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雪地梅花(求订阅)/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绵同样不好受。

只不过她穿的衣服比云娇娇多,脚下还有鞋子,没有她如此严重,看了看前方一处冰川道:“我们去前面先避一避,这雪下的人受不了。”

“嗯!”

叶开点点头,看向云娇娇。

而她已经顾不得叶开答不答应,直接过来跳上了他的背,两条腿顺势一夹,卡在他的腰上,此时此刻,她冷得已经像条冰棍,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之别,叶开身上却是暖洋洋的,她舒服的“啊”一声叫了出来,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他的背上。

冷归冷,可她胸前还是很柔软的。

这么一来,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后背被两只大白兔压迫,尽管隔着衣服,可绵软的感官,一点都没有减少。

“趁机揩油吧,你?”红绵看看云娇娇像树袋熊一样搂着叶开的姿势,忍不住咕哝了一句,“我就不信你身上连双鞋子都没有。”

“就没有,本夫人哪里知道会出来这么久,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拿那么多的鞋子在身上做什么?储物袋才多大呀!”云娇娇贴着叶开说道,至于揩油不揩油的,她已经不在乎了。

甚至两只玉足反过来,将脚底板紧紧贴在叶开的大腿上,那舒服的感觉,让她嘴巴都变了成一个O型。

而此刻,雪越下越大了,还阴风阵阵,天空中甚至有寒风呼啸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格外渗人。

叶开的地皇塔中其实有很多衣服和鞋子,拿出来给云娇娇一双完全不是问题,只是地皇塔的秘密绝对不能公开,对云娇娇这个人,叶开更加还有点不太放心。

“叶开,走吧,快一点,我们去那边凿个洞,可以阻挡一下风雪。”红绵说道,寒冷让她没有心思跟云娇娇斗嘴,而曾经跟叶开抱在一起亲吻的画面,令她现在还有点无法释怀,以前叫的小叶子,现在有点叫不出口了。

叶开应了一声。

双手往云娇娇的后臀上一托,快速朝前面疾驰。

然而,当双手碰到云娇娇的身体肌肤,他整个人就卡顿了一下,双脚在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心也跟着颤抖了几下。

因为,云娇娇下面根本就是真空的。

裙子下面什么都没有穿。

他的手一托,就到了裙子里面,双手就摸到了她圆滚滚的翘臀,那里的肌肤虽然也很冷,但绝对滑嫩光滑,没有半点皱褶……哦,指尖似乎碰到了什么……

云娇娇被叶开温暖大手摸到的一瞬间,只感觉到了无比的舒服,然而下一秒钟,她也僵硬了,两瓣翘臀的肌肉紧张,神情古怪,一张脸晕红如血,之后在叶开的肩膀上狠狠拧了一下,传音道:“小混蛋,你摸哪儿呢?”

叶开尴尬的无地自容:“二奶奶,我不是故意的,你这个……太滑了。”

这也是理由吗?

云娇娇又一次拧住了他的腰肉。

“咚咚咚——”

红绵冲到冰川前面,太阳神盾狠狠在上面砸了几下,结果发现这些如透明晶石的冰块,坚硬无比,她用出全身的力量,也只是砸下来几块巴掌大的冰块。

要想砸出能容身的冰洞,很难。

“我来试试!”

云娇娇说道,但依然趴在叶开的背上不肯下来,手里一招,门板巨剑被擎在手中,灵力一转,那大剑重重的一剑劈砍而下,“轰”的一声大响过后,门板巨剑砍入了冰层,一下子却被夹住了,很难拔出来。

她使劲拔了拔,结果叶开脚底一滑,啪嗒一下往后摔倒。

整个身体都压在了云娇娇的身上,托着她后尾的手更是被用力一压,手指好巧不巧的进了某个地方……

“啊——”

云娇娇大声尖叫起来,剑也不拔了,一掌拍在叶开的肩膀上,狠狠将他推开,不过剧烈的动作,让她身体再次一颤,眉头紧锁起来,看向叶开的脸上布满了杀气。

叶开的身体呯的一声,撞在冰壁上。

红绵太阳神盾一伸,抵在了云娇娇的脖子处,厉声道:“你干什么?疯了?再敢对小叶子出手,我杀了你!”

云娇娇也不是吓大的,目露凶光的和红绵对视,但她看的出来,红绵没有跟她开玩笑,她手中的太阳神盾,真的会砸下来。

叶开爬起来,捏了下手指,满脸的古怪,上去阻止腿模师娘后,伸手去拉云娇娇道:“二奶奶,这……真的是个意外,对,对不起啊!”

红绵不清楚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哼一声拿开了盾牌。

云娇娇咧了咧嘴,这时候屁股上又涌进寒气,残了的菊花更是受不了,顾不得其他,一把抓住叶开的手爬起来,低头一看,雪白的地上多了点点血迹,看着很像一朵梅花。

“那个……,我来试试!”

叶开也看到了那梅花,更加不敢跟云娇娇对视,连忙放开她的玉手,赤阳宝轮经用出。

“赤阳焚天!”

这是佛道之力融合形成的火焰,虽然在温度和性质上不像蓝翎火那么听话,但论温度的话,绝对够高;熊熊火焰烧在冰川山壁上,顿时将周围的温度提高了不少。

冰壁慢慢开始融化,滴水,越来越多。

呛——

一声响,云娇娇将门板巨剑拔了出来,发泄似的对着那朵梅花一阵劈砍,原本红绵还没注意到,结果她这欲盖弥彰的一弄,反而发现了一些端倪,特别是看见她白裙子的屁股后面,也有一点血迹。

“哎哟,这位二奶奶,原来刚才是被我们家小叶子破了身啊,这下没说的了,小叶子,一会红姨帮你准备洞房花烛,条件有限,你们就在冰洞里洞房得了。”腿模师娘说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女人刚刚还在因为跟叶开发生亲吻的戏码心里纠结,可一转眼发现云娇娇比自己还不堪,突然有种柳暗花明的味道,那心情反而好了起来。

女人心,真是难以捉摸的很。

“你才破身了呢,你怎么不跟他洞房花烛?那三天里……哼哼,谁知道你们干了什么。”

“我们当然只是疗伤,可不像某人,都见红了。”

两个女人又互掐起来,先前一次是红绵大怒,现在这回变成云娇娇吃瘪了,正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叶开已经全力施展,将冰壁融化出了一个大洞,已经可以容纳三个人进去。

叶开道:“快点进来吧,这阴寒的大雪不知道要下多久,我再把洞化的大一些,在雪停之前,估计要在这里暂作休息了。”

至于两个女人说的话题,他哪里敢插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