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听大孙子的/官涯无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秋晚宴结束,楚天齐被叫到老爷子房间,一同在场的,还有楚玉良、徐卫华和李卫民父女。

环顾众人一圈,徐大壮直接道:“后天你们都该上班了,明天雄飞也要回柳林堡,趁着今天这个时间,有几件事咱们议一议。先说第一件,那就是天齐的工作问题,不能总做调研员吧?现在没外人,也不用讲规矩,怎么想就怎么说。”

“爸,我先说。”见到老爷子点头后,徐卫华继续道,“把天齐安排到发改委,是我和姐夫一起商量的。之前天齐是副处,就任调研员后,正处级别自然就解决了。在部委尤其是发改委这种大部上班,能够开阔眼界,提高官场认知水平,从现在来看,他在这些方面成长特别明显。

在发改委上班,也能接触一些部、厅级领导,这些都是以后可以借助的力量,好多人更会再次成为直接上司或同事,提前有了接触基础。有了调研员这个正处岗位过度,到市、县里面直接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主官,要比在县里升的快。另外,从部委去市、县,也比跨省市调动简单。我们商量的就是,等你醒来,看你的意见,再决定天齐的去向。”

李卫民接着说:“天齐是从基层起步,一步步奋斗到现在的,基层履历比较完善,但部委历练一直空白。这么安排丰富了他的履历,再加上两次特训,还有中央党校、省党校学习,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履历非常全面的处级干部。当然,履历只代表一种经历,实绩才是最根本的。在这将近九年时间里,他所做出的工作业绩,在同级别官员中还是很优秀的。只是由于他走仕途稍微晚了几年,前些年得到的助力也有限,否则现在成就应该不止这些。”

“哈哈,听你的意思,对这个女婿挺推崇呀。”徐大壮适时调侃了自己的女婿加秘书。

“本来就是嘛,人家就是优秀。”宁俊琦插了话。

“这外孙女也帮了腔。”徐大壮又转向宁俊琦,“那你有什么想法,也谈谈。”

让外公这么一点名,宁俊琦还不好意思了:“我尊重他的选择,大力支持他的工作,但不会随便干涉。”

“好家伙,父女俩一唱一和,琦琦还话里有话,天齐的后援团挺厉害的。”徐大壮笑着说,“我先声明一下,咱们大伙共同商讨,并不是干涉,也不是要左右天齐的选择,是为了多角度看问题,把事情考虑的更周到。”

宁俊琦“嘻嘻”一笑:“您太敏感了。”

说了声“鬼丫头”,徐大壮看向楚玉良:“雄飞,从你角度说说。”

楚玉良道:“首长,我一直住在乡下,以前在部队待的时间长,对官场并不熟悉,也不清楚里边的事。只能送给他几句话,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恳恳做事,清清白白为官,兢兢业业为公。”

徐大壮笑着说:“雄飞,你这总结挺准确,挺全面的,不比李秘书水平差。”

楚天齐发现,爷爷挺随和,还挺幽默,可能是人老了,也不在其位吧。当年若是这种性情,爸爸可能也不会离家出走。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如果爷爷当年便这么温和,那么就不是徐大壮,就不是枪林弹雨、白色恐怖中任由穿行的开国功臣了,爸爸自然也就不会遗传上那样的性格了。

徐大壮看向了孙子:“天齐,我们议的都是你的事,主要还得听你自己意见,你说说吧。”

刚才正在走神,听到爷爷点名,楚天齐赶忙收拢心神,略一沉吟,说道:“我走仕途纯是偶然,当时的理由有些偏激,只想着要当官,却没想着能当多大的官,想也是胡想。等着到乡里以后,接触上了那些具体工作,与农民打交道很多,更深的理解了他们的不易,就想着应该为他们做些事。其实这些年走过来,我就是奉行着那句俗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买红薯。

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就去了中央党校,一直到今年二月份毕业,期间包括特训的三个月。特训的三个月,我接受了特种军事训练,掌握了众多极端环境下的生存与战斗能力,自身的体能素质有了全方位提升。在中央党校的三个月学习,收获更大,政治素养、理论水平都有了提高,站位高了一些,格局也宽了不少。

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就去发改委工作,到现在已经七个月。在这段日子里,见识了部委工作的特点,学习了部委工作的技巧,接触了一些部、厅领导,眼界有所开阔,也参与了一些具体调研工作。只是这种时短时续的调研工作,我很不适应,也有些腻了,很想到下面去做些具体工作。

