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蚕茧/死人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出决定之后,我和胖子立刻开始了行动。

胖子依旧坐在铜像头顶,调动着残存的阵法之力,而我则是从铜像肩头一跃而下,寻着陆振阳所在的位置过去。

方才进到十绝阵内,我直接便被胖子带到了铜像之上,并未看到陆振阳,此时走到胖子所说的位置,往前一看,这才看到前方数个巨大铜像的脚下,一个血红色的气团横在那里,仿佛巨大的血色蚕茧一般。

虽然看不清这蚕茧之内的情形,但结合胖子方才所说,这很明显就是陆振阳的护体屏障了。

面对陆振阳,怎么小心都不过分。我深吸口气,将体内恢复了一部分的真元调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血色蚕茧旁走过去。越走到近处,脚下震动便愈发剧烈,以至于我踏出天罡九步。才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方才胖子说的时候,我还没什么直观感受,此时近距离体会到这种强烈的震动,我心里愈发惊骇,就像胖子说的那样,陆振阳此时所积蓄的,一定是毁天灭地的力量,等他彻底完成之后,十绝阵绝对无法再继续维持,而我和胖子,也难逃性命。

再次确认了这点之后,我也顾不得稳妥了,谁知道陆振阳还需要多久时间,早一分动手,才能多一分胜算。

我一咬牙。体内真元快速涌出,脚下连踏几步,天罡九步的作用之下,周遭的震动之力被我全部无视,飞速行至陆振阳所在的那个血色蚕茧身旁。

走近之后,我仔细看了一眼眼前的蚕茧,上面缭绕着浓郁的血气,看起来跟这蚩尤墓内的血气极为相似。这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陆振阳接受过蚩尤传承,能操纵蚩尤墓内的血气,也不算什么。

现在最关键的是,破掉这个血气屏障,我小心翼翼的伸手往血色蚕茧上触碰了一下,一开始什么都摸不到,手指从血色雾气之中,直接穿了过去。等前行越一寸距离之后,手指依旧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但却有一股灼烧般的剧痛传了过来,仿佛这蚕茧之内有某种强酸液体一般,带着强烈的腐蚀感。

我赶忙将手收了回来,心里却微微安定了几分。虽然蚕茧内的力量不俗,但我能确定的一点是,此时蚕茧内的陆振阳应该没什么反击能力,我能不能破开这蚕茧还不好说,但起码不用担心破除蚕茧时,遭到陆振阳的突袭。

想破除屏障,自然需要以点破面,所以我一张口,便将轩辕剑喷吐出来。

身为上古十大神器,轩辕剑的尖锐自然不用怀疑。唯一不好的消息是,我此时体内真元损耗极大,不知能将轩辕剑的威力催动几分。

当然,不管能发出几分力量,现在也不能再等下去。我拿出轩辕剑后,将体内真元尽数灌输于其内,抬头对着远处的胖子道,“我马上刺破这蚕茧,你操纵阵法之力,随着我的剑尖,一道攻击蚕茧,明白了吗?”

胖子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立刻便有一股疾风飞卷过来,绕着我身旁盘旋,显然是十绝阵的力量。

各自都做好了准备,我没再犹豫,操纵着轩辕剑,以有情剑道之力。将所有力量积蕴到剑尖的一点上,与此同时,双目连续睁闭两下,洞明之力瞬间出现,盯着那血色蚕茧。寻到一处薄弱节点,猛地将轩辕剑送了出去!

随着我的动作,盘旋在我身旁的那股疾风,后发而限制,瞬间便出现在了轩辕剑体之上。

轩辕剑身为上古宝物,剑体自带排斥之力,眼看便要将这疾风排斥开来,不过在我的操纵下,并未发力,胖子催动的这股疾风顺利来到轩辕剑的剑体之上,同样汇聚到剑尖处,一道往血色蚕茧上直直冲去。

剑尖刚刚触碰到蚕茧之时,我便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便往后倒飞出去,连手中的轩辕剑都脱手而去。摔到了一旁。

落地之后,我才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从蚕茧处传来。与此同时,我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吐出来。

破开屏障了吗?我心里带着疑问,顾不得内腑中的伤势,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抬头往蚕茧上看去。

依旧还是一片血雾缭绕,就连方才剑尖所触碰的位置,也与先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四周天地间的震动却消散了不少,很明显,这结合了十绝阵之力的一剑,虽然没有破开这血色蚕茧,但却成功扰乱了陆振阳。让他没有办法集中经历催动这种不知名的术法。

结果不算太坏,但问题是我体内的真元已经耗费完毕,不知胖子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吸了口气,压制住体内的伤势,转头对胖子询问他现在的情况。

胖子告诉我说,方才那一击,他将十绝阵残存之力全部催动了出去,现在也需要时间,才能继续积蓄起足够的力量。

我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真元消耗完毕,我也需要时间,才能从玉环内的真龙气中得到足够的补充。

很快分析明白了眼前的局势,我立刻对胖子道,“从现在开始,我俩都迅速恢复力量,半个时辰之后,再度出手,你看如何?”

胖子点点头,立刻闭上了眼睛,手中繁复的印诀接连而出。牵动着整个十绝阵内所有的青铜巨像,使得这些青铜巨像盘坐于地,头顶之中,各自升腾起白色雾气,宛若丝线一般,统统往胖子的双手中汇聚过去。

顾不得感慨十绝阵的神奇,我也迅速盘坐于地上,将玉环拿出,体内残存的微弱一丝真元迅速进行周天运转,将玉环内的真龙脉不断吞噬。进入天脉之内,化作真元。

虽然此时情况紧急,但我还是约定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不是因为我不担心陆振阳这边提前醒来,而是方才那一击。让我意识到,如果我和胖子没有彻底准备好,下一击的威力不够,依旧还是做无用功。与其如此,倒不如我们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起来,尽我们最大能力,如果那样还无法破除陆振阳的屏障,那么,剩下的唯一一条路就是逃跑了。

当然,虽然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恢复真元的过程中,我还是留了一部分注意力在那蚕茧之上,如果陆振阳真的提前醒来,虽然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也绝不会束手待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体内的真元逐渐恢复到了约莫半数,心里却愈发焦急起来。因为陆振阳所在的那个血色蚕茧四周,先前消逝的震动之力再度出现,而且比之先前更加猛烈了几分,以至于十绝阵内的青铜巨像不住晃动,彼此身体撞击到一起,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很明显,陆振阳那边也从刚才轩辕剑的一击之中恢复过来,再度催动了那种恐怖的术法。

我心里犹豫了起来,到底是停下真元恢复,现在就联手胖子再尝试破除陆振阳的血色屏障,还是按照原计划,等半个时辰之后,我二人的力量都全部恢复之后?

此时再度尝试的话,如果依旧不能破开这蚕茧,陆振阳绝对不会给我和胖子第二次机会。若按照原计划,等半个时辰之后,我和胖子恢复全力,破开蚕茧的希望自然大增,但瞧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陆振阳在这之前,便会完成术法,破掉十绝阵。

心里正思忖着拿不定主意,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一串脚步声,我转头一看,身后的圣山之上,一道黑色身影正沿着那条青石小径迅速朝我们跑过来,不是柳如絮是谁?

我心里顿时一喜,他已经解决了龙虎山那三个天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