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危急/死人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伏羲琴的威力之下,莫说是吴越天生被克制,便是不被克制,以她此时虚弱的状态,也根本无法应对。!

眼看那天雷即将落下,我下意识的便抬脚往前踏出一步,准备帮助吴越应对这伏羲琴唤出的天雷。但在此时,陆振阳却也往前踏出一步,正好挡在我面前。

我被迫停住了脚步,抬眼怒视陆振阳。

陆振阳却对我的目光毫无反应,目光之依旧带着玩味,慢悠悠的开口道,“虽然我也挺瞧不龙虎山这些牛鼻子,不过我跟他们有约定,进这蚩尤墓后,他们帮我获取蚩尤传承,我帮他们带回伏羲琴魂。所以呢,你还是一边呆着,莫要插手为好。”

我深吸了口气,没再继续动手。陆振阳的修为根本不是我能应付的,他既然出手阻拦,我根本无力再帮吴越,一切只能看她自己了。

在陆振阳话音落下的同时,吴越也有了动作,她双手抬起,双手如先前一般接连挥动,但不同的是,这一次,随着手的动作,吴越头顶之,慢慢浮现出了一床氤氲着白光的瑶琴虚影,琴身之宝光流转,看起来竟是跟那道子手的伏羲琴一模一样。

这瑶琴虚影浮现的动作看似很慢,但却在天雷劈下之前,完全挡在了吴越的头顶,下一秒钟,天雷呼啸而下,与那瑶琴虚影碰触之后,却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直接消失不见,仿佛被那瑶琴虚影直接吞噬了一般。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松了口气,虽然吴越说自己面对伏羲琴没有任何机会,但从眼前这情况来看,似乎她也不是完全没有自保之力。

我放松的同时,那道子却是目光一凝,脱口道,“不愧是琴魂,竟能虚化出伏羲琴,借用其力量!”

说完,他冷冷一笑,继续又道,“执掌伏羲琴数年,本座还从未见过拥有琴魂的伏羲琴是何威力,如今看来,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李淳旭,拿琴匣出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满头白发的李淳旭面色瞬间又是一变,露出不忍之色,但却不敢忤逆道子的话语,伸手在手腕处一抹,旋即便有一个漆黑狭长的琴匣出现在他手。

见到这琴匣,吴越的面色变得愈发苍白,我虽然不知道这琴匣有何用,但只看吴越面容,也知道此物对她定然更加克制。

我心里不由再度担心起来,因为有陆振阳的阻挠,我无法出手相助,只能转头往胖子那边看了一眼,此时那些塑像之,阵法之力愈发明显,而且肉眼可辨能看出有六座九宫大阵已经布置完成。

跟刚才相,胖子的速度明显又增快了许多,只要吴越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等胖子的阵法布置完成,我们便能摆脱陆振阳和龙虎山道士的纠缠,进入后面的山洞里去。

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往往不尽如人意,李淳旭将琴匣拿出来之后,一旁的道子伸手便取了过去,然后直接将其抛飞到了空。

在李淳旭手的时候,那漆黑琴匣看起来不过半米长,但被道子抛飞起来之后,琴匣却迅速涨大,最终竟是生生长成一副棺材的模样,竖立在那道子头顶之。

与此同时,那道子阖双眼,双手捏印立于胸前,嘴唇不断翕动,明显是在催动琴匣。

吴越此时依旧操控着伏羲琴虚影,但却没有动作,只是怔怔看着半空巨大的琴匣,也不知是在等道子先动手,还是已经绝望放弃。

我心急如焚,再次回头往胖子身看去,他此时却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停在一个塑像跟前,双手按在塑像身,一动不动的也不知在做什么。

在此时,道子猛地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似是蕴着神光,直盯盯的看着吴越,高声呵道,“伏羲琴,归位!”

随着这声爆喝,立在他头顶棺材一般的琴匣忽然震动起来,不一会儿,琴匣的盖子忽然脱落,紧跟着,一股磅礴之力,仿佛深海里章鱼一般,从琴匣之爬了出来,挥舞着漆黑的触手往吴越身落去。

吴越此时也终于有了动作,葱白一般纤细的十指在伏羲琴虚影横来拂去,挑揉滑颤,瞬间变幻无数动作,以至于双手也成了虚影,根本看不真切。

随着她的动作,伏羲琴虚影之,逐渐有声音发出,由缓入急,初时清脆,片刻之后,便成了铁马金戈之音,听来毫无规律可言,但却能够极好的调动旁人的心绪,更是在她身后勾勒出无数条手握宝剑的巨手,仿佛千手观音一般,与那棺材大小的琴匣遥遥对峙。

漆黑的触手灵蛇一般越过天空,直直落在吴越面前,吴越也不示弱,右手一劈,伏羲琴的琴弦在她的手下铮铮作响,驱使着身后数目庞大的手臂,迎了去。

从修为来说,吴越并不道子差,那握着宝剑的巨手气势也很足,甚至在我看来,有隐隐压倒漆黑触手之势,但诡异的是,双方接触之后,那漆黑触手,却好似烙铁落到了雪地一般,直直崩断了无数条巨手,直奔吴越而来,吴越竟是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怪不得吴越先前表现的那般绝望,这触手的克制之力,竟然根本不给吴越反抗的机会。

吴越的身影连连后退,双手的动作愈发迅捷起来,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多挥舞着宝剑的巨手出现,每一只巨手,都带着阳神巅峰的气息,强悍到了极点,但再多的数量却也无法对抗这种天生压制。那漆黑触手依旧一往无前,只是速度略略放慢了几分。

如此进行下去,吴越定然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心里更加着急,再度转头去看胖子的情况,此时我和吴越都没有任何办法,所有希望,都只能寄托在胖子的身。

这时候胖子终于动了起来,随着他的游走,那些塑像之,阵法之力再次生出,第七座九宫阵已经逐渐浮现出来。

他这边虽然有所进展,但也不知是不是我接二连三的回头观望,让陆振阳生出了疑心,他本来目光集在吴越和道子之间,此时却忽然转过头来,对着胖子看了过去。

此时塑像群的阵法之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惊人的程度,陆振阳虽然对阵法一道也不太精通,但他毕竟吃过十绝阵的亏,所以只是一眼,他便明显发觉了不对,沉默了看了数秒钟,紧接着便抬脚往胖子那边过去。

胖子身寄托着我们最后的希望,若是被陆振阳识破,那我们可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这时候我也顾不是不是陆振阳的对手了,咬牙直接跨步前,挡在了他身前。

陆振阳阴鸷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之透露着浓浓的愤怒,没有废话,直接右手一挥,整个人飞到了空,从我头顶越过,往胖子那边落去。

我愈发心急,咬咬牙,再度追了过去,只是陆振阳的速度极快,根本不是我能追的,若是让他到了胖子身前,莫说继续布置阵法,恐怕胖子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直接便要交代在这里。

想到此处,我再不犹豫,张口一喷,将轩辕剑祭了出来。

轩辕剑乃是古神器,又被我以孕剑术祭练了如此之久,早已与我达到了心神相通的地步,感应到了我的着急,它也不再空做多停留,颤抖着爆发出一阵嗡鸣,直奔陆振阳而去。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