一直都是农民子弟,忽然就有了个功臣后代的身份,我还很不习惯,更没有以这个身份考虑问题,所以我前面说的,也主要是从自身常规发展来讲。我觉得以我的性格和履历看,更适合做具体务实工作,这也能更大限度发挥我的优势和特点。”

徐大壮道:“我也看出来了,你就不是纯粹坐办公室的性格,那你想去哪?具体说说。”

楚天齐回答:“具体的部门和地点没有,我还是想到县里去。”

“其实市里也可以考虑,以你现在的级别,去基层的话,也可以高挂半格。”徐卫华提出建议。

李卫民道:“县级市市委书记也是一个选项。”

楚天齐说:“高挂半格的虚职,太清闲了,我待不住。党委工作务虚多一些,我也没有相关经验,不如县长做的实际工作,常务也行。

“发改委正处级调研员,去做常务副县长,这怎么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犯错误了。”徐卫华马上反对。

“虽然书记、县长都是正处,可是份量却不一样。尤其在晋升的时候,县长升副厅的话,都必须要经过县委书记这一步。”李卫华也讲出不同意见,“你也表示没有党委工作经验,那就更应该补上这一课。”

楚天齐道:“可我也没有县里全面主政阅历,常务经历也没有,也应该补课呀。”

“正像姐夫说的,正处升副厅,县委书记几乎是必经的一步,处级局长直接升的都少。你知道吗,县长升书记这一步可不是一句话的事,至少需要两年,你这是舍近求远。”徐卫华做着进一步解读,“一个靠山不大的人,想从县长升县委书记都很难,要是从调研员直接就任的话,难度更大。趁着咱们有这种资源便利,你就应该把这过渡的一步省了。”

楚天齐有不同认识:“那要是依着家族能量强行高就的话,别人肯定不服,工作也不好开展,也容易让人说三道四呀。”

“天齐,我知道你很要强,但要想在官场发展,光凭自己能力,不借助家族或其它助力,是绝对没有前途的。再说了,好多纨绔子弟,根本就不能跟你比,照样能去做县委书记,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够胜任。”李卫民的话意味深长。

“姐夫说的对,每个人混官场,工作成绩肯定不可少,但也必须要有人提携才行。”徐卫华说的更直接,“就拿你自己来说,这些年是做了一些事,可要是没有领导赏识,你也升不到现在的位置,更不可能有后面的成绩。赵中直、郑义平、姐……琦琦爸,都在关键时刻帮过你。这你不否认吧?”

楚天齐做着解释:“我不是否认别人的帮助,也知道需要有人赏识、提携,可我也想把路走的更踏实一些,以免成为无根之木。”

就这样,三人你来我往,争论起来,各有各的观点,各有各的理由。争了半天,也没有统一意见。

徐大壮开了腔:“这样,这件事先放下,说一说第二件事,就是他们两人的婚事。两人都老大不小的,也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提前申明,决不包办,主要是趁着人都在,商量商量。琦琦,你先说说。”

宁俊琦迟疑了一会儿,看着楚天齐:“我听他的。”

“大孙子,那你说吧。”徐大壮示意着。

楚天齐回答:“我现在工作还没确定,刚到新地方也需要适应,还要开展工作,我觉得还是往后推推,近期先不考虑。”

“你俩都老大不小了,再往后推,年龄就更大了。”李卫民立刻反对,“还是早点解决了好。”

“今年三十二,再往后推的话,那生孩子得多大?”徐卫华也不赞成,“女人三十二、三生孩子,已经不小了。”

楚天齐马上道:“可是结婚、弄房子不是一句话的事,这些都需要占用时间,工作就……”

“什么时候都有工作,那也得结婚呀。”

“家庭稳定也更利于开展工作。”

李卫民、徐卫华一唱一和,与楚天齐又辩论起来。

看看争的不可开交,徐大壮重重咳嗽了两声,待现场静下来,才说道:“这都是孩子的事,还是以孩子意见为主吧,我听大孙子的。”

“爸。”

“爸。”

李卫民、徐卫华都盯着老爷子,面现焦急。

楚天齐则沾沾自喜。

而宁俊琦脸上神色不太自然。

“但是,第二件事最迟不能推一年,必须在明年‘十.一’前落实。”徐大壮又补充道,“回去睡觉吧,我累了。”

“啊?还说不包办。”楚天齐嘟囔了一句,站起身来。

宁俊琦则面露喜色,冲着楚天齐得意的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