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得到棒子/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灵身上的怒气一下如潮水般汹涌而出。

这头母牛对自己的胸部极其在意,阴冷而布满杀气的眼神落在水冰月的脸上和胸上,恶狠狠道:“小贱人,因为你这句话,一会儿我一定要在你脸上画个牛角,割掉你一只团子,我九黎神族的话说到做到,你就等着吧!”

说完转向叶开,“小子,你现在把东西交出来,祖奶奶可以饶你一命,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正在雷劫金光中接受疗伤和升级的蒋云斌落了下来。

发现自己的万魔度厄棒不见了,顿时身上邪气弥漫:“谁偷了我的棒子?立即交出来!”

“他!”

花想容、水冰月以及乌灵,齐刷刷手指指向叶开。

叶开神色一紧,这时候可不是逞能的时机。

灵力一动,顿时消失在众人面前,好像刚才出现的只是一道投影。

“啊——”

“混蛋,那个人呢?”

“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消失?”

几个人立即展开神念,在周围方圆千米范围内搜索,但是一无所获。

甚至将搜索范围扩大十倍,还是没有。

蒋云斌暴跳如雷,气的要吐血,那万魔度厄棒可不简单,是当初冥魔一族留给血煞门的,这种东西炼制起来非常困难,耗费巨大,整个冥魔世界也就一只手可以数过来,仙子竟然一不小心给丢了!这也怪他自己不小心,在渡过雷劫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将棒子收回去,可因为这具身体拥有天灵根,他太兴奋了,进步神速,忘乎所以,结果……

“吼,混蛋,给老子滚出来!”

蒋云斌大声咆哮,可是屁用没有,叶开已经遁入地皇塔,跟叶凰一起研究万魔度厄棒。

这一次他还真要感谢母牛乌灵,要不是她中途一斩,这玩意现在肯定被花想容收了,再要抢过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与此同时,乌灵忽然出手。

庞大的身躯一闪,朝水冰月攻击。

她刚刚已经说了,要在她雪白的俏脸上画牛角,自然不能食言。

水冰月早就留意她,见她出手,立即脚步一错,往旁边急速闪退,同时挥起手里的圆月弯刀,斩向她的手臂。

“当——”

弯刀砍在斧子上,发出一阵震响。

水冰月只觉手掌一麻,右手虎口顿时震裂,鲜血飞溅。

乌灵的修为比她高了一个等级,加上牛头人本来就是力量见长,水冰月怎么可能在硬碰硬中占得便宜?

花想容紧急救援,缠丝锁心链猛的一甩,尖端在空中形成一个直角,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攻击乌灵的背部。

乌灵的脸上出现一抹残忍的笑。

她竟然不管不顾,只是另外召唤出一把巨大的砍刀,挡在自己身后,而攻击水冰月的动作丝毫不停,甚至更加凌厉。水冰月吓的额头冷汗直冒,一股死亡的危机涌上心头,拼命架起最强防御。

“呛——”

一声脆响,花想容锁链击在砍刀上,虽然震的乌灵一阵胸痛,但对她的动作反而又加快几分。

水冰月匆忙中回手一斩,却因为先前被叶开击穿一个血洞,动作慢了那么万分之一秒,结果乌灵的爪子狠狠划过她的俏脸。

“啊呀——”

一声惨叫。

水冰月刚刚还美丽傲骄的脸上,顿时留下三道深深抓痕,不仅鲜血横流,连肉都少了三片。

尽管没有真个在脸上画上牛角,但毁容是实打实的事情。

水冰月捂着脸,痛苦的叫道:“师姐,帮我杀了她!”

可就在花想容再度攻击向乌灵的时候,在旁边目泛凶光的蒋云斌也动手了,邪恶的魔气将三个人全部笼罩,失去万魔度厄棒的暴躁全部发泄到她们的身上。

“白骨天象!”

“蚀魂夺魄!”

一排排白骨从地里突然冒出来,将三个人全部围住。

然后是一大团黑漆漆的魔雾,将三人笼罩。

原本跟花想容纠缠,并且还想找机会割掉水冰月一只团子的乌灵,身体瞬间激灵了一下,尖叫道:“冥魔邪气?!你是冥魔世界出来的东西?!”

花想容也大吃一惊,刚才只以为他是普通的魔门修士,没想到却是冥魔外敌。

亏得她们刚才为了他的渡劫法宝出手抢夺,说出去真是要笑死人了。

她大声提醒水冰月:“师妹,小心冥魔邪气,不要让她侵蚀你的经脉,用本门真气封闭自身。”

然而,冥魔邪气可不单单会侵蚀经脉,同样能从皮肤中钻进去。

特别是有破损的皮肤。

水冰月脸部和胳膊都有伤口,马上感觉不对劲,已经有邪气侵入。

花想容焦急传音:“母牛,这个家伙是冥魔一族,咱们隐门之间的恩怨,可以下次再算,这次合理破除这该死的白骨。”

乌灵哼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再撑一会,那个小贱人就先完蛋了,我开心还来不及。”

花想容怒道:“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本来几个人一同抵御将蒋云斌的冥魔邪气,以及正在逐渐收拢的白骨天象,但花想容担心师妹,一怒之下不抵御了,灵力加注到水冰月身上,帮她抵抗邪气入侵,如此一来,乌灵就感觉特别吃力了,可又不能真的放弃,放弃就等于自杀。

母牛叫起来:“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一起用大招,该死的!”

“三,二,一……”

“轰轰——”

两声炸鸣,白骨天象被两股合在一起的庞大真元冲毁。

好就好在花想容智商在线,联合乌灵并没有开口说出来,而是用神念传音,两人的交流并没有暴露给将云斌,以至于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她们都是分神期高手,一起合作的真元何等庞大。

不仅白骨尽毁,蒋云斌也被炸得猛吐一口黑血,再不想仗着冥魔邪气杀她们泄愤,立即逃遁而走。

花想容和乌灵的消耗也有点大。

再打下去肯定就是两败俱伤,两人,明智的选择退走,花想容抱起水冰月冲天而起,乌灵也捂着胸口狂退,刚刚还杀意凛然的地方,分分钟恢复了平静。

恢复的阳光照射下,依然是蓬勃的朝气。

叶开在地皇塔里呆了一阵,看见外面没了动静,立即跑出来遁走。

当重新回到房车那里时,却听见了陶沫沫的呼救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