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为他去死(三千大章)/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吼——”

叶开红着眼睛发出一声狂吼。

狰狞的表情犹如恶魔,泥丸宫里的青色雾气冒出来,竟然冲向若菡的体内,它一出现就邪气森森,甚至比从邪神分身中冒出的邪气还要强烈几分。

但叶凰早就在事先布下了法阵。

作为每个都是阵眼的核心人物,全都有阵法加持,四方神兽守护全身,灵肉坚固,而最重要的四象阵心若菡,更兼顾四兽之全能,青色雾气钻入皮肤,刚要进去经脉,立即被禁锢住。

紧接着被几股大力联合抽离,随之封印。

“呜——”

正在这时,深藏地皇塔深处的绛云天金棒猛的自己冲了出来,上面金红双色汹涌翻腾,无数符文滚滚流动,乍一出现立即化为巨大金柱,猛的朝众人所在头顶压下去。

晨曦的脑袋微微抬起:“在我的地盘里,你也敢嚣张?”

地皇塔中灵力凝聚,作为地皇塔之心,自然可以调动这里所有的一切。

在她的操控下,一个独立空间出现,把绛云天金棒给封闭了起来,无论它如何左冲右突,都无法摆脱出来。

叶开的神智其实很清醒。

当时被神秘青雾控制精神,斩杀银线鬼婆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好。

一连出现两次类似情况,容不得他不担心,现在还好对付的是别人,如果反过来对付的是自己人呢?自己一失控,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杀了,那怎么办?到时候才是后悔莫及。

可他明明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却不受控制。

在若菡等人的强行动作中,他的泥丸宫剧烈疼痛,青色雾气显然也知道情况不对,有人要对付自己,全部从身体经脉中退回,缩在泥丸宫中不出去了;而若菡想要凭借蛮力,强行剥离出去的话,他里面的妖丹阵阵颤动,产生了剧烈疼痛。

“啊——”

“好疼,疼死我了!”

“忍着!”叶凰奶声奶气的叫,但心里也很着急,这样下去的话,她们费了这么大力气,还是无法奈何那该死的邪佛意志,直到叶开实在受不住,一大口鲜血喷出来,若菡连忙停了下来,看向叶凰。

叶凰眉头皱起,显然非常头痛。

想了想道:“你们在这看着他,不要放松了。”

她拿起那颗刚刚得到的火凰之心,走了开去。

…………

颜柔刚刚得到了火焰能力,正在苦练朱雀战典。

她能年纪轻轻就成为麒麟榜中的人物,第一固然离不开昆仑门的栽培,但她自己也是非常努力的女孩子,朱雀战典这门功法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得到,她也曾经将功法交给自己的母亲霓虹看过,她却连门都入不了。

颜柔早就修炼到了朱雀战典第三层,只是后来一直卡在那里。

如今朱雀战典在突破边缘,加上地皇塔中环境得天独厚,她正在尝试突破,进而突破修为,所以叶开没出现,她也没觉的如何,反而有难得的时间来利用。

“轰轰轰,轰轰轰——”

她将一套朱雀战典演练的滚瓜烂熟,现在用起来更加威力不凡。

叶凰过来找她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在练功,于是远远站着看了一会,很快就摇了摇头,出声道:“别练了,停下吧!”

颜柔停下动作,看见一个六七岁小姑娘朝她走过去,顿时露出惊讶眼神:“这里竟然还有小孩子!嗨,小朋友,你是从哪里来的?你的父母家人呢,叫什么名字?”

“叶凰!”

“叶……凰?你不会是叶开的女儿吧?都有这么大了?”

“果然还是这么神经质啊!颜柔,我没空跟你废话,现在叶开快要死了,我想来想去只有……”

“你说什么,叶开……快要死了?不可能,他刚刚还好好的。”颜柔大吃一惊,没等她说下去,就立即打断了她的话。

“你别插嘴行不行?我问你一句,你愿意为了他去死吗?”

“啊?”

“能不能?”

“我……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回答你。”颜柔觉得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问自己这种问题,实在有点搞笑,自己要是真的一本正经回答了,感觉更像傻比,但听到她说的消息,心里又万般焦急,连忙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叶凰道:“你回答了我,我自然会告诉你,不然你就别去添乱了。”

颜柔一阵无语,最后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叶凰立即拿出那颗火凰之心:“那你先把这个吞下去。”

“什么,什么?”

颜柔顿时愣住了,“开什么玩笑,你这个是块石头吧?你让我吞一块石头进去做什么?”

叶凰道:“救他!”

