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猪头人/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默言怎么也是神动境修士,能力不弱,这一剑全力击出,立即将别墅的庭院轰出一道深沟来。

不过,叶开布下的醉梦七星阵,经过多次改良,当初就防着有高手来进犯,不仅材料花去很多,还有特殊的功效,那就是来犯之人,无论是何种攻击,最后都会攻击到一块事先安排好的地皮上,这叫做攻击反射。

只是反射的力量,总有极限。

默言连续挥出了三剑。

每一剑都是藏剑阁中威力最大的招式。

在他想来,幻阵就是幻阵,应该不具备特殊的防御功能,这里又不是固若金汤的门派禁地,自己全力一击,怎么也能将阵法破坏殆尽,这叫暴力破阵;可是他失望了,连续三剑,都没能破开阵法。

默言心里这下着急了,再这样下去,拖的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与此同时,别墅里的人被外面的声音纷纷惊醒,剑斩地皮的声音还是很大的。

“老公,外面什么声音?”正跨在叶开身上纵马狂奔的米有容,一脸惊骇的说道,动作也停了下来。

好事被打扰,没有一个男人会高兴,叶开同样感觉非常郁闷,特别是外面的动静太大,别墅里其他人也醒了过来,他此刻就算想不理会继续当牲口也是不可能的了,连忙分开来将衣服穿上,开启不死凰眼朝外面透视看去,发现是个戴面具的男人。

“妈了个蛋,不会是千叶宗的余孽吧?”

叶开愤愤的说道,上一次千叶宗过来挑事,同样一身黑衣戴着面具。

他也没细看那人具体长的如何,实在是没时间看,因为已经有人过来敲这边的房门,他赶紧从后面的窗口跳了出去。

与此同时,军情九处联合刑警队的人也正朝香榭梧桐园赶来,此刻已经接近小区,总共四辆车子。

领头的正是邹易凝。

不过邹易凝现在是宋初涵的下属兼姐妹,她自然不愿意队长出事,故意在城里绕了一圈,中间还给宋初涵打过电话,可惜宋初涵现在整个人都被收进了地皇塔,电话哪里能打通,最后只好硬着头皮开进去。

结果,刚到别墅门口,就看到一个猪头黑衣人在别墅的庭院里大肆攻击,声音震天响,剑光所到之处,将不远处的一块地皮都斩的泥土翻飞,地面发出颤抖。

“呃,这个人……,在干什么?”

当看到剑招所产生的威力,刚从车里下来的人全都吓了一跳,要是攻击到身上的话,那还能活着啊?

只是那猪头人的行为实在古怪了一些,就站在庭院中间,一直对着那块地皮挥剑。

难道是专门来吓唬我们的?

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可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外面,默言连续攻击了一阵后,感觉非常不对劲,继续这样下去,他恐怕今天就要困死在这里了;另一方面,他也担心时间越长,叶开炼化宝贝的几率越大,一定要抓紧时间。

他往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张金光闪闪的符箓。

“管不了那么多,这张雷霆符,今天就用掉了吧,希望叶开拿到的宝物不会让我失望。”默言咬了咬牙,狠下心来将金光闪闪的雷霆符扔了出去,这符箓经过灵力激发,马上射到了半空,转眼间在他头顶上面就聚集了无数乌云,黑压压一片,气势逼人。

“轰隆——”

下雪天气,居然发出一个雷霆霹雳,一下打在别墅的大门前方。

房门下面,一下子多了个几米方圆的大坑,深不见底。

叶开刚刚从窗口跳出来,正要绕到前面的阳台上去,结果就被这一声霹雳震的浑身一颤,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如此惊人的威力真是少见,让他想到了九岐山上曾经见识过的渡劫天雷。

“我靠,我靠,来人特娘的是谁啊?这么大的威力,不太像是千叶宗的人啊,千叶宗要是有这么厉害的能力,怎么可能被灭门?”叶开一下子提高了警惕,一边穿好衣服,一边用透视眼朝大门口望过去,见到门口那大坑的时候狠狠吓了一跳,再仔细看猪头人的时候,顿时皱紧了眉头。

“默言?”

“怎么会是他?”

“这家伙跑过来干什么,而且还戴着面具?”

看清猪头人真实的容貌后,叶开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但是门口的状况容不得他多加考虑,因为就是刚刚那一声雷霆霹雳,直接把他的醉梦七星阵给破了,不只是门口出现了一个可以洗澡的大坑,整个阵法都被牵连破坏,失去作用。

而默言则是长剑一挥,将他们的大门斩破,就要冲了进来。

“我擦!”

家里可都是他的女人,谁知道这家伙扮成猪头想要干嘛,叶开不容多想,手一翻就出现了弑神刀,咻的一下朝下方射去,同时身形一闪,紧跟着冲了下去,一边大喝道:“你是谁,想要干嘛?”

在不死凰眼下,默言的修为无所遁形。

“居然是神动境后期?!”

“难道这家伙以前也有什么高级隐匿功法,听颜柔说他的修为最多是神动境中期,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弑神刀没能伤到默言,他只是随便一晃,就闪了开去。

弑神刀插进了地面,甚至齐根没入。

默言盯着叶开,眼中布满了不屑,在他眼里,叶开只是个刚入灵动境初期的蝼蚁,他随随便便就能把他杀了。

但是,门口的阵法让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如此厉害的阵法,如果能为他所用,简直是如虎添翼;在大夏国这个修真界里,阵法师是比炼丹师还要稀有的存在,一套高级的阵法,比得上千军万马;而且,他现在正缺少一名懂阵法的人来帮他一个忙。

“你懂阵法?”

他盯着叶开直截了当的问。

叶开刚刚才在医院里见过他,现在这么快找上门来,他多少能猜到一点,应该是跟医院里的动静有关,只是忽然又问起阵法的事情,到底是何目的,他暂时猜不透,既然如此,他打算胡搅蛮缠来一通,面对藏剑阁的神动境后期,他实在没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况且家里还有这么多女人:“我说这位猪兄,你半夜三更打破我的家门,毁掉我的庭院,不会就是来问我这个问题吧?”

“唰!”

默言的剑直指叶开喉咙:“说,懂还是不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