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鞋袜追踪/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曹二八和胡传来的速度挺快,两人从D县过来,也就比叶开收集东西慢了没几分钟。

而这时候,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已经到了冬日的黄昏。

到了胡月夕的房间见面,双方并没有多废话,该说的事情在电话里已经事先交待清楚,而叶开等人甚至已经为他们提前搭建好做法的祭台,一张四四方方的八仙桌,黄布覆盖,有香炉,点香,蜡烛,白酒……

这些都是胡传在电话里交待好的东西。

“小孩子的头发,鞋子和袜子也准备好了吧?”胡传看到面前的祭台,感觉挺满意,点点头,然后更胡月夕要这几样东西。

胡月夕连忙说:“大师,已经准备好了。”

她忙不迭的拿出来,一样样在祭台上排列放好。

作为长青大学的英语老师,如果是在两个月前有人让她这么干,找道士做法,她会嗤之以鼻,甚至拿着扫把把人打出去,可现在不同了,她亲眼见识了叶开的神通广告,也从叶开那里知道了自己血脉中蕴含的奇怪血脉,现在有道士过来用一些看似迷信的手段帮自己找女儿,她心里变得无比虔诚,把胡传当成了得道高人。

“好!”

胡传简单说了一个字,将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一拉,里面好几层放着分门别类麻衣门的吃饭工具,什么朱砂笔,符纸,量天尺,桃木剑,铜钱剑,等等;他拿出朱砂笔,在乖乖的袜子上面快速写下几个看不太懂的符文,再将袜子分别塞进鞋子里面,两只鞋子的鞋带也系在一起。

一切准备就绪,胡传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有点历史的怀表看了看,五点五十三分。

“七分钟后,开坛做法!”

完了后,他似乎无意识的摸了摸乖乖的几根头发,忽然问了胡月夕一句,“冒昧问一下,你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吗?”

胡月夕一愣:“是,是啊,怎么了?”

胡传笑了笑,笑得有些古怪,又盯着她看了好几眼,看得胡月夕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心里还在想,这道士不会是个淫道吧?难道看上我了?

正在她微微忐忑,不自禁后退两步,跟叶开靠近了一些,而胡传则是突然出手,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手里的铜钱剑在上面闪电般刺了一下,两滴鲜血直接从她手指上飞了出来。

“啊,你干什么?叶开,快救我!”

胡月夕下意识的惊叫。

可胡传已经放开了她的手,而那两滴鲜血则正好落在两只鞋子的鞋面上。

叶开相信胡传不可能害胡月夕,所以见到这情景,并没有出声阻止,此刻只见胡传手里的铜钱剑一阵挥舞,一道道青光闪现,在祭台的上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神秘符号,而他紧接着大喝一声:“开坛,起!”

呼呼呼——

那蜡烛竟然在毫无明火点燃的情况下,自动燃烧了起来。

点香!

开坛!

叶开刚刚看过胡传开坛做法为陶沫沫回归灵魂,但那一次显然要复杂的多,气势和道具也更多,这次算是简单的。

胡月夕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闹笑话了,人家只是要两滴自己的鲜血用来做法,可自己居然把人家看成是色狼,以为要对自己不利,顿时一阵羞恼,脸也红了。

胡传怎么做的法,胡月夕是半点都没看懂。

就算是叶开,透过不死凰眼,也只是看到了隐隐的灵气波动,还感应到一股很微弱的神秘力量,但具体是什么,他却看不透。

大概这就是巫道和修真之间的区别所在。

片刻之后,曹二八将一个小脸盘大的罗盘拿了起来,放在两只鞋子的下面,祭台上青光一闪,那罗盘的指针就动了起来,而两只鞋子更是神奇,像是被某个看不见的人穿在了脚上,正在一下一下的轻轻走动,只不过始终都走不出罗盘的范围。

胡传开口道:“好了,有感应了,鞋子走动的方向,就是失踪者所在,我们追。”

追踪,自然是越快越好。

叶开和曹二八马上下楼,此刻天色更暗,冬日的白天时间本来就短,如果没有路灯照明,都要看不清路了。

两人跟着罗盘和鞋子,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胡传和宋初涵紧跟其后,只是胡月夕是个普通女子,哪里跟的上,跑得急了差点摔一跤。

“我帮你!”

宋初涵回头,一把揽住她的腰,脚下轻轻一动,就带着她急追而去。

虎妞现在的修为稳步向上,有着神兽血脉的她,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如今胸口处自然积累的灵液已经被她炼化了有三分之二,而修为也直追叶开,前几天刚刚又突破晋级,已经到了元动境后期,她都还没机会跟叶开说这个事情,不然叶开同学就要感觉亚历山大了。

“嗯……”

胡月夕看见宋初涵带着自己,居然轻轻松松,一跳都能跳出几米高,小区的围墙可有四米左右,她带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过去了,速度还很快;她吃了一惊,暗想真是没看出来,这个女警居然也有如此厉害的身手,不过看她似乎跟叶开挺熟悉的,那么,或者是同一种人。

她还不知道宋警官就是叶开的女朋友。

而叶开和曹二八,跟着罗盘迅速奔走,很快就到了一处市郊的民房附近。

曹二八看着罗盘道:“根据罗盘指针和这双鞋子的指引,小女孩应该就在附近,这一排老房子里很有可能,我们分头找找。”

叶开点头:“好,你从东边找起,我去那边。”

说话的时候,叶开就开启了不死凰眼,朝着这片老房子快速透视观察。

其中一间民房,正有四个成年男女围着一张破桌子在吃饭,三男一女。

一男子吃了几口道:“巧红,你烧的这是什么呀?咸不咸,淡不淡的,怎么吃啊?”

唯一的女子,也就是巧红,切一声道:“不喜欢吃啊?不喜欢吃就别吃,自己泡方便面去,老娘还不伺候了呢,老娘什么时候烧过菜了,为了这些破小孩,我都几天没去过大酒店了,整天窝在这个破烂地儿,人都要发霉了,妈蛋。”

另一人道:“忍几天,再忍几天,我们现在手里已经抓了八个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小女孩,再抓两个,任务就完成了,这两天一定要小心点,黑狗那边听说被警察抓到,当场就自绝了,不想死的,都打起精神来,别到了最后,阴沟里翻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