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天知地知/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顺着红绵目光所及的方向望过去。

透视能力开启,顿时发现有一大群玄冰族人朝这边赶来。

这群人里面,甚至还有六臂娜迦,以及当初打了一架的几名土著高手。

甚至还看见了玄水森林中的那位金丹高手。

“唰唰唰——”

无数被收服的妖兽,作为坐骑,狂奔而来。

但诡异的是,这么多的人和兽,发出的声音居然很小。

叶开心头大惊,传音道:“是玄冰族,好多高手,难道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

由于从昆仑门手中抢走了天狗的尸体,当时后面还有无数高手追来,他有点做贼心虚,立马就想到了这点;加上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非常偏远,路在山林中,极不好走。

他们这些人,没事应该不会来这种鸟地方踏青的吧?

“不太清楚,这里有妖兽,不适合逃,快点找找有什么合适的地方藏身。”红绵快速说道。

“红姨,跟我来!”

拥有透视能力的叶开,找地方对他来说太简单了,马上在距离此地五百米的位置,找到一个隐蔽的洞穴,里面是空心的,什么都没有,可以用来藏身。

叶开率先跑了过去,身体轻轻一纵,跳进了坑里。

红绵绝对信任叶开,自然毫不犹豫,跟着一纵,也跳了下去。

可是——

让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跳,跳出一个大问题。

叶开早就知道这处洞穴的形状,其实不大,口子呈扁平型,他跳过去的时候就把身子侧了侧,顺利的脚踏实地;而红绵不知道,一跳下才发现不对劲,半空中慌忙转身,甚至叶开还伸手拉了她的腿一下。

结果就是——

“啪”一声轻响,两人变成了面对面。

可最神奇的是,腿模师娘后臀太翘,与身后的石壁一撞,她的身体就被卡住了,两条腿骑在了叶开肩上。

最让叶开魔怔了的是,她那旗袍前摆被掀开,整个套住了他的脑袋。

他的脸,就这么被她的柔软大腿夹在里面。

这姿势,简直碉堡了。

“我了个靠!”

“唔唔唔……”

叶开透不过气来。

那感觉,都快要疯掉了。

鼻子里嗅到一股奇异的芳香,温暖如怡,仿佛进入了某个神秘世界,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

红绵的感觉好不到哪里去,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被触碰,她活了这么多年,都不曾跟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无论是生理和心理都无法承受,浑身直发颤抖,尤其是她还感觉到里面的小丁裤歪掉了……

本能的,她一紧张,双腿一紧。

叶开只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脸颊剧痛,关节就给松开了,舌头都被夹得吐了出来,然后碰到了某个地方。

“嗯——”

红绵在一刹那间,整个神经都要错乱了。

这种经历,她连做梦都没想过。

两个人足足愣了半分钟,这才想到要分开来,可是空间太小,稍微动一动,她就受不了;何况叶开血气方刚,最近又憋的慌,此时此刻早就兽血沸腾……这种情况,就算是个天阉,估计也受不了吧?!

偏偏这个时候,玄冰族的大队人马到了附近,居然还停了下来。

那么多高手在场,叶开和红绵顿时不敢动了。

就算尴尬得想直接晕过去,这时也绝对不能发出半点声音,必须凝神屏气,将全身的修为隐藏。

两人随后听见有人说话——

“嗯,打斗的痕迹到这里消失了,人不见了?”

“巴泽儿,你对御兽有一套,你有什么意见?”

“哼,我御的是活的妖兽,又不是死的,这边一路行来,从地上血迹来看,都不是高阶的妖兽,我怀疑是先前那只不知道什么等级的大妖兽渡劫时,从原始森林那边逃出来的,被本土的修士杀了也很正常。”

另一人道:“最大的可能,是那些外来者;但是现在不宜节外生枝,我们按照原计划,先把苍冥一族拿下,反正通道的出入口已经被我们控制,他们跑不掉的。”

这些说话的内容,全都被叶开和红绵听在耳中。

内心都有些吃惊,没想到同属于小世界的两族,居然要发生内战。

但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都希望这些人尽快离开,因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眼下都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一种原始的念头在心里头疯狂滋生,这是一种本能。

尽管知道不应该,可红绵是真的受不了了,也许是难受,她的后臀轻轻动作。

如此一来,那该死的痒痒才能缓解一点,身体里着了火似的念头才能发泄一些,才能不至于叫出声来。

“走——”

玄冰族中某个领袖喊了一声,“注意保持安静,不要引起别人注意。”

“哗啦啦——”

一群人,起码有上千,开始继续前进。

红绵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着急的传音给叶开:“臭小子,你信不信我把你舌头割掉,你还敢动?”

叶开也艰难的传音:“红姨……,我不是故意的啊,我透不过起来,你的腿太用力了……”

“我不用力,你就把我吃了,啊——”

外面的人渐行渐远。

红绵用力的挣扎了几下,可她的身体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臀上有点凉飕飕的,可就是这么一挣扎,身体里突然有股强烈的欲%2F望,她自己无法控制的恨恨动了几下,叶开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牙齿都要被嗑掉了。

“唔——”

红绵的双腿突然再次一紧,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勒个大擦!”叶开心里那个苦啊,他想闭上嘴都做不到了,整个颌关节仿佛都麻木了,心想这特娘叫个什么事啊,到最后,他把心一横,抬手抓住两团滑嫩,用力的按了下去。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不然我太亏了!

等到从洞里爬出来,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仰面躺下,各自的心情无比复杂。

红绵等到心跳稍微恢复一些,一翻身盯着叶开严肃的说:“刚才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能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叶开舔了下嘴,点点头,可就在这时,忽然没忍住打了个饱嗝。

嘴里喷出来一股味,顿时熏得红绵面红耳赤。

她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忽然抽泣起来,说:“我对不起你林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