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当我是一名医生/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如姐姐……,怎么会这样,猪头,老公,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月如姐姐啊!”

米有容也调过头来,大声喊道。

“哦,救,马上救!”

叶开汗了一下,赶紧收回目光,把一条破破烂烂却还热乎乎的黑色小内扔到一边。

白花花不花钱的女人是好看,可也要分分场合,刚才那一瞬间,他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谁让他是正常的男人呢?

可叶开还没动作呢,房门就被打开。

宋初涵急忙闯了进来,刚刚韩宛儿和米有容的喊声被她听见,于是立刻起床赶来。

一看胡月如光如白羊的样子,她也吃了一惊,赶紧从床上拉过被子,将她羞人处遮住,急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哇,你们真的在玩儿四飘啊,血都玩出来了,还有人是第一次吗?”另一个声音响起,娇滴滴如银铃般,不用问,肯定是艾萝莉也过来了。

叶开道:“小艾,别倒乱,你回去睡觉。”

边说边伸出双掌,抵住胡月如的肩膀,马上为其调理身上乱七八糟冲撞的灵力。

如此情况,他也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只感觉胡月如气息紊乱,经脉都有部分断裂,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

紫熏这会儿也跑了进来,身上仅仅套着一件睡衣。

这么多人相问,叶开只能解释了两句:“刚才我想给胡姐提升一下修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容和宛儿都成功了,到了胡姐这里,居然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她经脉损伤,需要梳理灵力,涵涵,你给她弄一个葵水疗法,其他人先出去吧!”

等别的人一走,房间就剩下叶开、胡月如和宋初涵。

一道道葵水从虎妞的手指间形成,将胡月如的身体包裹,而她身体用被子裹住,不利于疗伤,看了眼叶开,虎妞直接又将被子拿掉了,露出前凸后翘丰盈娇美的身体。

“闭上眼睛,专心点。”宋初涵拍了叶开一下说。

胡月如虽然受伤,可并没昏迷,见自己赤着身体直面叶开,一时间羞得面红耳赤,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胡姐,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心急了,你别怕,我一定尽力帮你疗伤,不会有事的。”叶开闭着眼睛,缓缓运转天龙御灵术,她现在的情况,快了不行。

宋初涵开口问道:“臭小子,你们几个刚才到底在干什么?帮别人提升修为?这是怎么回事,可别拔苗助长了。”

叶开道:“这是你师傅传的法子,并非拔苗助长,而是一种神奇的阴阳互补之法……,不行,我得问问她,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事到如今,只好再次打扰凰姐姐的美容觉了。

凰一听说此事,先是讶异了一下,然后咯咯笑了起来,说:“叶开,你知道天龙御灵术,还有另一个名字吗?”

“啊?”

“告诉你好了,另一个名字叫做御女心经,而她们修炼的则是玉女心经,你现在能明白其中的诀窍了吗?八荒绝杀阵,讲究的是阴阳互补,灵力圆满,而阵中之人,性命交托,必须心意相通,阴阳否泰。”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阵中女子,需要跟你先滚一滚床单,在她身上有了你的气息和印记,天龙御灵术才可以与她体内的玉女心经相合。”

叶开一听就傻眼了,心说这功法是不是太邪门了一点,怎么跟那种下三滥的魔门功法差不多了呢?八荒绝杀阵,阵中女子必须要八位,自己去哪里寻找八个愿意先跟自己滚一滚的女人?

凰继续道:“幸好你这次才组了个三才阵,要是连同八名女子,这一爆,她就要变成一个废人了,我现在教一个灵力按摩的法门,专门修复受损经脉,你注意听……”

叶开听完就吞了口唾沫,睁开一只眼睛看看胡月如,表情特别古怪。

“咳咳,那个……胡姐,你以前做过妇科检查吗?”叶开跟凰说完话,犹豫了半天,才问出这么一句。

胡月如差点没羞得晕过去,本来就晕红的身体皮肤,更像喝醉酒了一般,浮起一层氤氲之气。

“啪!”

宋初涵抬手叫敲了他一个板栗:“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好了,调戏你胡姐?你问这种事情做什么?”

叶开摸了摸脑袋,支吾的说:“事情是这样,胡姐,你的经脉在刚才灵力暴动的时候,将一部分经脉爆断了,现在你恐怕是寸步难行,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啊?”胡月如听了脸色大变,差点又要喷出血来。

“别紧张,别紧张,这事都怪我,是我一开始没搞清楚,原来这个阵法呢,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就是,阵中女子,必须都跟宛儿和有容她们一样。”叶开挑选着词语解释。

“什么跟她们一样?哪里一样?”虎妞性子比较急,直白的问。

而胡月如更关心自己的身体,这时被吓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叶开,你老实跟我说,我……我还有没有救?”

叶开忙道:“有,有,有救。”

一咬牙,叶开就将凰说的前提条件讲了出来。

两女一听,顿时大眼瞪小眼,宋初涵拧了他一下:“你说你这不是害人吗?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来,你说你……你不会是故意先不说的吧?给你胡姐挖坑啊?”

叶开无辜道:“我开始真不知道,不过修复经脉不需要跟我那个……可以用一种灵力按摩法,修复经脉。”

胡月如脸色微微好看一些,弱弱道:“那你问我,妇科检查……有什么关系?”

“你就当我是一名妇科医生,帮你做检查……因为,因为……”他看眼宋初涵,不太敢当面说出来,凑到胡月如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胡月如轻咬红唇,眸子里都能羞出水来。

清洁溜溜的玉体,更是轻轻颤动。

可跟生活不能自理比起来,当然健康更重要,一点头,一白眼,道:“好吧……,涵涵,你,你先回去睡觉吧!”

这神情,怎么有种视死如归的娇媚呢?

宋初涵一咬牙站起来,重重在叶开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这才转身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