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讽刺的六一礼物/官涯无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的一天开始,也是新的一周开始,还是新的一月开始,日子进入六月份。

早上刚一上班,沃原市党政楼七楼便是人影绰绰,许多处级单位党、政一把手来到这里。当然来的这些人没有集中在楼道,而是全堆在了‘7002’对面的屋子里。

本来屋子就不大,也就十来平米,一下子装了十多号人,整个屋子更显拥挤。

这么一来,李子藤别说是办公,就是坐的地方都没有。再说了,身边站的这些全是处级,自己一个科级也根本不能坐。

无法办公还是次要的,更麻烦的是这些人喋喋不休的唠叨。当然,这些人唠叨并不是埋怨,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他们都是请李子藤帮忙预约,想要拜见常务副市长大人,想要当面向楚市长认错。好多人已经暗下决心,任何方式都可采用,只要能求得楚市长的些许谅解,只求楚市长能够网开一面。

本来整栋楼里都是高级中央空调系统,温度也都设置在二十五度,这样的温度不冷不热,感觉很是舒适。怎耐这间小屋不同,狭小空间里塞着十多个二氧化碳生产箱,温度至少要高出四、五度来。再加之这些人本就心情燥热烦闷,一个个都是汗意涔涔,有人更是汗珠滚淌,衣衫尽湿。

尽管这些人热成这样,但却没人敢埋怨半分,也不敢去楼道里换气,生怕再遇上其他市领导,也生怕楚市长看到他们来回乱窜。

这些人不但要忍着闷热和心焦,还在不停的求着李子藤:

“李主任,楚市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市长什么时候能见我?”

“请李主任帮忙再预约预约。”

“李主任,请多多美言。”

平日里,这些官老爷对老百姓那是趾高气扬,现在竟然如热锅上的蚂蚁,好多人更是成了点头虫,满脸的卑贱之色。

看着这些人的样子,李子藤心中暗道“活该”,但表面也不能生硬得罪。自己不同于楚市长,说不准何时就犯到他们手里。他深知,官场好多人既能装孙子,更会做大爷,一旦得势,翻过手来,那会毫不留情。于是李子藤一边暗自揶揄,一边又得说着“市长还没说”、“等我再问问”之类的语句。

仅一楼道之隔的“7002”房间里,空气清新,温度适宜,但楚天齐表情并不轻松,既有着一丝愁绪,也不无忧虑。他愁的是整个棚户区改造事业,忧的是棚户区人民的生活,也忧的是如何妥善处置相关事项。

这次原南棚户区发生的事项,固然有其特殊情况,但也不排除共性特征。原南棚户区在市区里,就在市委、市政府眼皮子底下,这些人都敢这么弄。那些离着远一些的地方,正可谓山高皇帝远,更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无法无天的事呢。

在这次的强拆事件中,固然事情没有进一步恶化,那是自己提前多点介入,关键时段精心安排的结果。但这只是特殊时刻的特殊举措,不可能常态化,不可能永保万无一失。

本来关于拆迁事宜,省、市都有专门的条例,市里更有非常具体的实施细则,可这些单位却在执行过程中打折扣、打埋伏,致使整个拆迁工作严重走形。造成这一现状的,却又不是某一部门,也不只是某一人,而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把正常体系弄成了反常体系。

这才是楚天齐最头疼的,总不能把体系上的这些点全清除掉,把与之相关的人全换了吧,自己也根本做不到。那些人身后可都站着市委常委、市政府领导,个别人更有省领导撑腰。如果自己动作适当,那些后台不应也不会出头,如果幅度太大,那些人势必要进行阻挠,事情很可能就办不成。再说了,解决问题不能光靠换人来实现,而是要用制度、机制来保障。

只是要把一个有些变形的制度、机制扭正,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更不会一蹴而就。尤其还要保障相关细项机制的协调与配套,以免出现新的人为变形。

这些天以来,楚天齐就在想这个事情,尤其随着逐步调查清楚,他已经在做着相关纠偏准备。待到发生强拆事实以后,他又对这些方案进行了完善、补充,但现在还需要把这些方案统筹起来,这才是更费脑筋的事项。

“笃笃”,屋门敲响。

李子藤推门进屋,来在办公桌前。

对面的李子藤,头发湿漉漉的,额头也有汗粒,衣服上还现出汗迹湿痕。

看着李子藤这个样子,楚天齐笑着问:“怎么,洗桑拿了?”

