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救走/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了一眼远处正在和大臣们商讨军情的小皇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将他和吴勉做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道士安道陵和其他的隐藏在京城的修士都已经死绝之后,杨军这才算算松了口气。

“为什么不留个活口呢?”杨军刚刚放下心,便觉得没有拿下一两个活口有些可惜。他们当中一定还有些人串联,那些小角色没有抓到还是有些可惜的。

不过杨千户无心的一句话还是让一边的百无求瞪起了眼睛,冲着千户大人说道:“你小子说的是人话吗?老家伙替你们弄死了想要谋划小皇上的刺客。你不说两句客气话谢谢也到罢了,还嫌他们没给你带来活口。过分了啊,你怎么不说说那个活鬼被偷走的事?那可是你们锦衣卫看着的,眼皮子底下活鬼就没有了!”

百无求嘴里的活鬼就是袓庭了,之前吴勉只是拉出了袓庭的魂魄。不过看到这魂魄已经被啃噬,问不出来什么事情之后,便将魂魄塞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之后吴勉幻化成杨军,和归不归一起去引出安道陵的时候,留下来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继续护卫小皇帝。

而杨军则化妆成了一个普通的侍卫,继续留守在小皇帝的身边。此时,袓庭好像白痴一样在不停的傻笑,而他那儿子袓元方比他也好不了多少。自己被斩断了两根手指不算,还亲眼看着自己父亲的魂魄被从身体里面拉了出来。极度的惊恐之下,再也承受不住最后竟然活活吓疯。

吴勉、归不归离开之后不久,杨军便找了知道自己底细的侍卫,让他们将这两个不正常的人带到了宫中的牢房当中,等到那两位老仙长回来之后,再请示陛下是不是将他们俩明正典刑。

不过就在天生桥上,安道陵大战‘杨军’的时候,宫中的牢房突然失火。虽然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不过在清点人犯的时候,发现痴呆了的袓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他那个被吓傻的儿子被大火烧死,转眼之间,他们父子已经生死两隔了。

袓元方死了也就死了,不过痴呆了的袓庭突然消失,这就有些麻烦了。已经痴呆的人根本没有办法逃走,而且他还没有在大火当中被烧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一一袓庭是被人救走的。

想到了这个可能之后,杨军再次紧张了起来。不过直到归不归回来也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杨千户这才松了口气。或许是袓庭在大火当中恢复了一点神智,自己催动五行遁法逃走也不一定。

不过听到了袓庭消失之后,归不归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为了这个,他还特意的去了一次宫中的牢房。这里是关押犯了罪的宫女和太监们的所在,还是一座偏殿改造的。现在刚刚被大火烧过,显得格外的破败不堪。

在牢头的指引之下,归不归到了关押袓庭的单独牢房。老家伙一眼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间牢房的铁栅栏已经被大火烧化。什么样的火势能将铁栅栏烧成铁水?必定是有修士趁着自己和吴勉离开了皇宫,施展术法熔了铁栅栏。将里面的袓庭救了出去。

老家伙正在寻思谁救走这个白痴一样之人做什么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平府中,脸色铁青的大术士席应真正看着面前那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袓庭。一边站着姚广孝和灌无名师徒俩,和尚看着痴痴呆呆的袓庭,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这件事他们做的有些过分了,袓庭谋逆皇帝犯了死罪,直接杀了就好。伤及魂魄这算什么?

如果不是无名将他带回来,弟子都不敢相信袓庭师弟会变成这个样子。

之前归不归曾经挑拨过姚广孝和灌无名师徒之间的关系,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师徒二人的关系并没有出现裂痕。自己的师尊说完之后,灌无名继续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刚刚找到袓庭先生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在装傻避祸。后来才发现袓庭先生的魂魄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这样的魂魄投胎已经不能再转世为人了,下一世他恐怕要投畜生了……”

“他们为什么要对袓庭这样?还是说有谁利用这孩子?”席应真看了姚广孝和灌无名师徒俩一眼之后,刚刚想要再说两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小道士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满脸惊恐的说道:“大事不好在外办事的安道陵等九名修士的本命符纸已经自然。现在京城当中已经没有修士内线,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陵先生的本命符也被烧了吗?”姚广孝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灌无名说道:“无名你辛苦一趟,去京城打探一下消息。不要惊动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尤其是任叁师兄,你万万不能伤害到它。”

灌无名领命之后,再次施展五行遁法去了京城。没过多久,灌无名便再次出现在了自己师尊和大术士的面前。他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吴勉、归不归已经杀死了安道陵道长和其他八名修士。现在殿下在京城没有了耳目,不会再有消息传出来的……”

“好啊,他们几个终于舍得杀人了……”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突然将目光停留在了姚广孝和灌无名的身上。顿了一下,随后大术士对着他们师徒俩继续说道:“袓庭这件事和你们俩没有关系吗?那娃娃是朝中大员,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被伤害到这种样子。”

姚广孝和灌无名默不作声的对视了一眼,随后这名白发方士说道:“刚才我去京城的时候,听说安道陵他们绑架了吴勉的后世子孙。吴勉、归不归应该迁怒到了袓庭大人的身上,这才将他们父子二人抓到了皇宫里。我听说他们在袓庭大人父子俩身上动了死刑,一片一片的割下来袓庭大人公子的皮肉,按着原型摆在了袓大人的面前……”

说到这里的时候,灌无名顿了一下,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不过话到了嘴边又开始犹豫了下来。还是姚广孝皱了皱眉头,对着自己的弟子们说教了起来:“无名,无凭无据的话你不乱说……”

“说……大术士我就想听听无凭无据的事情。”席应真打断了姚广孝的话之后,继续对着灌无名说道:“你说你的,还有什么说不出口吗?”

“是,我这就说……”灌无名答应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听说袓庭大人是因为被安道陵拖下水了,吴勉、归不归因为急于套出吴勉后世子孙的下落,这才在袓庭大人身上使展了手段。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哦。”

“吴勉……归不归……”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袓庭这孩子虽然算不上了术士爷爷我的亲传弟子,也不瞒你们,姚广孝再过几年我们师徒缘分断了之后,术士爷爷我就会将袓庭收为弟子……现在这弟子还没有正式拜师,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席应真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的两个人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不能算完……你们来安排一下,术士爷爷我要亲自去见吴勉、归不归。要问问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弟子这就去安排。”姚广孝冲着大术士行礼之后,带着自己的弟子从这里走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