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清门寨/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中心花园回来时,纳兰云颖的心情已经好多了。

女人一旦有了心爱的男人,亲情方面的因素干扰也就没有那么大了,因为还在叶凰定下的禁欲期,两人倒是没有在此天为被地为床胡天胡地,但也免不了一番口手之欲。

“讨厌鬼,被你捏疼了,你怎么像揉面一样啊!”

“我看你挺投入挺舒服的,我就用了点力,你不是很喜欢吗?”

“你看,罩子都被你扯断了。”

“没关系,我这里有,给你换上。”

“天哪,你不会是个变态佬吧,这种东西竟然随身带?不过,你帮我戴上……对了,快看看,脖子上有没有印子,别回去被人看出来。”

叶开就笑:“你怕什么,咱们是正当情侣。”

她哼一声说:“我才不要让你的狐狸精姐姐看到,还有那一屋子的女人。”

两人进到别墅,一屋子女人都在客厅,地上放着两具尸体,正是叶开搬回来的,而现场的气氛看起来有点不太寻常,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开口问题:“怎么了?都不去睡觉?”

云娇娇指着地上的尸体道:“晓月刚才认出了这两个人的身份,我正想过去找你。”

“认出来了?是什么人?”

“南宫家的。”云娇娇道。

“南宫宛?”叶开一愣。

“是的。”司徒晓月指着一人道,“这个人我有印象,以前跟大奶奶……南宫宛来过药香楼,他的鼻子中间有颗痣,很好认,也姓南宫,是个神动境高手。”

叶开听完眉头就皱了起来,南宫家竟然找到了这里来,那说明他们是来找自己的,要为南宫宛报仇,老曹和紫天是被自己拖累,加上蜀山跟南宫家肯定同气连枝……

现在神动境在他眼里已经是随时可以捏死的弱鸡,但是对其他人来说,依然是这个世界的强者。

这时,司徒晓月忽然想起来什么,面色紧张道:“不好,二奶奶,南宫家的金卫能找到这里来,他们肯定会迁怒咱们侗族的姐妹……”

云娇娇还没听完就整个人跳了起来。

“赶紧过去!”

“二奶奶,我有芦花族长的电话,我先打一个问问。”

“好。”

两人的对话,叶开等人听了也紧张起来。

很快,司徒晓月就拨通了一个号码,但一直处于忙音。

“芦花婆婆家的是座机,忙音……肯定出事了。”司徒晓月心惊肉跳的说道,那里是她的故乡,也是云娇娇的出生地。

云娇娇立即决定,即刻前往。

但只有她们两个人肯定不行,叶开自然需要同行,叶凰和宋初涵也踏入地皇塔,其他人留在此地,防止狼妖王丹再次找上门来。

…………

罗成,清门寨。

这里就是云娇娇和司徒晓月的老家。

相比沿海城市最近一段时间有魔兽肆虐,内陆的山区就显得安宁多了,一路上过来,只要不是大城市,基本漆黑一片,毕竟已经到了深夜。

但是一到青门寨,却是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更有隐隐约约哭泣的声音。

云娇娇驾驭着天门板剑,听到声音后立即心头一紧,速度也再次加快几分。

哭声越来越大,整个山寨上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叶开早就开启不死凰眼透视能力。

他看到点着灯的屋子里,十室九空,基本没人。

全寨人几乎全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义庄。

“唰——”

剑光一闪,云娇娇带着叶开直接降落在了义庄门口,那里挂满了白藩,放满了花圈,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神情悲戚;更有哭泣声不断传来。

整个义庄里面的空间都被棺材挤满,就连义庄外围也是,整整齐齐排放,有些甚至连棺材都没有,躺在门板上,身上盖一层棉被……

“芦花族长!”

司徒晓月被叶开放出来,她立即找到了人群中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冲了上去。

“是……晓月……”

老太太看清楚司徒晓月的容貌,嘴里叫了一声,双手紧紧拉着她的手,失声痛哭。

宋初涵也出来了。

看着眼前画面,挽着叶开的胳膊,什么都没说,如此多的尸体,总共能有四五百具了,而这义庄之上,也弥漫着浓浓的怨念。

司徒晓月向芦花说云娇娇也来了。

云娇娇曾经是圣女,是整个侗苗七十二寨的精神支柱,就算她后来没做圣女了,每次来清门寨也会被众多族人拥戴,可是现在……,云娇娇发现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很怪异,有害怕,有挣扎,更多的是仇恨。

没错,所有人眼睛里都泛着仇恨之光,仿佛要把云娇娇吃掉一样。

就连空中满布的怨气都不停旋转,形成道道阴风,将空气瞬间降低十多度。

这是亡魂的怨气。

久久不散。

芦花族长泛着老泪的目光,直直盯着云娇娇,突然发疯一样朝她冲上去,嘴里发出嘶哑的怒吼,用侗族语骂着什么。

她伸出双手,用力朝云娇娇挥打过去。

叶开看了看云娇娇,发现她一动不动,目光呆滞,连忙要去阻止老太太,但云娇娇突然拉了一下他,结果老太太很顺利的打到了她的脸。

“啪啪啪啪!”

一连四响,非常清脆。

她甚至没有用功力相抗,嘴角立即流出一缕鲜血,并且脸上还留下了手指甲划破的血印,触目惊心。

司徒晓月惊叫一声,连忙把芦花老太太拉开,大声喝斥,如果她不是老得仿佛快要死了,司徒晓月都能一巴掌扇死她,实在胆大包天,连二奶奶也是能打的吗?

“晓月,你放开她。”云娇娇开口,“这是我欠清门寨的,要杀要砍,悉听尊便。”

事情一猜就知道了,不是南宫家族,就是蜀山的人干的,而原因,勿庸至疑。

“二……娇娇姐,这怎么可以?芦花族长,你是不是老得脑子不清醒了,杀人的是南宫家族,你们怎么可以把怒火撒在娇娇姐身上?她也是受害者,你们难道忘记了,没有娇娇姐,你们有今天吗?二十年前,清门寨早就已经没了,被灭族了。”司徒晓月声嘶力竭的喊道。

一人满脸愤怒道:“那又怎么样?她也害死了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家,上上下下九口人,全部被杀了,我的女儿,她才十三岁,被一把抓出了心脏啊,唔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