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你第一眼看我哪里/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其实只是一瞬间的变化。

眨眼间,周围的环境就不一样了,巨大的沙坑不见了,金身佛像不见了,几万条膜拜的双头蛇也不见了。

但是放眼处,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陶沫沫双手紧紧抓着叶开:“发生了什么事?佛像呢,怎么不见了,难道是幻觉?”

叶开也有点茫然,刚才伏虎和尚可明确告诉他,那是个他自己用伏虎印制造出来的沙漠小世界,真身藏于其中,就是为了躲避燃灯老秃驴的,而出来后,应该离开了啊!

怎么还是沙漠?

难道那一切真的都是幻觉不成?

正在这时,陶沫沫看见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正是证道蒲团和天花妙坠旗。

她确定两人进去的时候他手里什么都没有的,惊奇的问道:“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呃……”

看见这两样,叶开确定刚才的并非梦境,而是真实,“没什么,防身用的。”

他心中一动,两件东西顿时收入地皇塔中……地皇塔又可以用了。

而叶凰的传音也适时响起:“叶开,前几天怎么回事,地皇塔的空间能力被限制了,一点都感应不到外面的情况,连跟你传音都失败了?”

叶开道:“确实遇到了点事情,不过没事,是好事,等一会空了再告诉你。”

叶凰大为不满:“臭小子,你这是存心郁闷我,快说,你传个念头给我,我就知道了,还等个屁啊!我帮你参考参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说不准你遇上了坏事不自知呢!”

叶开知道她是关心自己,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顿时将发生的事情用念头传过去,的确比说话省心无数倍,并且也更清楚。

“伏虎罗汉,燃灯……”

叶凰听了立即一个头两个大。

心里想:当初跟这臭小子缔结神魂契约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最普通最普通的凡人,没想到抽丝剥茧之后,竟然大有来头,当时知道是佛陀转世就感觉不可思议了,现在更离谱,罗汉尊者牵扯了进来,还把燃灯给敲出来了。

燃灯是谁?

她当然有所了解,西天佛宗三大教头人物之一,专修过去的燃灯古佛。

真是能闹啊!

从西天佛宗叛离出来,这要是传出去被知道了,绝壁要被漫天神佛追杀到死啊!

叶凰忽然感觉自己惹来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不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神魂共享契约一旦签订,永世不能反悔,如今两人的命运等于连在一起,是没办法改变的了。

“呼——”

叶凰长长舒了口气,将心底的担忧全部抛开,“知道了,你好好加油,没什么可怕的。”

这句话说完,她就去研究那两件法宝去了。

叶开顺手抓了两大瓶矿泉水出来,一瓶给陶沫沫,拧开,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

陶沫沫微微愣了愣,不过现在确实也渴的厉害了,没有说多余的话,也马上敞开肚皮喝水,透明的水液从嘴边流下,打湿了胸前大片衣服……那衣服本就破损,还缺了一大只袖子,此刻呈现出半透明状态,里面一只奶黄色BRA清清楚楚映在外面。

叶开目光闪烁的看了两眼,紧接着掏出一件衣服给她。

陶沫沫表情一滞,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春光乍泄,又羞又气的瞪了他一眼,连忙把衣服穿上。

…………

陶沫沫的手机早就在房车里的时候落下。

叶开拿出来想看看具体所在的位置,偏偏这里别说网络信号了,连GPS都没有任何反应,真是一个见鬼的地方。

幸亏这里已经是凡人世界,不禁空。

叶开从叶凰手中把天花妙坠旗拿了过来,这件法宝的级别暂时不知,但怎么也应该不弱于先天灵宝级别,伏虎交给他的时候曾经介绍:此旗夺天地造化,为北方混沌所生,可朦胧乾坤,颠倒五行,用此旗蒙蔽敌人,隐藏自己行踪,轻而易举;另外,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飞行法宝,可载人载物,可大可小。

“哗啦!”

天花妙坠旗在空中一扬立即化为一面彩旗,又如一张地毯,飘于两人面前。

“这个是……魔毯?”陶沫沫惊讶的说道。

“魔毯?”

叶开想起曾经一个动画片中的画面,笑着点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现在我们乘坐魔毯离开。”

天花妙坠旗的功能用来带人飞行那是杀鸡用牛刀,这可比御刀飞行舒服了不知道多少,并且这法宝自带防护罩功能,自带隐形阵法飞,坐在上面又舒服又安全,还可大小选择。

叶开舒服的直接躺在上面,哪知道一侧脸,就看到了陶沫沫的裙底风光。

“啪!”

一只灰不溜秋的小脚往他脸上踹过来。

她之前一直赤脚站在地上,能不脏才怪了。

他连忙一条避开:“哇,你的脚底踩到狗屎了,这么脏!跟烤年糕一样。”

“你才烤年糕,你才踩狗屎!”

她低头看了看,发现确实很脏,一时间也难为情,就要在天花妙坠旗上面擦。

叶开心头血都要出来了,连忙一把扑上:“等等,等等,我给你洗还不行吗,这可是宝贝,你居然想把它当成擦脚布,简直是在犯罪。”

“你要给我洗脚啊?!”

陶大小姐表情微微怪异,心跳有点加快,不过想到这恋足癖早就把玩了自己的玉足不知道多久,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可要洗干净点。”

叶开把她双脚放到天花妙坠旗外面,然后弄了一大桶水,仔仔细细的给她洗干净,连脚趾缝都不放过。

等到全部洗完,陶大小姐的脸已经熏红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男人给她洗脚,这滋味,说不暧昧都不可能。

“喂,你怎么会有恋足癖这种……嗜好?以前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是怕你弄脏我的宝贝。”叶开洗了洗手说。

“你当我是宝宝那么好骗?看你刚才那表情,恨不得要把本小姐的脚给吃了,真是变态,脚有什么好喜欢的?”

叶开嘿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的脚呢,是女人第二张脸,脸漂亮的女人脚不一定美,但脚美的女人一定人也美。”

陶沫沫道:“歪理邪说,从来没听过,是你心理变态,猥琐,下流。”

叶开道:“那可不对,还有句话,男人看女人,粗俗的男人第一眼看脸,淫荡男人第一眼看胸,肤浅男人第一眼看腰,雅致的男人第一眼看脚。”

“切,那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你看什么了?”

“我……好像是,看屁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