颜柔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啊,小女孩果然是小女孩,想出来的事情简直就是奇葩。

“我没跟你开玩笑,而且你也不一定会死,你修炼了我的朱雀战典,这是我族至宝火凰之心,现在,只有你能救他。”叶凰看了看她,“算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这样,你跟我来,看到了他的情况再说。”

当看见叶开痛苦不堪被困在阵中嚎叫,脸上时不时展现无比邪恶的表情,她整个心都吊了起来。

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叶凰道:“好,你把这个吃了,然后跟他同房,别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处理的,如果你能躲过这一关,我做主,让叶开八抬大轿娶你为妻,我也正式收你为徒。”

信息量有点大,颜柔消化了好一阵,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后面两者她并不在乎,只要叶开能活着。

深深看了她两眼后,眼睛一闭,她就把那火凰之心吞了进去。

“现在,立即同房。”

“什么?在这个地方,那你们呢?”颜柔大为震惊,就算有赴死的决心,但也不是没有了羞耻感。

“我们不能动,阵法不能破,快一点,这里又没有别的男人,你跟他圈圈叉叉的时候,我早就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叶凰直接说道。

心情无比糟糕的情况下,颜柔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

而若菡很干脆的将叶开剥了个精光。

他现在神智不太清醒,自己是没办法脱了。

在六双眼睛的注视下,颜柔暗暗叫了一声冤家啊,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

…………

罗天教,坊市分坛。

珂玥玗被同门抬到了这里,放在一张椅子上。

一起抬进来的,还有已经变成冰冷尸体的银线鬼婆。

魔门坊市对罗天教来说是个重要据点,所以有不少高手坐镇,本来银线鬼婆也是其中之一,但现在已经人死如灯灭。

很快有三男一女四名中年魔修匆匆走了出来,他们正是在此地主持罗天教分坛的领袖。

正坛主:刘扬。

副坛主:张耿介,顾思辰,沈清颖。

他们也是刚刚听到门下弟子的汇报,知道银线鬼婆竟然被杀死了,门中损失一名大员,纷纷震惊。

“鬼婆,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呀?!”

刘扬看见银线鬼婆的样子,大叫一声,脸色非常难看,似乎还有眼泪冒出来。

几位副坛主都暗暗撇嘴,心说:谁不知道你跟鬼婆不对付,她现在死了,你做梦恐怕都会笑出声来吧!竟然还装模作样的号哭两句,真是猫哭耗子啊!

不过正坛主都这么干了,几个副坛主怎么能没有表示,做做样子也是需要的呀,当即一个哭得比一个凶,最夸张的一个,身体一个踉跄,扑倒在鬼婆的身上。

珂玥玗被哭声吵醒,睁开眼第一幕就看见哭戏,立即就傻了眼。

正在这时,刘扬朝地上的顾思辰问道:“思辰啊,你跟鬼婆的关系是不是最好?难怪你这么伤心。”

顾思辰立即一激灵,道:“没有,没有,我跟鬼婆只是泛泛之交,奥,我们之间甚至还有矛盾,这家伙欠灵石不还,坛主你是不知道啊,银线鬼婆这个家伙,真是奸诈如鬼啊,她欠我一万灵石,结果一年拖一年,从来没还过,到后来随便弄点破灵材就把我打发了,我还敢怒不敢言,我刚刚是心疼我的灵石啊!”

另外两个见状,马上也停止哭丧,反过来数落起鬼婆的不是。

刘扬随后压压手掌,道:“好吧,银线鬼婆这个人,虽然有诸多缺点,但是死者为大,我们也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吧!不过有人竟敢杀我罗天教的长老,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须要严正处理,不然谁都敢欺负到我们罗天教的头上。”

他说完看见珂玥玗醒了过来,马上询问她具体经过。

珂玥玗正要说话,这时候一个年纪看着比她大不了多少的漂亮女子走了进来,此女一身黑色的透视装,胸前丰满半露,下身长腿白皙,一头秀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眉眼狭长上飞,琼鼻小嘴,颇为冷艳。

此女一出现,珂玥玗就快步走上前去,喊了一声:“师傅!”

女子冷眸在她身上看了几眼,随后手臂高高扬起,竟然甩手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光。

“啪!”

珂玥玗啊的一声惊呼,一脸难以置信。

刘扬也吃了一惊,上前道:“梅师姐,你怎么也来了?玥玗师侄没做错什么吧,你怎么进来就打她呀?”

梅傲霜冷冷扫了眼珂玥玗:“这个孽徒,我没当场杀了她,已经是格外开恩,简直气死我了。”

她说完又飞起一脚,将珂玥玗踢得飞了起来,重重砸在墙上,等爬起来时,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啊——梅师姐,干嘛生那么大的气?”

梅傲霜道:“外面都传遍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孽徒,跟野男人苟合,丢了红丸,枉费了我多年栽培,真是该死!”

PS:有人说怎么价格又高了,其实是字数多了,千字5分钱,都是一样的;春节走亲访友的事情多,今天只能写五千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