么多疼爱的女人怎么办,岂不是要守寡?

他连忙把自己的手松开,说道:“喂,适可而止吧?你可不要太过分,到时候真闹起来,谁都落不到好,快点放开,我不抓你就是了。”

然而,这话听在沐欣耳中,就是叶开害怕了。

女人心里想:“你个混蛋,终于不敢了,胆子小了,害怕了,怕被姑奶奶弄断了变成太监?特妈的,刚刚捏得姑奶奶快疼死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做梦去吧,哼哼!”

刚才叶开那一抓,抓得她现在还痛的要死,眼泪花子飚射,肾上激素狂涨,以至于她此刻被痛觉神经弄得也有些神经不太正常,这时候居然捏着叶开的那个东西,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威胁他,想要让他一点点的感受到恐慌的滋味;说来这女人也是个奇葩,常年被家族训练在官场发展,对男女之事却是不够了解,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动作会让叶开产生不一样的生理反应,捏着捏着她就感觉不对了,怎么越来越大,越来越坚挺?

“哼,混蛋,是要用真元保护自己吗?没用的,看姑奶奶给你来个狠的,让你知道下我的厉害!”

她心里发狠,手里一下用力。

“嗷——”

叶开在心中哀嚎,痛的神经都要错乱,冷汗直冒,好在她并非要弄断的意思,可这样也受不了啊!

“死婆娘,你不肯放手是不是?你信不信我也抓你要害,我数一二三,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啊——”

又是一阵巨痛袭来。

叶开这次是真痛的炸庙了,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经脉似乎被掐断,痛的思维都断层,眼冒金星,他勃然大怒之下,也是放开手脚,一只手狠狠的伸到她的前面,穿过小丁裤,手指成爪,用力一抓,他能感觉到自己两个手指抓进某处,抓破了某个屏障,入肉三分,而沐欣一下子倒抽凉气,身体紧绷,本来用力抓着的手也再次收紧,身体直发颤抖,差点晕过去。

两人的姿势极其古怪,要是放在床上,那可能就是一副最和谐的亲密爱情图。

可偏偏两个人此刻的表情都异常狰狞,还都泪流满面。

他们两个人的情绪都被痛觉所影响,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记得万万不能发出声音。

“啊,累死人了,还是先洗个澡吧!”外面的胡月如自言自语,一边悉悉索索脱衣服,然后哗啦一下打开了衣柜门。

藏在衣柜里面的两人都吃了一惊,赶紧凝神静气,手上的动作也放轻,甚至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防止被发现。

幸好,胡月如开的是旁边的门,只是两边衣柜体是相通的,亏得里面衣服挂的挺多,要不然准被发现。

胡月如拿了一条小内就关上了门,进入洗手间。

而叶开这时候感觉自己的手掌湿漉漉的,不死凰眼一看,一片血呼啦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这狠狠的一抓,到底抓到了什么后果,后果就是将一个老初女,变成了妇女;当然,抓的时间有点长了,除了血以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我们先停战,出去,离开这里,如何?”叶开传音,虽然料想到两人现在的后果有点严重,但眼下只能先离开。

沐欣眼泛泪光,微微点头,痛得心脏都在抽搐,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叶开放开她,收手的一瞬间感觉到异样,心里生出一些不忍,可自己的疼痛也不好受,趁着胡月如在里面淋浴,马上悄悄推开衣柜门爬了出来,一边下来,一边赶紧给自己释放青木咒,痛是更痛,但保住功能才最重要。

等他下来后,沐欣却是没见动静。

叶开探头一看,发现这女人蜷缩在那里簌簌发抖,一只手捂着伤口,敢情是疼到出不来了。

无奈,叶开只好伸手进去,将她整个抱了出来,在这过程中,她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离开胡月如的房间后,叶开赶紧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沐欣随便放在床上,他自己则快速走进室内卫生间,扒掉裤子就查看自己的伤口,那都青紫一片了,惨不忍睹,他心里非常后怕,要是那疯婆娘再下手重一点,非得真出事了不可。

青木咒,青木咒……

连连三四道往上面砸,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

五六分钟后,他试了试,完美。

然后穿戴整齐后出去,看见沐欣侧对着他,正在拿纸巾擦拭着下面的什么,地上已经扔了不少纸团,都带着血迹,看起来出血挺厉害,女人还一边抹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这也难怪,叶开刚刚那一手抓得也很厉害,当时有些情绪失控,不能自己,此刻想想也有点后悔,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另想办法补救。

“还是给她治治吧,要不然伤得太严重,影响了女人的本能,以后连孩子都生不出来,那罪过就大了。”

叶开摸了下鼻子,慢慢走过去:“喂,你怎么样,我会点疗伤术,要不要给你治治?”

“啪——”

沐欣将手里一团染血的纸巾狠狠的砸向叶开,含泪的眸子里尽是凶狠,看着叶开嘴里念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叶开微微侧身躲过,知道这时候还是少说为妙,反正她也是一名修士,当下直接运转灵力,手指划动,在空中形成一张青木咒,强行打进了沐欣的体内;女人看到这一幕,紧绷的神经似乎受到刺激,还以为叶开要对她做什么,强撑着伤痛的身体,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就要扑向他,可那位置实在太痛了,跳起一半又重重落回床上,全身都在发抖,而且此时此刻,身上的仅有的衣服也掉下来,巨大的丰盈暴露空气中,羞羞处也清晰可见。

“吧嗒,吧嗒……”

毕竟是女人,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一向强势的她,居然无助的痛哭起来。

PS:

沐欣:看在老娘如此献身的份上,订阅吧,全订吧,不订不好意思吧!

老秦:本书订阅目前不太好看,恳请大家多多支持,拜谢万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