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死也不喝/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吗?”

“我摸到你的屁股了吗?”

“这是你的屁股吗?”

叶开一连问了三遍,还用手指捏了捏,真的挺软挺有弹性。

陶沫沫可不是沐宝宝,顿时满脸通红,眼神愤怒加羞涩:“你还捏,我又咬你了啊!你这个人能不能不要整天耍流氓?”

叶开干笑道:“这个,我没耍流氓啊,是你没法走路,我好心抱你……还别说,你胸小,屁股挺大,这个地方全都是屁股,我的手怎么样都会碰到,条件有限,情况危急,您老就将就将就……”

话音刚落,他的嘴角就一只手重重的捏住,扯开。

“混蛋,你才都是屁股,你全身都是屁股!”

“好吧,你现在被我的屁股抱着,你还勾着我的屁股,你的身体靠在我的屁股里,你还用手捏着我的屁股,都裂开了口子!”

陶沫沫被他一连串屁股气得差点要笑:“神经病,下流的坏东西,你可别教坏了宝宝。”

“这点你绝对可以放心,宝宝比我坏多了,哦,她以前是跟着你的。”

“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教坏了宝宝,她是天生的,你……你也是天生的,你们两个天生一……对了,糟糕了,糟糕了,我刚刚打电话给宝宝了,她说过来跟我们汇合的,我当时看了一下两边距离,只有五十公里不到,她应该来的挺快,不会跟那个丑八怪撞到吧?那样的话……我就害死她了啊!”

叶开被她一说也着急起来,语气不太好的说:“你打电话叫她来干嘛?”

陶沫沫眼圈一红:“你凶什么凶?我是让她过来一起寻宝啊,有宝宝在,我就不怕被你欺负,你这个家伙,色胆包天,连沐欣姑姑都不放过,我怕跟你一起,不用一天就被吃了。”

“放心,我吃猪,不吃人。”

“你才是猪,色猪,猪屁股!”

叶开想想,自己和陶沫沫突然消失离开,蒋云斌应该不会傻乎乎的在原地等待,而自己一刀斩断房车,动静挺大,应该会马上有人过去查看,所以宝宝就算到了应该也不太可能遇得上蒋云斌。

叶开抱着陶沫沫,两人像冤家似的打着嘴仗上路,倒也不觉寂寞。

可这样的好心情很快被现实打败,叶开在沙漠中一直沿着直线行走,速度很快,照他自己估算,应该已经走了上百公里的路程,竟然一个水源都没有找到,陶沫沫被太阳晒的脸颊通红,嘴唇都快干裂了。

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情跟叶开斗嘴。

脑袋埋在他的脖子处,低着脑袋,昏昏沉沉。

就算她没有走一步路,也感觉非常疲劳,没有一点力气。

那是脱水了。

叶开倒还好,玄级妖修的境界摆在那里,加上自从修炼了炎黄战神体,肉身修为非常高,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事。

“沫沫,你忍着点,我一定会找到水源的!”他焦急起来,安慰她的同时也在安慰自己,在缺水缺粮的情况下,消耗的就是灵力,而没有补充的灵力,用一点少一点,这个鬼地方又实在诡异,他都走了这么久,竟然全都是一片大沙漠。

不知何时,太阳西斜,渐渐在地平线上消失。

整个世界一片漆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

刺骨的寒冷。

刚才还热到要扒皮,晚上就冷得打哆嗦。

“嘚嘚嘚,嘚嘚嘚……”陶沫沫的牙齿在打架,“好冷啊,叶开,我冷!”

她越发虚弱了。

叶开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一股灵力输入进她的体内。

她的精神稍微好了点,两条长腿缩成一团,相互绞着可以少散发一点温度。

“这个鬼地方!”

叶开吐槽了一句,知道现在肯定不能继续走了。

一脚重重跺在地上,沙漠之地顿时出现一个大坑,他赶紧抱着她跳进去,布置一个护罩在两人的头顶,再用黄沙将两人的身体完全覆盖……如此倒真的能抵御一下外面的寒冷,毕竟沙子下面吸收了白天的热量,没有完全散发。

“好些了吗?”叶开问她。

“嗯,就是有点重。”她弱弱的说,在这里她完全看不见,只能用身体感受到叶开的存在,尽管此刻的姿势无比暧昧,却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在这里,也只有躺在他的怀里,才能心安。

叶开道:“那我帮你挡着点。”

他将身体微微侧过去,到她的身上,阻挡上面沙子的重力。

可如此一来,陶沫沫更加难过:“更重了,你好重啊!”

“啊——”

叶开重新调整,最后往上挪了挪,才找到两个人都比较舒服的姿势。

过了好一会,陶沫沫说道:“叶开,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别胡说,我不会让你死的,明天……我一定会找到水源,一定。”

“真的,我现在就感觉……不行了,我……我太渴了,要是能有一瓶哇哈哈纯净水就……就好了,我愿意……用任何东西,去换。”

叶开顿时黑线,有水就好了,还哇哈哈纯净水,打广告吗?

不过听她这么说,他也万分焦急,忽然灵光一闪道:“陶沫沫,你有尿吗?”

她闭着眼睛道:“没有,一点都没有,我一天没尿了,肯定是蒸发了。”

她已经有点迷糊了,不然按着清醒时候的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叶开就说:“我有点……你等一下。”

“等?你想干什么?”

“给你喝啊,事急从权,为了活下去,就不要嫌弃了。”

“不……我死也不喝……你的尿。”

“可是你……”

“死也,不喝,不喝……”

她越说,声音越小。

叶开眉头皱紧,非常担心,最后心一横,嘴巴动了两下,一口堵上了她的唇。

她以前的唇很光滑的,红粉红粉,非常诱人犯罪;但是现在干巴巴的,就好像龟裂的黄土高坡,甚至吻上去的时候还有点毛糙的痛,他用舌头顶开她的唇,她的牙齿……非常容易,他只是轻轻一送,舌头就入了她的口腔,她迷糊的没有任何抵抗。

然后,他将一口水渡了进去。

没错,那是口水,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陶沫沫迷迷糊糊中好像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捧着她的团子喝奶,好舒服!

结果就是,叶开感觉舌头都要被吮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