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又缩水了/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熏熏,灵力这东西有很多功效,不过我是寒冰水属性,所以对你没用,现在天冷了,以后就让这小子天天给你捂脚好了。”宋初涵笑着说道。

“哦,这……也好的。”

紫熏的声音都发颤了,感觉到脚下发生的变化,太惊人了,太难为情了。

对她来说,实在是从未有过的羞涩,她整个人都要不好了,轻轻颤抖,呼吸也不稳,睫毛乱颤。

她抓着叶开的手用力掐了几下,想让他放开自己,不要再这样,她会受不了。

可叶开现在也是真心难受啊,被她的脚这么一压一磨蹭,舒服了很多,这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突然发现了一汪清泉,能不抓紧了去喝吗?

他不肯放,而且手上更用力,以此消除身体的难受。

甚至过了一会,他觉得还是不够,缺了点什么,索性放大胆,迅速将紫熏的脚放到了里面去。

“……”

紫熏一下子心都要跳出来了,美眸一下睁得滚圆,然后是巨大的羞恼。

想她守身如玉的清白女孩子,前几天才品尝到接吻的味道,都还冰清玉洁呢,可此时此刻,居然……

这也太刺激,太挑战神经了,何况边上还坐着宋初涵呢!

她想缩回来脚,可是叶开根本不肯放,过了一会,她也就硬着头皮不再挣扎,随他去了,甚至还配合着动作,心里在想:“肯定是刚才吃的豹子鞭在作怪,算了算了,就当是帮帮他吧!”

越来越火热,越来越急促,动作倒是渐渐熟练起来,但架不住这极致感觉,紫熏感觉自己都要坏透了,某处也要发了大水。

边上的宋初涵似乎看出了什么,她也觉得可能是豹子鞭的作用,想着总不能把他憋坏了,于是悄悄伸手过去,想帮他。

结果这一摸,就摸到了紫熏的脚,但也发现了两个人在被子下面不可告人的秘密。

“呀?”

宋初涵一呆,惊叫,紫熏的脚随后一阵颤抖,紧跟着,叶开也止不住颤动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尴尬,全都呆掉了。

…………

第二天一大早,紫熏要去上班,宋初涵也要回归警队。

但叶开同学却舒舒服服的睡着不肯起来。

虽然昨晚的一幕想起来都觉得尴尬,但也不能全怪他,谁让虎妞那么坏,让他吃了那么多的豹子鞭,到现在似乎还有点后遗症。

最后还是宋初涵过去一把将他拖起来:“喂,臭小子,去给我们准备早餐,懒什么床呀,老婆是要用来疼的,何况我们现在是两个!”

“说得对极了。”叶开也无意见,“不过,我没力气啊,你们得亲我一下,我才有力气去做早餐。”

“亲你个大脑袋,我还没刷牙,都是味,你愿意就亲吧!”

“……那我去厨房了。”

等她们收拾停当,又变成了气质完美,高雅中不失娇媚的绝色女子。

叶开主动请缨,送她们到各自上班的地方,然后想了想,车子开往白马西风小区,一阵子没见陶大小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死叶开,我恨你!”

“臭猴子,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烂叶子,我要咬死你!”

“死叶开,我恨你!”

“臭猴子……”

叶开刚刚走到自己的出租房门口,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怨言,那声音熟悉的很,自然是陶沫沫大小姐发出来的。

魂器在距离叶开不远的时候,他就能感应到里面魂魄的意念。

听到陶大小姐似乎在不断的循环着这样的话,叶开心中吃惊,暗想:“不会的吧,难道陶沫沫在魂器里一个人呆的时间长,没人理会,现在已经疯掉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到时候身体恢复,也成了疯婆子。”

他这意念一不小心就传到了魂器里面去。

陶沫沫一下就疯了一般叫起来:“死叶开,你终于来了,快点给本小姐死进来。”

“哎哟我去,原来没疯啊,大小姐,那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叶开门都没进,就转身要离开,哪里知道楼下刚好沐宝宝捧着似乎又发育了点的胸脯艰难的走上来,看到叶开马上眼睛一亮:“表哥,你终于回家来了,哎呀呀,宝宝想死你了,你这几天怎么电话都不通啊?”

沐宝宝蹦兔子一样蹦上来,胸前的宏伟,叶开真怕它会颠坏了。

这么一看,他还真的觉得宝宝跟沐欣长得十分相似,就跟亲姐妹一样。

宝宝一上来就紧紧抱着他的胳膊,夹在柔软里面:“表哥,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呃——

叶开抽了抽,居然没抽出来,倒是差点把宝宝的衣服抽掉,想到跟沐欣的种种,再面对宝宝这种姿态,实在有点尴尬,说道:“也没做什么,就是去外面逛了一圈,宝宝,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

沐宝宝啊了一声,惊慌说:“有吗,我最近没称啊,是真的吗?是不是在家里呆着不出门的缘故,这里好像是又重了点。”

她用手整理衣服和前面两坨的时候,叶开趁机把手拿了出来。

两人的对话被里面的零琦玉听见,马上就过来开门:“叶开,你回来了。”

零琦玉最近都是一个人留在这里照顾陶沫沫。

因为默言说去寻找养魂树,知道大概位置,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陶大雨自然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一个外人身上,已经动身去他处,陶家精于炼丹,知道很多种用来修补魂魄的天才地宝,他查到西域沙漠中也有一种用来修补魂魄的奇药,叫天风甘露,就前去寻找。

零琦玉穿了一身普通的衣裳,整个人看起来没多少精气神,显然非常担心陶沫沫的状况。

“零姨,你的脸色不太好。”叶开说道。

零琦玉叹了口气:“沫沫这幅样子,最近几天也越来越憔悴,我这当妈%2F的实在担心,不知道何时才能复原。”

沐宝宝也伤心得要哭:“是啊,表哥,表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吃了辟谷丹都没用,再这样下去,本来就不大的胸又要缩水了,表姐醒过来的时候肯定会伤心死的。”

叶开哭笑不得,而此刻陶沫沫还在魂器中呼喊不停,大声吆喝,不过没几分钟就变成可怜兮兮的哀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