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她不喜欢我说/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叶开也接到了陶沫沫的电话,被告知陶老爷子要回家的消息。

不过,陶大小姐偷偷在电话里跟他说,暂时不要去沐家,因为宝宝发生这个事情,多少跟他有那么一点点牵连,特别是她二姨零琦天,到时候如果把气撒在他的身上,那就不好了。

叶开点点头,觉得也有道理,但嘱咐陶沫沫,一定要把老爷子留下,他需要老爷子帮忙炼丹。

与此同时,纳兰云颖经过三天“散发香水味”,终于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米有容在旁边看得啧啧称奇,一等她睁开眼睛,马上就问:“颖颖姐,你身上发出来的是什么味道,特别香!”

“腾”一下,纳兰云颖就红了脸颊。

但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开心的,原本修为卡在胎动境初期巅峰,经过三天之后,居然实现了跳级,一下到了胎动境后期。

宋初涵美眸在她身上扫了几遍,道:“如果没看错,女汉子的身体里,应该也有一种强大的血脉力量,这是觉醒了血脉吧?发出这么古怪的香气,不会是黄鼠狼的血脉吧?”

纳兰云颖身上那股妩媚的姿态马上消失无踪,怒瞪两眼:“你才黄鼠狼血脉呢,我这是……我不告诉你,气死你。”

“稀罕么?我的血脉比你强多了,你是永远打不过我的。”

两女人又要掐起来,叶开连忙咳嗽一声:“家法,家法——”

“哼!”

纳兰云颖从床上站起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全都黏糊糊的,还多了一层黑乎乎的赃物,身上也是,这些就是从她体内渗透出来的杂质。

一般这种杂质都是奇臭无比,不过她的这个就比较神奇,散发出一种浓郁的香味,看着就好像抹了一层黑色的香膏。

“老公,我想洗澡,你能不能帮我搓背?”纳兰云颖眨着眼睛对叶开说,眼神却瞟向宋初涵。

“好啊,好……”叶开下意识就答应了,说着说着,声音就弱了下来。

“哼,狗男女!”虎妞丢下一句,径直走了出去。

米有容吐吐舌头:“颖颖姐也有觉醒血脉,真是好羡慕哦!我去看看九扇门的那些伤者,你们慢慢洗啊!”

米丫头现在已经接受了纳兰云颖。

这种事情就是如此,接受一个第三者很难,接受第二个第三者,难度就小了,接受第五个第六个,都成习惯了;还有一点,她听说,纳兰云颖比宋初涵都要先跟叶开好上,真要考究谁是第三者的身份,她有点心虚……

这套客房虽然豪华,但卫生间却没有浴缸,淋浴器材倒是挺考究的。

“哗哗哗——”

热水从悬挂的洒水龙头喷出来,腾起阵阵热气。

纳兰云颖脱衣服的时候,看见叶开真的跟了进来,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叶子,我……还是自己来吧,刚才,我是气气那母老虎的。”

两人虽然已经有过夫妻生活,可现在大白天的,外面还有个母老虎,谁知道是不是正竖着耳朵偷听,她还没有开放到那个地步。

叶开却不肯移步。

当着狐狸姐姐的面,挑逗紫熏的事情做过不少次了,现在她都没在边上,有什么关系呢?

他笑了笑说:“你现在身上都是油污,很难洗的,就算前面好洗,后面也够不着啊,还是我帮你吧!”

“谁说的,我手够长,能够着。”见叶开耍无赖,不肯离开,纳兰云颖过去推他,她现在感觉浑身难受,是真的要好好洗洗了。

“你现在把我推出去,不怕涵涵背后说你光说不练,有贼心没贼胆吗?”

“……”

叶开同学狡猾的利用了两个女人之间的较劲,然后趁着纳兰云颖迟疑,一下抱起她走进了淋浴房里,只几秒钟的时间,两人身上的衣服就全被打湿,露出纳兰云颖娇俏有致的湿身诱惑。

都这样了,她自然无法再把叶开推出门去,红着脸羞羞答答的说:“那,只能搓背,不能做别的哦……”

叶开道:“那当然,难道你想做什么?”

经过三天的渗透和凝固,纳兰云颖身上的衣服找就粘连在了一起,外套和内衣,等于一张厚厚的外壳,还是粘在身上的,用热水冲洗居然都冲不掉,如果没有叶开帮忙的话,纳兰云颖自己一个人,还真是没办法弄。

“唰——”

叶开扯住衣服的一角,直接用力一撕。

大片的“皮壳”被撕了下来,露出里面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嫩白嫩的,就好像刚剥了壳的新鸡蛋,等到叶开三下两下将整个都剥离出去,一具完美无瑕的娇躯呈现在叶开的面前……现在的纳兰云颖,浑身有种脱胎换骨的味道,她本来就是大美女,国色天香,这时候更加美妙,皮肤比以前白了,毛孔也更细腻了,气质提升了一截。

她脸色红晕的看看叶开,双手抱着胸前:“叶子,可以了,下面我自己来就行了。”

叶开却伸出手在她娇俏的后臀上摸了一把:“颖颖,你真是天生尤物,让人百看不厌,别害羞嘛,女为悦己者容,我是你夫君,你不给我看,难道还要给别人去看?”

“我自己看不行啊?看多了,看厌了怎么办?”

“怎么会呢,看一辈子都不会厌。”叶开微微笑着,伸手将她头上被水冲下来的秀发撩上去,那黛黛的峨眉,羞涩中带着紧张的眼眸,怎么看都不够,电视里的那些大明显,根本没法跟这样的绝色相比。

纳兰云颖咬了咬红唇:“花言巧语,平时跟你家母老虎是不是也这样,她很喜欢你这么说她吧?早看出来了,她风骚的很。”

叶开摇头:“没有!”

“不可能,少骗人了。”

“真的,她不喜欢我说,喜欢我做。”

“啊?不是说,还是……初吗?”

叶开笑了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什么,纳兰云颖脸上吃惊,一副不可思议,然后重重拧了他一下:“叶子,你真是个坏东西!”

“有吗?”

说着,一把抱住了她,双手在她后背后腰上划过,轻轻落入了挺翘之处,轻笑间就吻上了她的樱唇。

“嗯哼!”

纳兰云颖轻哼一声,抱着胸前的双臂慢慢松开,抱住了他的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