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怎么会睡在一起/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

元婴期的龙殇,在大夏国也是有数的几个高手之一,却在这里陨落。

死状极惨。

从胸口位置被兵器切割,分成两半,鲜血啊内脏啊散落一地,尸体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啊——”

有昆仑门的修士怒嚎起来。

每一个元婴修士对门派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们代表了门派的实力,代表了在修真界的地位,而门派在他们身上花费的灵材灵药,那是海量计算;就连掌门云真子也气得大吼,暴跳如雷。

不甘心,不可思议。

明明他们的实力更强,呈碾压之势,可是在这个该死的阵法里面,他们像一群待宰的羔羊,在里面束手束脚,甚至不敢妄动。

光芒四射的防护罩,依然牢牢的撑起。

另一方面,叶开等人看见如此轻松就杀掉了一名元婴高手,顿时欢呼庆祝,信心大增。

玄冥族的人此刻对叶开的看重,达到了史无前例,圣主的身份更加稳固。

一边的云娇娇脸色仿佛在做梦,元婴期高手啊,多么高高在上的存在,现在竟然被她给斩杀了……没错,她可以感应到自己的兵器,就是她的天门板剑斜切了龙殇的胸口,当然这并非她一人之力,而是这么多高手合起来的力量,但这里有个关键因素,叶开的阵法辅助。

“奇迹,这是个奇迹!”

“这小子,这小子,简直神了,姑奶奶这次真的捡到宝了,捡到大宝了,这个小男人,一定要好好保护起来,打好关系啊!”

就在云娇娇内心如此呐喊的时候,叶开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三波攻击,准备,突刺!”

周天小星斗阵,控制了阵法核心,就能操控武器作各种形式的攻击。

昆仑门人听见叶开的喊声,同时神情紧绷,但又没有其他的办法,一旦分开,就怕被个个击破。

所有人在心中咒骂这个法阵,咒骂叶开,但不得不使出全身的力量。

二十几把兵器排成一条直线,光芒闪烁。

突刺,顾名思义,就是攻击一点。

“进攻!”

“咻咻咻——”

法宝连成一线,不断攻击。

跟防护罩形成激烈的碰撞,灵力爆棚。

而阵法的兵器在一击不能破开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绕回来,再度加入攻击序列。

这一幕,看起来就是一个永不停歇的循环。

“掌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防护罩顶不了多久,大家的灵力会被耗尽的。”有长老大声疾呼,灵力告竭。

“怎么办?难道我们昆仑门要死在这里,我不甘心啊,他们的实力明明没我们强。”

云真子喝道:“你们撑着,我来进攻!”

说完,他放开的灵力。

可就在这时,所有的兵器再次变化,排成了一面墙状,同时攻击一个点。

“嗡——”

“噗噗噗……”

除了云真子撤去灵力没事,其余人全都吐血受伤,防御护罩消失。

“糟糕!”

云真子心中一紧,要做的攻击也放弃了,最后一咬牙,掏出一件球状法宝,“轰”的发动,包裹住所有昆仑门人,一下从原地消失。

临消失前,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肉痛。

那圆球可以破开虚空,遁离阵法,威力非凡,但却是一件消耗品,一次性法宝,现在莫名其妙浪费在这种地方,云真子当然肉痛。

“咦,怎么跑了?”

云娇娇还不过瘾,这种围杀高手的情况不太有,加上多杀几个昆仑门高手,对蜀山派也有益处,何乐而不为。

玄冥族人也感到遗憾,要是能一网打尽就好了。

“小叶子,真看不出来,你的本事牛叉大了,也就比娇姐我差那么一点点,看到没,那个死家伙,就是被我的天门板剑斩杀的。”云娇娇一脸兴奋走过去拍了拍叶开的肩膀,不无炫耀。

不过这一拍,叶开的身体突然扑倒在地,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啊?小叶子,你怎么了?”云娇娇吓了一跳,回想自己也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啊?

“圣主,圣主……”

“表哥……”

一群人都着急忙慌起来,腿模师娘神情紧张的一探他心脏。

还好,心还在跳动,说明没死掉,只是晕过去了。

…………

叶开昏迷,是因为脱力了,精神力消耗太大。

他一个人掌控周天小星斗阵,各种阵法变化和枢纽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特别是那二十几件法宝兵器,等级很高,等于说他将自身化为一条纽带,串联着几方这么多高手,合在一起抗敌;这个过程的消耗,自然大的没边了,要知道在场几个人里,除了沐宝宝,就属他的修为最弱,以低境界驾驭高境界的灵力输出,而且是一带多,不昏倒才怪。

好在他的精神力,在某种程度上跟叶凰的相连,不然他可能已经变成白痴了。

等他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一夜之后。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云娇娇。

一侧头,两人的鼻子差点撞在一起,此刻的她紧闭双眸,呼吸均匀。

叶开差点叫出声来,云二奶奶居然睡在他的旁边,共用一个枕头,甚至一条美腿伸上来,压在他的肚子上。

“这是哪?”

“现在什么情况?”

叶开同学的记忆还停留在主持阵法对抗外敌的那一刻,突然发现跟云娇娇交织着睡在一张床上,自然惊奇万分。

“娇姐,娇姐……”

叶开小声喊了两句,戳了戳她的脸。

云娇娇伸出手没头没脑的摁在他脸上,然后又滑下去摸住他的胸,嘴里梦呓般咕哝:“别吵,睡觉……你很久没跟我一起睡了。”

呃——

叶开一怔,心想:娇姐不会做梦以为跟她睡的是她男人吧?

这睡姿,也真是够奇葩的。

他小心的捏住她的手,悄悄拿开;再去搬她的腿,结果触手所及处,光滑细腻一片,摸到了白生生的大美腿,哦,手感不错。

要说这睡姿也挺销魂的,不过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他两只手搬起她的大腿,试图往旁边放。

可正要解脱的时候,娇姐又迷迷糊糊的抬起大腿一放。

“哦——”

这下乖乖不得了,膝盖撞到小叶开了,那叫一个疼啊!

这回他不管了,拉起云娇娇的腿就一下甩开,连忙查看那儿的情况。

“还好,还好,没有鸡飞蛋打!”

叶开松口气的同时,云娇娇醒了过来:“小叶子?怎么是你?什么鸡飞蛋打?谁的蛋打破了?”

我晕!

叶开暗叫一声,反问道:“娇姐,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跟我睡在一起,还离这么近?我差点被你弄成太监了。”

【作者题外话】:没收藏的收藏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