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故人之后/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谷溪消瘦的身体在这一声大吼中簌簌发抖。

下意识的躲到了云娇娇身后。

“你谁啊?妈蛋的,凶个毛!”叶开找到刷存在感的机会了,拎起那中年男人往外推了一把,就算没用上多大的力气,也已经让这人踉踉跄跄的后跌出去,要不是后面有人扶住他,他就摔在地上了。

“嗯,你是汉人?”中年人怒发冲冠,听见叶开说话的口气,马上戳穿了他的身份,而且他说的也是大夏国语,“玛德,一个汉人装扮成苗人,敢到我们雷公寨撒野,真是活地不耐烦了。”

男人说着突然朝叶开手指一弹,有什么细微的白色的物体朝叶开身上飞射。

“小心!”

云娇娇怒喝一声,一掌拍出。

灵力汹涌,猛的将那一小团白影拍了回去。

“噗——”

白色物体被狠狠倒灌,刚好冲进中年男人的嘴巴里。

中年男大惊失色,捂着喉咙的啊啊大叫,随后从身上摸出不知道什么东西对着嘴巴就是一通猛灌。

“哇——”

男人嘴巴一张,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并且在这些鲜血里面夹带着一团正在蠕动的东西。

云娇娇道:“这是血虱蛊,中者每天吐血,严重的会缺血而死;小叶子,九黎族不要乱闯,下次我不救你,看看你能撑多久。”

“我靠!”

叶开也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怒火升腾,一把召出一团火焰,将那一团恶心的东西烧成灰烬。

“啊?”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惊诧,能随手放火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那中年人也跟着脸色一变,而叶开这时直接一脚踢中他的肚子,将他整个踢的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栽进溪流中。

他很是不爽的说道:“苗人怎么尽玩这些恶心的东西,真是靠了!不想死的,现在就给我滚!”

这就好像刚刚差点被人害死,叶开同学自然愤怒,一声大吼中带了点佛道之力,围在小破屋门前的苗寨族人纷纷踉跄后退。

云娇娇直接在小腹一拍,金蚕蛊飞了出来。

她这么做算是表明身份。

“啊,你是圣女?!”果然,有识货的族人认出金蚕蛊,一个个脸色大变,马上齐刷刷跪了下来,纳头便拜。

这时候,就连谷溪也跪倒在地。

叶开看得非常惊讶,没想云娇娇圣女的身份这么好用,一经表明,直接地位飙升;不过这些人叽里咕噜说的全是苗语,他再次抓瞎了。

云娇娇随便说了几句后,众人退去,但看得出来脸上全是恭敬和期盼。

叶开对此不明所以,但也不想深究。

此刻,他体内的地皇塔已经兴奋到了一定临界,即便是晨曦也压制不住,正在这时,哗啦一下从叶开的身体里直接冒了出来,眨眼冲进薄皮棺材里,而旁边人影一闪,叶凰出现在众人面前。

谷溪看见叶凰,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可是马上看见阿姆的棺材里发出道道金光,惊讶之余她立即喊了出来:“阿姆——,呃——”

关键时刻,叶开点了她的昏睡穴。

一手抱着她的腰,将她放在旁边的凳子上。

云娇娇也很好奇,她也想不通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她现在跟叶凰签订了主仆契约,叶凰直接用灵魂力量影响,让她潜意识里不敢问出来,只能一脸奇怪的看着。

“晨曦?怎么样?”叶开问道。

“没事,正在融合,这是塔尖部分,一旦融合成功,地皇塔就能拥有一部分的攻击能力,到时候我再详细告诉你。”晨曦说道,随后金光一闪,地皇塔冲破棺材,重新回到叶开体内。

“老样子,我又要全力融合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活人就不要送进来了,可能会受到影响。”

“好!”

“对了,我能够感应到一点,上次咱们得到的荒树吸收了塔内的洪荒神力后,已经在里面扎根,相信不用多久,地皇塔中会有惊喜的变化。”

叶开闻言心头一喜,可等他问有什么惊喜时,她已经专心一志的去融合激活地皇塔了。

接下来,在叶开的帮助下,给谷溪的阿姆换了一口厚实的朱漆柏木棺材,至于先前出现的金光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娇娇随便拿话对谷溪搪塞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她的身份在小丫头的眼里,那是很高很高的存在。

雷公寨这边死人下葬的风俗是洞葬。

需要将棺木抗到南边一个巨大的溶洞里,用井字形木桩架设后安放。

但在此之前,还需要办一场法事。

因为地皇塔的缘故,叶开出手大方,加上还有云娇娇这位三十六侗苗的圣女在,雷公寨里几乎所有的人全都赶来朝拜了,那热闹的场面,就好像在过年一样。

“诶,娇姐,你不是已经是过气的圣女了吗?现在都是熟女了,怎么还这么受欢迎?”叶开悄声问她。

“滚你的,你才过气的呢,你还过期的呢!”随后云娇娇告诉了他一件事,刚才寨子里的祭司跟她说话,告诉她一件事,九黎一族的三十六侗苗圣教,二十年前发生了一件让所有族人不安的事情——

那一届的圣女在任期间,动了凡心,跟一名男子偷偷苟且,并且生下了一个孩子。

族人们害怕触怒九黎大祖巫,最后将那名圣女活活烧死献祭了。

只是没想到,跟圣女好上的那个男人是一名黑巫师,当时一怒之下,布下禁忌之术,不但害死了无数无辜族人,还将培养金蚕蛊的圣地给一把火烧了,现在三十六侗苗中已经没有圣女了。

所以,看到云娇娇身怀金蚕蛊,人人都很兴奋。

叶开听完这些,不置可否,圣女什么的还不能谈情说爱,这向来在电视里都是祸害,其实他连金蚕蛊到底是什么都分不太清楚。

之后,云娇娇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叶开看见很多人纷纷指向谷溪。

原来云娇娇刚才问的就是曾经她认识的那位白巫师,名叫平忆儿,而众人指着谷溪是在说,谷溪就是平忆儿白巫师的后人,只是那位喜欢抽旱烟的白巫师老太太,早就在几十年前投入了大祖巫的怀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