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再见钱大少/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另一处无人的角落里钻出来,叶开马上带着沐宝宝离开了这片工地。

心里在想:这一带楼盘都是钱广在建造的,此次弄毁了他一栋楼,下次见面时得给他点好处。

不过,他此刻更在意的是刚才正在运功消灭黑煞大罗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冲进来的血色光幕,那是个什么东西?而且那股邪恶的气息,甚至比黑煞大罗烟还要浓郁。

那气息,一感应到就让人恶心的想吐。

“叶凰,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血色光幕是什么?”叶开传音问道。

“很邪恶的东西,但是,我现在也猜不到,很有可能跟邪神有关,难道,是邪神的另一股意志?”叶凰仿佛自言自语,但语气马上又变得严肃起来,“叶开,这次黑煞大罗烟逃走了一道,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你刚才也感受到他对你的怨恨了,况且这邪物刚才还发过誓,肯定会来找你报仇,等它恢复过来的话,甚至与另外一股意志结合,后果将不堪设想。”

“真的有这么严重?”

“我有骗你的理由吗?如果真是邪神的意志,那轻易是绝对不会发誓的,一旦立下誓言,绝无更改的可能,否则会遭到严重的反噬,所以说,你跟那邪物现在已经是势不两立,你只有彻底炼化了它才行。”

“我了个大擦!”

叶开一听郁闷的要死。

叶凰继续道:“所以你现在要加快修炼的步伐,地皇塔中现在还有很多妖兽内丹,尽快炼制成丹药服用,对于已经踏入修妖的你来说,吞服丹药的数量可以大大增加,还有,尽快将佛道绝学融会贯通,这可以帮助你用人类的身体修妖,甚至削弱雷劫对你的攻击。”

雷劫对不同的种族,甚至不同的修真者,也是有区别对待的。

对邪魔,向来从不姑息,雷劫的威力往往是正常修真者的十倍甚至百倍。

对普通魔修,则是正常情况的两倍。

妖修,三倍。

而修佛者,往往雷劫只是一个形式,甚至都不需要通过雷劫考验。

所以妖修佛修一起,可以适当抵充,也许就中和成了两倍也有可能,甚至于跟普通修真者相当。

“表哥,我们现在去哪里?”沐宝宝问道。

“我家,你想去吗?”叶开想了想说。

“去啊!我还没去过你家呢!哎呀,我忽然感觉好紧张,你家里有什么人?”沐宝宝捂着自己巨大的胸脯说道。

“没有人。”

叶开说话的时候情绪不太好,纵然现在有再多的钱,在一些所谓权势面前也可以横行无忌,人家还得看他的脸色,但那又怎么样?父母妹妹全都不在了,最亲的亲人看不到自己的成长和成功,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表哥!”

沐宝宝拉住叶开的手,身体靠在他怀中。

这个女孩虽然性格上有时比较呆萌,但是非常纯粹,喜欢就是喜欢,全身心的喜欢,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她此刻感受到他的心情。

“走吧,刚好让你帮我去打扫卫生,几个月没回去,现在肯定很脏了。”叶开收拾心情,揉了揉她的秀发。

“嗯!”

他本来打算把宋初涵也放出来的,不过叶凰说她已经闭关了。

地皇塔中的灵气浓郁度已经非常不错,达到了60到70的水平,这个数值已经超过了暴风城那里昂贵的租房,而根据叶凰的说法,虎妞现在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自从上次在医院情绪受到刺激,激活血脉之后,一直没有真正得到一尾的传承,如果这次闭关可以顺利,说不定有希望全部打开。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了。”叶开带着沐宝宝正要离开,忽然迎面驶来一辆黑色玛莎拉蒂。

“嘀嘀——”

那车原本要开过去的,不过忽然停了下来,车窗摇下,一个惊喜的声音叫道:“叶子,叶子!”

这个人居然正是钱广。

叶开刚才还想着怎么补偿他呢,没想到就碰着了,也真是巧。

“钱大少,好久不见啊,最近好像胖了点。”叶开拍着他的玛莎拉蒂跑车笑道。

钱广马上从车里钻了出来,直接给他来了个拥抱,感觉好像非常熟一样。

不过,他们做生意的向来如此。

“表哥,他是谁啊?”沐宝宝眼神闪闪的问,叶开的朋友圈她接触的很少,基本不知道,现在能见着一个朋友,她觉得挺兴奋,有种丑媳妇见公婆的小紧张。

“哟,这是……表妹?”钱广看见沐宝宝,马上被她一对波涛汹涌所吸引,而且宝宝的容貌也是极品,人家可是校花呢,“你好,你好,我是叶开的哥们,钱广。”

他说着伸出手。

因为叶开的关系,宝宝很意外的跟他握了握手,不然换个人来,她会搭理才怪了。

不过,钱广这二货居然拉着她的手不放了。

这家伙,竟然一眼就喜欢上宝宝了。

叶开啪一下把他那爪子拍开:“钱大少,不要随便占女孩子的便宜,什么坏毛病。”

“不是,叶子,你表妹国色天香,非常可爱,是我见过美女当中最有灵气的女生,那啥,表妹现在有男朋友没?鄙人钱广,现在还是单身一枚,不知……”

“我是表哥的女朋友。”沐宝宝笑眯眯的说。

“啊——”钱广一怔,表情瞬间变化,“哎哟我去,原来是弟妹,唐突了唐突了,唐突了佳人,你跟叶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好了,别耍宝了,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会在这里?不是生意做满全大夏了么?”

钱广指指南边:“今天刚好要在D县参加个酒会,这不刚刚接到电话,说湖畔家园这边新造的楼倒了,哎呀尼玛,怎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上次发现古墓,死了好几个人,这次又……对了,叶子,你怎么会在我这个工地?你不是在西湖吗,新闻上都传疯了,你别告诉我,我那楼……”

叶开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钱大少,你的楼倒塌,跟我多少有一点点关系。”

钱广眼珠瞪圆:“真,真的是你?推,推倒的?”

他倒不是生气,而是不可思议,一边说一边用手做了个推的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