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7章 任重而道远/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来的正是魔门坊市的人。

先前船上护卫队的人也有生存,之后自然通知了坊市的人。

胆敢打劫魔门坊市船只,并杀害了几乎整船人,魔门当即震怒。

这是绝对要杀鸡儆猴的事情,不然影响太大太大。

而叶开和颜柔重温旧梦,又是圈圈叉叉,又是讲别离经过,消耗了不少时间,魔门的高手赶过来,自然也差不多。

“全是魔修,看来是消息已经传过去了。”叶开看了看说道。

“叶开,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刚才你进来的时候,可是晕过去了,状态有点奇怪,我没感觉错误的话,身上应该有很强的佛力,你肯定是个跟佛门有缘的人,要是剃渡出家当和尚,肯定大有前途。”晨曦悦耳的声音笑着说道,没等叶开反驳,她又看看颜柔道,“可惜你这个人尘缘太深,情债累累,这辈子注定不能当和尚了,要不然有多少女子要为你伤心流泪。”

“咳咳——”

叶开赶紧阻止她说下去,自己费了几亿当量的精华,才把小柔柔弄得爽歪歪,也听话了些,要是因此又醋坛子打翻,他真要哭了,“晨曦,你先自己去玩吧!”

晨曦撅着嘴:“这里没有别人了啊,你的……人都在闭关,就我一个实在太无聊了,前几天还有只大蜘蛛……啊,我去看看那几个血族,最近我看他们好像胖了点,可以取血了呢……好了好了好了,我走就是了,你可真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等她一走,颜柔询问的目光看向叶开。

叶开道:“柔柔,你别理她,她就是个小孩子。”

刚说完,晨曦脑袋凭空出现:“谁说我是小孩子?我都不知道活了几万年,做你的太太……太奶奶都没有问题,哈,这回真走了,才不当电灯泡,真丑。”

“哈,那个……”叶开正要说话,颜柔马上踢了他一脚,“还不快把裤子穿上,暴露狂。”

“啊——,呵呵,你也一样啊!”

“还不快帮我把裤子捡过来,丢那么远干什么呀?”女人并拢着双腿捂着前面一脸娇嗔,与先前在船上见到时死气沉沉的样子完全两样,看来那句女人需要男人滋润的确没有错,看她现在的样子,仿佛又见到了她在长青大学时的风采。

等两个人把衣服穿好,她就开始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是哪里?我上次来的黑乎乎的地方也是这儿?”

“你刚刚说的魔修是谁?你能看见外面,外面是哪里?”

“刚才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你……你老实说,到底有几个情人?我,我排老几?”

这么多问题,叶开一个一个回答都要累死,他想到刚才见到的黑龙长老,于是借机转移话题:“柔柔,不管几个,你都是我最疼爱的小宝贝,不过现在有点急事,记得刚才那个黑袍人吗?他是血煞门的人,修为很高,有魔灵境……”

“魔灵境?天啊,咱们这儿有这么高修为的人吗,那可是相当于分神期的大家伙,只有隐门的人才能对付。”说到此忽然想起叶开刚才将那人打伤,一双妙目闪闪发光,“夫君,你现在竟然连分神期都能打伤,那你到了什么修为了?学校里的时候,你可是连我都打不过的,你真是我的夫君吗?”

叶开听到她又喊自己为夫君了,心里非常高兴。

颜柔的感情成长度依然在学校阶层,好哄得很,也容易满足,虽然是个醋坛子,但现在身边没有别的女人,也就没有那么难弄。

叶开拉着她的手,走向迷雾区域的前方:“没有你想象中的高,刚才是特殊情况,用了最后一道保命符,如果下次再遇上,我也打不过那家伙;血煞门的人竟然在这里做打劫这么掉份的事,并且连黑龙这样的高手都出来灭口了,肯定有什么重大的阴谋,这件事需要跟人说一说。”

他跟颜柔说话,其实也是自己在思考问题。

屁股决定思维,他现在可没想做什么救世主,虽然道济和尚的投影明说了他的责任,还说要去冥魔世界把那里的人杀光。

但他这辈子可不是道济和尚,最大的心愿只是复活妹妹而已,至于其他,都得靠边站。

他是他,道济是道济。

“啪!”

叶开走着走着,突然一巴掌打在了颜柔的屁股上。

“啊,夫君,你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刚才黑龙那老贼用他那种狼烟袭击你的时候,你明明可以再逃远一点,为什么突然不跑了?你是想寻死吗?”叶开想到那会儿的一幕,还在后怕。

颜柔捂着翘臀道:“你对不起我,我就死给你看。”

叶开摇摇头,又去揉她的屁股,真是幼稚的爱情观啊!

“好了,外面的人已经走了,我们现在出去……不知道高胖子还活着没有。”叶开看了看外面说道,在颜柔还没明白过来外面是哪里的时候,带着她轻轻一闪,立即出现在地皇塔外面,灵力护罩早就撑起,所以即便在海水里面,也不会再成为落汤鸡。

看到女人惊异的表情,叶开笑了笑:“柔柔,很多事情,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他开启不死凰眼,在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类存在。

当即决定自行前往魔门坊市,其他事情等到了那里再说。

“柔柔,你知道魔门坊市的位置吗?”叶开问颜柔,胖子并没有告诉他。

“不知道。”她摇摇头。

“那就顺着方向过去找找吧,总能找到的。”

“唰——”

翻手间,叶开从地皇塔中召唤出一把赤红色的宽大飞剑,拉着颜柔直接跳了上去。

颜柔看看脚下,看见剑尾后面还拖着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剑穗,立即皱眉酸溜溜道:“这是谁的剑?是女人送你的吧?”

叶开愣了一下,待看清剑穗才哭笑不得道:“柔柔,你误会了,这是我抢来的,前几天刚刚去蜀山大闹了一场,抢了几千把飞剑,这只是其中一把,我看这剑够大,所以随意拿出来用用。”

“你去蜀山派抢飞剑?”她惊叫出来,“你,你可真能啊!”

“这有什么的,不过,亲爱的,你的醋劲能不能收敛一下,不要听风就是雨嘛!”

“你乖乖的,我能这么紧张吗?还不是你不乖!”然后问,“你干嘛去蜀山抢飞剑?”

“呃……这个嘛,说来话长,一不小心就跟结仇了,我要先打个电话,那些烦心事,等以后再说。”

可不能说是为了云娇娇。

要把醋坛子彻底挪开,任重而道远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