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生不同衾死同穴/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陶沫沫真的将他的舌头当成奶嘴了。

连番用力的吮吸,就算是真奶嘴也受不了啊,很快,叶开就觉得自己舌尖有点火辣辣的生痛,原因是这家伙吸吮不到更多的水分,下意识的用牙齿咬了。

没办法,叶开只能尽量分泌出更多的水分……

这说起来真的不太赏心悦目,但对当事人的陶沫沫而言,却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甘露。

这样不知道多久,她似乎满足了,嘴上的力气泄掉了,将脑袋钻在叶开的下巴那儿,像一头小猫一样蜷缩起自己,躲在他的怀中,缓缓睡了过去。

…………

与此同时,外界的沐家和陶家,此刻已经完全乱套了。

因为沐宝宝一个电话打出去,将事情告诉了叶开儿子的母亲,沐欣!

沐欣也算一孕傻三年,有了儿子后全身心都在儿子的身上,仿佛标准的全职太太,对突然出现的危机和可能会出现的噩耗,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然后……这个事情就传到了沐家和陶家的耳朵里。

两家人立即出动所有能量,到现场勘查,调取大量资源资料,最后却因为蒋云斌的那次雷劫,电力系统全部被毁坏,那一段时间监控设备完全是瘫痪的,所以别说找到他们两人现在的位置,连当时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零琦玉眼神愤怒,仰天悲呼:“姓叶的混账东西啊,祸害了沐家的女人还不够,还要来祸害我的闺女!你最好保证我家女儿平平安安,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就跟你没完!你要死自己死,被带上我女儿!”

陶大雨拉了她一下:“小玉,别乱说话。”

零琦玉气不打一处来:“陶大雨,你个没用的东西,我让你去把女儿找回来,你是怎么做的?你就是这么当爹的啊?你是不是巴不得自己女儿给别人当小老婆,不是,连小老婆都没份,那小子有什么好啊,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姑侄女一起服侍他上床,很有趣吗?”

此言一出,沐家的脸顿时难看了。

沐山现在怎么也是大夏国一号的爹,闻言大吼一声:“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你就急着攻击我们沐家?叶开是我们沐家的女婿,他现在失踪,难道我们不着急?”

陶大雨皱眉看看自家婆娘,看她阴沉着脸又要说话,连忙一指点倒了她。

再这么下去,陶沐两家就真要闹僵了。

“继续查!”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他们。”

陶大雨也说:“沐叔,我去找找我家老爷子,希望他能有什么办法;我想应该不用太担心,叶开的能力我有点了解,隐藏的手段绝对不少,我还想不到大夏国谁能杀掉他的,十有**是他们跑去了隐秘的地方,再不济,我家沫沫身上也有点保命手段的,比如上次宝宝经历过的虚空遁光符。”

陶大雨只是这么一说,却不幸言中。

且说陶沫沫吸了不少叶开的口水之后,马上要渴死的趋势好了很多。

只是躺在沙子下面,时间长了,温度也慢慢降低,她睡了一会后,又被冻醒了。

醒后第一件事,立即去抓摸叶开,直至捧上他的脸,呼吸到他身上还算熟悉的气息,心绪才平静下来……

“叶开?!”

“嗯!”

叶开应了一声,刚才陶沫沫睡着了,他可不敢睡,这个地方太过诡异,怎么也要想个办法出去,他决定明天要加快速度,至少要将水源的问题解决,不然的话,这种地方三天没有水,别说陶沫沫,他自己也撑不住。

“冷!”她身子缩了缩,“能……抱紧一点吗?”

她身上的衣服很单薄,其中一只袖子还不见了,胳膊和肩膀都露出大半边,自然怕冷。

她的手脚蹭着叶开,无意中手掌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想也不想,两只手就伸进了他的衣服里,贴着肉放在他的胸口,同时脚也抬起来……叶开的小兄弟被顶到,下意识的保护意识让他握住了她的脚,这才发现那脚冰的厉害,跟铁条似的,都要冻僵了。

于是赶紧帮她脱了鞋子,一只放在两腿中夹着,另一只用手捂着,将灵力转换为火属性能量,一点点传导。

脚上感受的温暖,使陶沫沫的心都要融化了,她闭着眼睛细心感受脚上轻轻摩挲的大掌,小声道:“叶开,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叶开摇摇头。

陶沫沫叹了口气:“我忽然想到一个词。”

“什么?”

“生不同衾,死同穴。”

“那好像是用来形容夫妻的。”叶开皱了下眉头说,现在这样说有点不太吉利,他可不想这么轻易放弃生命。

“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肯定不甘心和我死在一起,你还有那么多……女朋友。”

“别想那么多,生命珍贵,就算你也是我女朋友,我也不甘心这么死掉,先养精蓄锐,明天我一定会找到水。”

“水?是啊,为什么我现在不觉得很渴了……你,你不会真给我喝尿了吧?”

“没有,不是尿。”

“那是什么?”

“你还是别问了,我怕你吐出来。”

听见她这么说,陶沫沫真的要吐了,心想:不是尿,总不能是屎吧?感受了一下嘴巴,倒也没有臭味。

她不甘心道:“你就说吧,说不准就要死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叶开嘴巴砸了几下。

结果还没说,她就明白了:“是你嘴里的……”

想到刚才的梦,没料到那乳汁竟然是他的口水,简直颠覆了陶大校花这么多年来的人生观,果然想想都要吐,但她马上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他是怎么给将自己吃的?

叶开满脸尴尬。

这事说好听是救人,说难听就是趁她神志不清强行猥亵,这可真是掉节操的事啊!

没想到过了一阵,她轻声道:“叶开,我又渴了。”

“可是没水啊,要不,先忍忍。”

“忍不了,快渴死了。”

“我其实也不多,你要省着点……而且,我的舌头刚才被你吮破了,现在还疼。”

陶沫沫脸上一阵娇羞,终于明白了,原来他是这么喂自己水的。

要不要,再试试呢?

叶开也在想,要不要再给她解渴呢?只是现在她是清醒的,这就太难为情了。

正在这时,陶沫沫忽然感觉后背上有什么东西拱过,绝对不是叶开的手,顿时屁股一紧想爬起来,惊恐的说:“叶开,我身下有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