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我宁愿马上死/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过整整一千级石阶,翻过两个的小山峰,几个人就到了昆仑门的主殿前面。

站在这里往山下看,能够看见巍峨的高山,不少山上还满是积雪,但那都是昆仑门的外围;在阵法作用下,这一片区域几乎不下雪,四季如春。

“莫阁主,成亲大典需要两个时辰后才开始,我给你们安排一个地方休息。”一名昆仑弟子说道。

在主殿前面,已经设置了华丽的展台,正中间一个大大的喜字,格外显眼。

红色的地毯一直从大殿里面延伸出来,到下山的千级四阶前面。

而旁边则是一个个来宾席位,桌椅齐全,甚至还分为三六九等。

有白色的玉质桌椅。

黄色的木质桌椅。

还有铁的和石头做的。

从里到外,泾渭分明。

叶开看见现场已经来了不少人,几乎把小半的桌椅坐满,而且里面也有几个熟面孔,曾经有过交集。

比如说,绝仙阁的少阁主,申屠伟,他的忠实仆人,周福。

最后,莫英豪子言等人被领到了白色玉质桌椅那边,上面摆着标牌就是专门给藏剑阁准备的,几个人一落座还有专门的接待人员前来,更有一些别的门派之人过来打招呼。

不过叶开就没这么好待遇了。

“这位少侠,你的位置在那边。”昆仑弟子指了指远离展台,已经靠近下山石阶的地方,那里的桌椅是很普通的石头桌椅,位置非常有限,只有寥寥十几个,却早已被人坐满,剩下的还有上百个人,全都只能站着。

但没有一个敢说什么怨言,因为他们的身份不高,连修真联盟的八大门派都不是,只是外围的一些小门小派,甚至散修。

这些人平时哪有机会上昆仑门,此次成亲大典,昆仑掌门亲自发话,欢迎所有修真人士前来观礼。

他是要为爱徒造势。

于是乎,很多修真人士慕名而来,就为一观蒋云斌的真容,当然也有很多男性同胞,是来看传说中的颜柔仙子的。

“去那边?没座位啊!”叶开皱了皱眉头道。

“座位有啊,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让他们让位了。”那名弟子笑嘻嘻的说道,作为四大门派的弟子,对什么修真联盟九扇门等等根本看不上眼,至于什么凰派也是无关紧要。

子言道:“我们藏剑阁的位置有多,就让他坐这里好了。”

冷言在桌子下面踢了踢某个师弟,那位师弟迅速站起来道:“这不太好吧,正所谓入乡随俗,既然这里都分好区域了,肯定有主人家的用意,我们擅自破坏规矩,容易落人口实,叶小兄弟,你还是委屈一下,去那边吧!要不这样,我帮你去赶走一个,要张凳子。”

叶开心中冷笑,知道他只是随口一说,却笑眯眯道:“好啊,有你这位藏剑阁的高徒帮忙,我看他们肯定打不过你。”

“呃——”那人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不能真的以藏剑阁的身份去打架抢位置吧!

“好了好了,昆仑门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动武?”冷言说道,然后对昆仑门的弟子说,让他们带着叶开过去。

叶开看看他,淡淡一笑,转身而去。

要他跟着藏剑阁的人坐一起,他还觉得不自在呢!

子言对刚才说话的弟子道:“明言,真要打起来的话,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明言一怔道:“不能吧,他看起来不就灵动初期吗?”

“那是你被他骗了,去年九扇门个人排位战上的第一名,京城的孔蕊都不是他的对手,你算算,你能打赢他?”

子言一句话,其余人纷纷变色。

抬头再看叶开时,他已经混在最低级的那帮人群中,马上跟人嘻嘻哈哈闹成一团。

…………

昆仑门的西殿。

一处高档的居所。

颜柔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两眼空洞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她的母亲霓虹坐在床边陪着,这时正在劝她:“柔柔啊,你就想开点吧,蒋云斌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从一名完全的门外汉修炼到了金丹期,这在整个修真界都是前无古人的事迹,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突破元婴不在话下,还有可能冲击洞玄,甚至更高,据我个人猜测,他要达到化仙也是理所应当,这样的夫君,你还不满意吗?”

颜柔的眸子里泛起水雾,她想到了叶开。

那个狠心的家伙,明明说好要来看我的,却一次都没来过,害自己每天每天都在白白的等。

“夫君,你去了哪里啊?”

“柔柔,别想那个男人了,真的,你现在还小,觉得爱情就是全部,但时间长了,其实就跟亲情没什么区别。”霓虹看着她说道。

颜柔开口道:“这么说,你早就不爱爹了?”

霓虹道:“这怎么能说不爱呢?只是爱的含义不一样了,比男女之爱更深沉。”

颜柔道:“那是因为你们有爱的基础,但是蒋云斌,就算他是化神,神皇,我也不会爱他,我爱的人只有一个,一辈子,下辈子,都只能是他。”

霓虹最后火了,站起来道:“无论如何,你今天只能嫁给蒋云斌,没有第二条路,因为,娘不想看着你死。”

霓虹说完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颜离偷偷摸摸进来:“姐!”

看到妹妹,颜柔马上来了精神:“离儿,怎么样,东西拿到了吗?”

颜离马上瘪了嘴:“没有,娘早就料到你会用假死逃婚,冥灵丹早就被她收走了,现在门口还杵了两个门神,怎么赶都赶不走,姐,你这次真要做独眼龙的老婆咯!哦,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从独眼龙变成了双眼龙了。”

颜柔顿时一阵难过。

可她现在被掌门封了穴道,别说逃了,想自杀都做不到。

“离儿,要不你再帮姐一个忙,你去……”颜柔说到这里,又叹着气摇摇头,“算了,他来又能如何,还会让他白白丢了性命。”

颜离跳到床沿,一脸愁苦的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咳咳——”颜柔剧烈咳嗽了两下,嘴角流出一缕鲜血来。

“啊,姐,你又吐血了。”颜离惊慌的给她擦嘴角,难过的说道,“姐,要不你就暂时答应做了这个新娘子吧,等他用秘法给你治好了病,你们再离婚好了。”

颜柔道:“那我宁愿马上死。”

她痛苦的闭上双眼,再睁眼时,有了某种决绝,洞房之时,他总要解开自己的穴道,到时候最多一死!

她却不知道,她日思夜想的叶开,此刻就在外面。

而且,他看到了一个熟人,陶大小姐。

她的身边,自然还跟着她的父母,还有零家的另两个姐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