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老熟人/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打和北平军开战以来,小皇帝每天只睡不到两个时辰。天天都要阅读大量的军报,早已经疲惫不堪。等到李景隆的大军在郑村坝大败之后,朱允文更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现在看他脸色红润,实则是在后宫找了胭脂擦脸。如果将皇帝脸上的妆容卸掉的话,他现在的脸色死灰死灰的,和死人的脸色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为了白天可以处理政务,小皇帝甚至找了可以提神的药物服下。如果不是这些药物顶着的话,他早已经倒下了。

在进宫的路上,郑军已经将实情告知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请他们施展术法,让皇帝陛下休息一下。如果再这么硬顶着话,不等北平大军杀过来,他已经先一步离开人世了。

归不归看到了小皇帝之后,感觉到他身上气脉的变化,当下在诉说妖山见闻的同时,已经施展了催眠之法让小皇帝沉沉的睡了过去。现在就算北平燕军攻破了城门,小皇帝也不会醒过来了……看着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的小皇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蹑手蹑脚的郑军说道:“千户大人不必紧张,现在就算有人在陛下耳边敲锣打鼓,陛下也不会醒过来了。陛下有什么话,你便代他说了吧。”

郑军是朱允文最亲近的人,小皇帝的心思,如果只有一个人能猜到的话,那就是这位锦衣卫的千户大人了。郑千户也不客气,对着归不归施礼之后,说道:“现在燕王的大军就要打到京城,外藩的几位藩王都举兵不出,还在观望。现在能将这一场战火消与无形之中的,也只有几位仙长了……”

说话的时候,郑军偷眼看了几个人、妖之间的表情,看到他们都没有什么意外的神情之后。

千户大人继续说道:“只要趁着燕军立足未稳之际,几位仙长去燕军的军营当中。带回来燕王朱棣的首级,只要那个人头到了,燕军必定不战自乱。到时候这场战火便可以熄灭了……”

“郑军,你倒是越来越不见外了。”没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话,吴勉难得的先开了口,说道:“你和朱允文又不是我生养的儿子,为什么要我去擦你们的屁股?”

吴勉这两句话无礼之极,要不是现在还要指望能救江山社稷的话,郑军已经拔出绣春刀和白发男人拼命了。就是这样,这位千户大人也是紧紧的盯着吴勉,好像随时随地都要出手一样。

看到了吴勉和郑军剑拔弩张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做起了和事佬。老家伙开口说道:“千户大人,老人家我要说一句了。如果可以像你说的那样,我老人家偷偷摸摸带着燕王的首级回来。那不出三天,燕军那边也会报复,派来我们都招惹不起的大修士,来带走皇帝的头颅……当初我们离开京城的时候,燕王没有趁机派人来惊扰皇宫,现在我们这几个人也不能去找他的麻烦……”

听着归不归说完之后,郑军脸上的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原本以为看在燕军即将大军压境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会看在小皇帝安危的份上,出手将朱棣的首级带回来。想不到这个白发男人和老家伙还是生冷不忌,只能断了这个念想……看到郑军还打算说几句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千户大人不要再说了,去取人头这样的话就当老人家我没有听到过。

不过之前我老人家答应过,只要老人家我还在京城一天,就会确保燕军不能进城。这句话还是算话了。”

郑军还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吴勉突然哼了一声,随后他转身向着宫殿外面走了进来。走了几步之后,白发男人在郑军的面前凭空消失,吓了宫殿里面太监、宫女一跳。

“千户大人,陛下还要安睡六个时辰左右才能苏醒过来”冲着郑军笑了一笑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陛下醒过来之后,你再让人来说一下,到时候我们再奉召进宫。”

说完以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施展遁法也消失在了郑军的面前。看到这几个人、妖消失之后,郑千户深深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还在安睡的皇帝,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陛下,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这些江湖术士,还是指望不上的……”

郑军正在感叹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已经相继回到了府宅当中。百无求让人去了皇宫外面,将马车带回来之后,对着归不归开口说道:“老家伙,还不如让老子到燕军当中冲杀一阵。老子我就不信了,老子是做过妖王的,真甩开膀子的话,那些人谁能拦得住老子?”

“傻小子,能冲杀的话,广孝和席应真早就冲杀了。”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他们俩都没有冲到朝廷大军当中,我们如果率然去冲杀一阵的话,那就要和席应真正面冲突了。你也是挨过他老人家一个嘴巴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此时高如柏和焦大郎正在忙乎准备晚饭。原本以为他们几个会在皇宫被皇帝赐宴,想不到他们不多时便回到了府里。百无求和小任叁回来就喊饿,两位管家在厨房指挥准备饭菜,几个月没有回来了,回家第一餐怎么也要吃好喝足。

此时,已经有仆人们将一些菜肴端了上来。

正在和百无求说话的归不归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跟着仆人们一起进来的焦大郎说道:“大郎啊,让这些仆人们先下去休息。稍后再把后面的菜肴送上来,没有老人家我的话,你们谁也不要再进来……”

焦大郎愣了一下,他的心思最重,马上从归不归的话里听出来了话里的意思。当下这个颤颤巍巍的老人将仆人们都带了下去,偌大的中堂只剩下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这时候,中堂中心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光晕,随后就见那位大阴司贾璐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从黑晕当中钻了出来。归不归看着男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老盟父,我又来看您老人家和吴勉仙长了。”大阴司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行礼之后指着身边的男人继续说道:“两位老人家还记得这位韦一方吗?现在它也是阴司了,正在我手下办事……一方,还不拜见两位大修士吗?你的事情还要多靠两位帮忙……”

“一方?韦一方……”归不归这才想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年轻人,他曾经做过来阎君的接班人的人选,还做过一任地府阴司在人世间的阳使。原本都快要把他忘了,想不到这位阳使已经做了阴司。看起来这应该是阎君为它铺好的路,一旦阎君有什么意外。这个叫做韦一方的阴司便可以出来顶替阎君。

“难得老人家您还记得我韦一方。”男人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阎君的事情我们已经都知道了,现在地府已经大乱,几方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

“几方势力蠢蠢欲动……”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那位大阴司的干儿子贾璐说道:“那么孩子你又算是哪一方的势力?今晚带着这位阳使大人到这里来,又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