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荒树/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荒果,乃是洪荒时期就存在的一种异果。

果子整体呈青色,如拳头大,皮上有纹路像一幅山水画,天然而成,其实是一种天道自然的符文。

荒果不能直接食用,因为里面含有大量洪荒之力,需要经过稀释或提炼,加入中和之物,方能安全服下,功能补充洪荒神力,洗髓伐毛,据说年份越老,果子功效越佳,有些上百万千万年份的荒果,更有机会重塑甚至进化灵根。

但真正让叶开惊讶的不是果子本身,而是结出荒果的树。

《大千世界百科全书》中有介绍,洪荒初开,天地混沌,在世界的最中央,生长着一颗通天巨树,名为荒树。

荒树的巨大,无法想像。

传闻树根贯通世界各个角落,无处不在,甚至于洪荒世界大灾变后,分裂成无数大小世界,可荒树的根依然能跨越虚空到达各处。

那么问题来了。

司徒晓月此刻手中拿着的荒果明显没有熟透,绝对没有上万年,那这果子是从哪里摘来的?

难道当初洪荒世界的荒树跑到这个小世界来了?

这时,就连叶凰也不淡定了,几乎是大声咆哮:“叶开,不惜任何代价,得到荒果的来源,这对我们都非常重要,如果所料不错,这是那棵荒树生出的小树,当初有几位大能者花费巨大代价,进入过洪荒原界,从那里得到了三棵小荒树。”

叶凰都跳起来了,叶开也越发重视和吃惊起来,他不动声色的问司徒晓月:“晓月姐,这青色的果子是什么?看起来……好奇怪。”

司徒晓月道:“这是山水灵果,是一种疗伤胜药,整个大夏国只有一个地方出产,就是修真联盟的铁手门。”

山水灵果?

叶开听得一怔,心想难道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荒果的真正来历,只当它是一种疗伤用的灵药,嘿,这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

铁手门……那就去找找好了。

之后,叶开又从司徒晓月口中得知,铁手门卖山水灵果有个讲究,一律拍卖,一年一次,总数十个,且需要有他们的邀请贴……

结果,司徒晓月发现自己身上的邀请贴不见了,却是在一个偶然机会里,花小阳偷了她的邀请贴,且拍到了其中的一个。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叶开恍然大悟。

“不是啊,那邀请贴我是在地上捡的。”花小阳大叫起来,“而且拍卖也是我付的钱,你们这样做就是抢劫。”

“啪!”

司徒晓月用力打了他一记耳光,怒道:“捡的,你倒是再去捡一个给我看看啊!混蛋,还敢说我丑,你才丑呢,叶开,你觉得我丑吗?”

叶开呵呵了一下:“当然不丑,晓月姐是大美女呢!”

司徒晓月气乎乎的又踢了花小阳几脚:“听见没?瞎了你的狗眼,人家叶开比你帅一百倍,混蛋,滚蛋吧!”

“啊,那我拍卖花的灵石呢?”

“那是你用来赎命的,不然我早就杀了你了,还叽叽歪歪,我就留你一只手了,滚不滚?”

“哼,滚就滚,好汉不吃眼前亏。”

花小阳倒也光棍,知道这山水灵果是拿不回来的了,只能另想办法……或者,可以去铁手门偷,铁手门的人修为普遍不高。

花小阳一走,司徒晓月就要叶开跟着她前往药香楼,短短几天时间,暴风城的药香楼就重新建筑,甚至比原来还要豪华。

管理的依然是云娇娇,但手下们全都换了一批,只是再次见到云娇娇,叶开狠狠吃了一惊,她神情萎靡的靠在床头,脸色憔悴了很多,完全不是前段时间的光艳照人。

“娇姐!”

叶开喊了一声,她过了好几秒才微微抬起脑袋,眼神空洞,甚至有些死气弥漫。

沐宝宝惊讶道:“这真的是娇姐吗?完全不像啊,会不会是娇姐的妈妈?”

宝宝的话终于让云娇娇有了点动容,女人,还是免不了爱美的本能,她有气无力的说:“你们怎么来了?”

叶开笑了笑:“听说娇姐受伤了,我们就来看看,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感觉白来了,看了也没用,你已经病入膏荒,离死不远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

云娇娇表情变得丰富了一些。

其实叶开在来的路上,已经听司徒晓月说起过,云娇娇在蜀山跟大夫人南宫宛大战了一场,南宫宛一口咬定她侄子南宫勇男是云娇娇弄死的。

然而,结果让人遗憾,云娇娇的实力比不上南宫宛,不但被击败,还被狠狠羞辱了一番。

而最让她心伤的是,她男人蜀山派掌门蓝飞羽只是口头教训了一下南宫宛,连句重话都没有,更过分的是,在她身受重伤的情况下,直接让她离开了蜀山,回到暴风城。

经过这番波折,云娇娇可谓身心俱伤。

叶开对她的怒目早已免疫,淡然说道:“娇姐,身体好治,心伤难愈,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容易认输的女人,本来我还想帮帮你,但现在看来不用了,宝宝,我们走吧!”

见他真的要走,云娇娇一下将身边一个枕头砸过去,怒道:“小混蛋,你是几个意思啊?过来就是埋汰我两句?谁是容易认输的女人了?我只是在发呆,过来坐下,陪我喝酒。”

“借酒浇愁,有意思吗?我很忙的!”

叶开不买帐,道,“不如这样,我们玩炼丹啊,妖元丹的丹方我已经有了,现在就缺几味辅助灵药,不如娇姐去帮我搞灵药,你手里的妖丹我来帮你炼成丹药,你现在金丹后期,妖元丹对你也有不少攻效。”

见她不开口,叶开又道:“一个南宫宛,有什么想不开的?娇姐,你要真纠结,我带着人上去,帮你把她暗暗做了,如何?”

云娇娇眼神一动,有些兴趣,不过马上又摇摇头:“不需要,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把她踩在脚下,方能出我这口恶气。”

叶开激将了一番,云娇娇终于又有了点斗志,脸上神情生动了一些,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结果让叶开眼神一颤——

丁字的。

黑色的。

察觉到叶开的眼神变化,云娇娇低头看了看,但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反而问道:“好看吗?”

“呵,还行,性感。”

“我性感,还是你那个腿模师娘性感?对了,那女人真这么狠心,丢下你这棵小嫩草,回去跟老牛过曰子了?”

叶开眼睛一黯:“麻衣门出现点变故,林叔……战亡了。”

“啊?”

云娇娇先是一怔,然后没心没肺笑起来,“那对你来说不是好事?你们可以正大光明在一起了,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的美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