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玉树流光照后庭/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在跟丈夫抵死缠绵,梅雅雁的脑子里忽然想到了叶开。

那天在酒店房间里,叶开戴着面具,丢给自己一根戴了套的茄子。

而她在回忆的是,当时自己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剥了个精光,甚至在做更加不堪入目的动作,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在他面前,真的已经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即便是自己的丈夫,都没见过那样的自己。

可惜,那拍摄的东西已经被她亲手毁掉,丢进了马桶里。

“嗯……”

她喉间媚媚地叫,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想到那种可能,现在的她居然格外冲动,格外的动情,快乐的感觉源源不断。

“我在想什么?我怎么会有这种羞人的想法?”

“要死去了,绝对不能再想起,这个秘密,一定要保守下去,是我和他之间不能说的秘密。”

然而,想到这里,她居然又无比的激动,哦,真是太不应该了,我的天哪,今天能来几次啊?

而叶开那边,则是一阵无语,暗想这位丈母娘真是绝了,果然不愧是狐狸姐姐的母亲,妖媚的基因就是天生的。

他不想听,可声音自己钻进耳朵,那种声声啼叫,荡漾着无边的诱惑,让他心浮气燥,无法静下心来在玉石上面雕刻阵法,正打算开门出去,不想却有一道身影闪了进来。

在这宋家地主屋,除了宋初涵还能有谁?

“呃,你怎么过来了?”叶开问道。

宋初涵脸上娇羞,酥胸起伏,一看就知道她也是被那间房里的动静闹的睡不着觉,嗔恼的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给我爸拿错药了?”

叶开一怔,随后笑了笑道:“怎么会呢,就是养元丹和清毒丹啊,恩,可能你爸以前身体不太好,这次服下养元丹后特别明显,所以你妈才这么……”

“不许说。”宋初涵捂住了他的嘴,

叶开却在伸出舌头在她掌心处吻了吻。

那边动静超大的,哦,当然是因为他的听力太厉害,好在他没有开启透视之眼去偷看,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可即便如此,他现在也有点受不了,嘿嘿一笑道:“涵涵老婆,长夜漫漫,无心睡眠,那边风景独好,咱们也来研究一下古人的伟大情操。”

“什么伟大情操?”她已经有点明白过来了。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叶开吟道,心下却突然想到了米有容,她家有个绝技就叫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次尝试了一下果然爽快到脚趾头,他想,这么好的传承,一定要好好的发扬光大,那就先在自己家里发扬起来。

“啪!”

小狐狸精打了他一下,“讨厌鬼,要吹你自己吹去,我才不要,白天刚给你……”

叶开道:“这样啊,其实古人的情操很多的,还有一个,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这个怎么样?”

正在这时,外面那房里的声音突然一高,两人都竖起了耳朵,小狐狸随后一下捂住他的耳朵:“不准听,不准想,还有那什么后庭,你找男人去吧!”

叶开一下苦了脸,自己又不是受:“好吧,好吧,我自动关闭听觉,嗯,那我现在要干活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

“干什么活?”

“给你爸妈的护身符。”

这其实已经是炼器铭刻师工作的范畴,不过他正好对阵法有研究,加上还有一双明亮的不死凰眼,用在雕刻上简直就是超级作弊器;制作防御法器最重要的就是铭刻防御阵法,往往是在一件极其微小的物件上面铭刻一道或者多道阵法,这就非常考验眼力和精神力。

而叶开的不死凰眼,专注下可以将看到的画面放大,还能放慢,甚至有遮挡的时候还能透视,那铭刻起来自然方便太多了,成功率无限上升。

阵法形成,用灵力激活。

那么在阵法中就可以存储一定量的灵力,用来发挥作用;如果是更加高明的阵法,甚至可以在天地间自动汲取灵气,化为灵力,就比如陶沫沫的防御手镯,就是如此。

叶开学习《破阵金方》这么久,对阵法的一些理解还是有的,比如一些厉害的阵法,如周天小星斗阵,实际上是对天地规则的一种领悟,拥有了规则之力,所以非常厉害。

而他现在,只能依样画葫芦,要领悟规则,还早得很。

听说叶开要做防御用的护身符,宋初涵也来了兴趣,搬了张凳子在旁边坐下,专注的看着他操作。

只是过了一会,她的注意力就跑到叶开的脸上去了。

过往的种种还历历在目,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看见她就流鼻血的小子,现在半年多时间,在他身上居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跟以前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当然,她自己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真的爱上了他。

此刻专注于铭刻阵法的他,真的有点迷人,难怪那么多女人哭着喊着求被泡。

她一时犯了花痴病,伸手去摸了下他的脸。

结果,“噗”一声轻响,叶开手中的玉石宣告破碎。

叶开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她:“你干嘛?”

小狐狸吃吃一笑:“人家忽然想吹箫。”

…………

“呯!”

葛重被重重的摔在一块凸凹不平的岩石上,让他浑身痛得直哆嗦。

血煞门的人在山谷里掘地三尺,最后只找到了一具类似万英锦的五头尸体,以及七头血尸的尸体,但并没有找到黑煞大罗烟。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从葛重身上得到消息。

“说,你是什么人,在那山谷里做什么?有没有见过黑煞大罗烟?”冯来喜一脚踏在葛重的脸上,冷冷的说道,黑煞大罗烟是血煞门的重宝之一,找不到,他就要提着脑袋去见掌门,所以非常着急。

“咳咳!”

葛重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实际上他当时身受重伤,一直躲在臭水沟里,后来想爬出来逃跑的时候,九扇门的援军赶到,再次跟血尸战了起来,他无奈只能继续躲在水沟里,根本不知道外面的真实打斗情况,到了后来更被一声剧烈的咆哮,震的晕了过去,哪里知道什么黑煞大罗烟。

但他生性谨慎,在搞不清楚情况之下,不会随便说话。

“说!”

冯长老显然没什么耐性,一脚踢在他胸口上,顿时踢断了他两根胸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