李子藤苦笑了一下:“我这还算好的,来回出进屋子,汗也没少挥发,那些人更严重,有几个胖子简直就成了落汤鸡。”

楚天齐“哦”了一声:“是吗?那他们怎么说?”

“他们敢怎么说?现在都心里十五只吊桶打水呢。另外他们也不敢到楼道里,估计是怕碰到您,也怕遇见其他领导,更怕见到各自分管领导吧。”李子藤回复着。

楚天齐“哼”道:“给老百姓一停水、电就是个把月,要是我不过问,怕是还要停下去,只到停的百姓屈服,只到那些房子变成废墟。这才哪到哪,让这些特权大佬们好好试试,试试水电受阻的感受。应该让他们到棚户区住上十天半个月,亲身感受一下没有水电的滋味才对。”

停了停,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你不用跟他们在屋里耗着,经常出来透透空气,他们犯的错,他们受惩罚才对。”

李子藤尴尬一笑,试探着问:“市长,他们都打听什么时候能被约见。”

想了想,楚天齐说:“就说我没回复。”

“好的。”应答一声,李子藤转身离去。

来在门口后,李子藤又快速返回到桌子前:“市长,对了,刚才市教育局长说,他有一个特大好消息要汇报。”

“特大好消息?”疑惑之后,楚天齐说,“那让他过来一趟。”

“是。”李子藤答完,出了屋子。

时间不长,一个偏矮男子敲门进屋。该男子大约五十岁左右,秃顶、大脑门,眼睛不大,却长了一对大扇风耳。秃脑门上的头发湿着拢到一起,显然刚刚擦过汗了。

对于这个人,楚天齐有印象。自己还在市一中当老师的时候,这个人就是市教育局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是当时局长柯兴旺的得力干将。虽然那时候接触不到此人,但对这个马屁精的为人早有耳闻。

随着阅历与磨炼的积累,楚天齐的胸怀已非当年可比。对于以前给出自己伤害的一些人,能原谅就原谅,能忘记就忘记,冯俊飞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尤其对一些曾经的领导,不管当初对自己怎样,基本都是非常尊敬,他就曾经让冯俊飞给冯志国带过茶叶。

但看着这个现任局长,这个并未和自己有过直接冲突的前局办主任,楚天齐没有任何要热情相待的意思,反而脸色阴沉,面带怒意。

这家伙,真是此一时彼一时。陆长林注意到对方神色,心中暗自揶揄,从进屋就面带谄媚笑容,一路哈着腰,来在近前,恭敬的说:“楚市长好!早就想来拜访您,向您汇报工作,只是担心打扰您工作,这才没敢冒昧前来,还请市长见谅!”

楚天齐没有任何寒暄,冷冰冰的问:“陆局长,你有什么事?”

“市长,在原南棚户区拆迁过程中,原南区个别学校,在区有关部门要求下,采用不正当理由限制学生入学。虽然没有形成限制事实,但也造成了一定影响。市局惊闻此消息后,立即深入一线调查,并对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这是处理结果,请市长审核。”陆长林说着,从公文包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接着问:“还有事吗?”

陆长林“哦”了一声,讪讪的把纸张放到桌上,赶忙答话:“市长,我是来向您汇报一个特大好消息,利国利民利市的好消息。”

“说。”楚天齐只讲了一个字。

呵,派头拿的倒挺足。陆长林不免腹诽这个当年的后生晚辈。但说话却是非常尊敬:“市长,在您的亲切关怀下,经过市教育局党委会议研究,决定以后不论任何拆迁项目,都不得拿学生上学相要挟。教育就是教书育人,就是为祖国培养人才,绝不能和社会上其它事项搅到一起。”

“听你的意思,以前是允许了?”楚天齐反问着。

“不不不。”陆长林急忙摆手否认,“以前也是不允许的,只是没有这么明确的专门提出来。昨天晚上,教育局系统周末加班,局班子专门研究了这个事项,并形成决议,然后第一时间发到各个县区局,县区局又立即贯彻到辖区所有学校。今天一早,各校师生和家长听闻后,都对这个决定双手赞成,欢欣鼓舞。今天恰逢‘六.一国际儿童节’,这也是市教育局送给广大学生和家长的一份节日礼物,略表寸心。”

“节日礼物?”楚天齐神情愤怒,厉声喝斥,“这本来就是完全应该的,竟然被你们拿来当做施舍,当做儿童节礼物,这也太讽刺了吧。你就是你宣称的特大好消息?”

“我,我……”陆长林一时心绪烦乱,吭哧着答不上来,后背衣服又湿好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