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要是换成你呢/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身体一僵,原本挨着胡月夕坐下的屁股,悄悄往边上挪了挪。

可宋初涵的眼神何等犀利,马上就注意上了。

叶开又是一僵,这次赶紧跳起来说道:“涵涵,原来这边的片区也是你管的啊,呵呵,那最好了,我跟你说啊,事情是这样的,这四个家伙为非作歹,绑架小孩子,贩卖人口,还要强轮妇女,情节特别严重,简直十恶不赦,是人类中的败类……”

他叽里咕噜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

宋初涵听了轻轻蹙眉,不过还是那句:“你怎么在这里?”

叶开知道不能不解释,但他自问除了一不小心看见美女老师自己那啥之外,真的没有再透视过她,偶尔吃点小豆腐那也是情非得已,于是声音一响道:“哦,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长青大学的英语老师,也就是我的英语老师,胡月夕。”

宋初涵微微点头:“哦,你的英语老师,长得很漂亮啊!”

叶开一听就觉得她话中有话,哪敢怠慢,马上否定道:“哪里啊,胡老师长的也就一般般啦,怎么能跟你比啊,胡老师最多算是不丑……”说到这里,他忽然感觉全身一寒,一股冰霜冷气从沙发边射过来,回头一看,胡月夕盯着自己的眼神简直能射出冰刀来,硬生生将他后面的话逼了回去。

这货为了哄女朋友开心,忘了女人是很忌讳说自己长相不好看的,何况还是胡月夕这种倾国倾城的美女。

“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抽啊,这么说你的英语老师,人家可比我漂亮呢,眼睛近视了怎么滴?”宋初涵在他脸上轻拍了几下,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对胡月夕道,“胡老师,你别见怪,这家伙说话乱七八糟,没个人形,你就把他当成个屁放了吧!哦,我是S市刑警大队第五中队的队长,宋初涵,你的这起案子,将由我负责。”

胡月夕深深的看了宋初涵两眼,心里还是极其吃惊的。

叶开在学校里,跟颜柔曾经是一对,她是很清楚的,还亲眼见过他们接吻呢,没想到现在又冒出一个美女警察来,还美得跟什么似的。

胡月夕道:“你好,宋警官,事情是这样的……”

叶开刚刚救了她,帮了大忙,就算对他在男女关系上有些微词,但也不可能说出来,而是将章蓝的阴谋诡计,四个男人绑架乖乖,巧合下被叶开和沐宝宝获知,前来救援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清清楚楚。

狐狸姐姐点点头,拿了文件让胡月夕签上字,这件案子就算定性了,接着就叫来几名手下,将四个断胳膊断腿的家伙全都押走,临走前拍拍叶开的胸口,笑眯眯道:“干得不错,下午早点回家,好几双长筒袜要洗呢!”

叶开咧嘴苦笑,心想:虎妞这是在宣布自己的主权归属吗?

宋初涵来的快,去的也快。

连着昨晚上的,貌似她都抓了三波人了,破案效率百分之一百。

等到房子里再次变得空荡荡,胡月夕转头正要说话,叶开却赶紧道歉:“胡老师,刚才我瞎说的,你千万别见怪,其实你长的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绝对的美女,就是因为你太美了,所以我才那么说,你不会怪我吧?我可是刚刚救了你,治好了你的膝盖,以后不用双手走路,还不收钱……”

胡月夕被他说的扑哧一下笑。

本来还觉得这恩情难以回报,但他如此说,倒是一下淡了不少:“那也是你女朋友?”

叶开惊问:“你还知道我哪个女朋友?”

胡月夕说:“颜柔啊,难道你们分手了?”

“呃,呵呵,是……是啊!”

叶开撒了个小谎,脸上微微尴尬,心想:颜小妞已经回昆仑门了,短时间肯定出不来,跟美女老师更加不太可能见面,骗她一下不算过,免得节外生枝。

胡月夕则是以为他因为分手的事心里有刺,才会表现出不自然,也就没放心里。

“既然事情解决,那就让乖乖回来吧,我现在就给宝宝打电话。”

叶开说完拿出手机要打,可是被胡月夕阻拦了,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按在他的手背上,触手间有种惊人的美。

不过胡月夕按了一下后,马上就收了回去,道:“等等,正好现在没人,我们可以继续先前在图书馆废墟中的话题。”

图书馆废墟?

叶开想了想,大惊失色,跳起来道:“胡老师,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们……不能那样啊,我是有女朋友的,你也看到了,她很凶的,要是知道我跟你滚了床单,非杀了我不可;而且,而且,我怕被你弄死了。”

胡月夕俏脸晕红,踢了他一脚,羞恼道:“谁说要跟你滚床单了,你别以为看过我那样,我就对你有特别的感觉,没有,绝对没有。”

她后面两句说得很大声,重重咬着脑袋,其实是想把自己幻想的画面全都甩掉,别说,她有时候还真有。

“我是说,关于我的问题,就是你刚才说的,你说怕被我弄死,到底什么意思?难道……”她心中狐疑,也有羞涩,但更多的是想了解清楚自己的状况。

“好吧!”叶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胡老师,你的情况,暂时我也只能判断出大概,而且说出来的情况可能在你看来会比较荒诞,你要是不相信就当我没说,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身体存在着上古流传下来的血脉,有神,有仙,有兽,这些血脉不是说每一代都有,而是根据个人的情况,还有血脉隐现的基因,被激活了才会体现出来……”

叶开将胡月夕体内可能拥有胤血脉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

虽然已经极力缩减,可牵出萝卜带出泥,说到血脉,就会说到修真,说道修真,就会引申到叶开自己身上。

这一番话,足足说了能有一个多小时。

胡月夕起先的确是疑惑多过相信,可在叶开微微展示了一点神奇之后,她终于渐渐明白,眼前的小鲜肉说的全是真实,而自己的奇怪现象也得到解释。

可接下来是更现实的问题。

胡月夕走到酒柜那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咕咚咕咚就喝了一大杯,身上渐渐有氲氤之气弥漫,眼睛勾勾的盯着叶开,忽然问:“你是说,如果……我要是再跟男人做那事,男人还是会死?那,那要是换成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