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抱着上厕所/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干了一碗“酒”之后,面不改色气不喘,看得张大爷很是羡慕:“哟,小杰子好酒量,一碗酒下去居然跟没事人一样,深藏不露啊。”

夏杰摆手说道:“勉为其难,勉为其难而已。大家能喝的多喝点,不能喝的多吃点,今天清水川大团圆,都要吃好喝好!”

孙浩酒量不错,除了跟张大爷那群老一辈的人轮着敬酒之外,还代表夏杰向安装自来水的王工他们敬了酒。

一直到晚上快九点,酒桌才逐渐散去。那些今天刚回来的村民几乎都没什么心思喝酒,毕竟在外面憋了大半年,这会儿唯一的心思就是回家找自己的婆娘好好发泄一下。

等到大春带人打扫战场的时候,文芳和沈婷跟夏杰一起返回了村委会。俩女人都多少喝了点酒,两腮酡红,走路都不太稳当。夏杰把俩妞送到房间,然后急匆匆的向厕所冲去。喝了太多的雪碧,他有些憋不住。

夏杰在厕所刚脱下裤子,突然身后就出现一个人影,然后扑到夏杰身后死死地抱着他的后背。夏杰惊得差点尿手上。

从身上的香味上,夏杰知道这是文芳。他扭脸说道:“赶紧回去,喝多了就快睡觉,怎么往厕所跑了?”

文芳摸着夏杰的身体,梦呓一样的问道:“好了没?好了我得上厕所。你家这个村长比我还能喝,小瞧她了。”

夏杰匆匆完事,然后提上裤子,将皮带扎好。转身扶着摇摇欲坠的文芳说道:“你上厕所吧,等会儿记得回去,我先去洗洗澡。”

结果夏杰刚松手,文芳就向着厕所中间躺了过去。夏杰赶紧扶好文芳,然后叹了口气:“喝多了的女人真是麻烦。”

说完夏杰将文芳的裙子整个围在腰间,然后脱掉文芳的小内内示意她蹲下:“好了,快点进行,等会儿沈婷出来非杀了我不可。”

文芳醉醺醺的,身体像面条一样软。夏杰很无奈:“刚才好能走路,怎么这会儿突然醉成了这样。”

完事后,夏杰掏出纸巾给文芳擦了擦,在帮文芳穿上小内内的时候,夏杰气恼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然后抱着文芳向沈婷的房间走去。

刚到门口,门突然开了,沈婷衣衫不整的往外面走:“夏杰……嘻嘻……你来了……扶我……去厕所……今天老娘……老娘让你占便宜……”

夏杰看到沈婷那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顿时就觉得头疼:“你俩这是……这酒有什么好的,居然一个两个都喝成了醉猫。你站这等一下,我先把文芳扶进去。”

当夏杰把文芳扔到床上转身到院子里的时候,就看到沈婷在抱着院中的大树在唱歌。夏杰叹了口气,抱着沈婷去了厕所,把刚才进行的步骤重新演绎了一遍。

在这过程中,沈婷还不老实的在夏杰身上摸索,亲吻着夏杰的脸颊:“夏杰,平时你……色迷迷的,今天这……这是怎么了?”

夏杰没空理她,拍了她几下让她安静下来,他可不愿沈婷大吵大闹让全村人都听到。

把沈婷抱进房间之后,夏杰喘了两口气,调好空调,他便从满屋子酒味的房间中走了出来。一身臭汗,夏杰苦恼的脱下自己的上衣,在院中用水冲了一下后,便回屋睡觉。

听到夏杰回自己屋子的关门声后,沈婷房间里的两个“醉鬼”全都睁开了眼睛。两人侧躺着,彼此看着对方,同时开口:“你是不是喜欢夏杰?”

文芳略显尴尬的看着沈婷问道:“你不是订婚了嘛?难不成对你那个未婚夫不满意?”

沈婷叹了口气:“那是我父母同意的,我一直就没答应过。倒是你,你什么时候认识夏杰的?”

文芳有心把许香琴跟夏杰的关系说出来,但是又怕沈婷翻脸。她笑了笑:“一个做水产生意的朋友问我会不会做自来水工程,她一个朋友要安装自来水。那会儿我准备要干的工程要黄了,就答应了下来。我本以为我那朋友是跟我开玩笑,谁知道见了夏杰之后真的有这事儿,夏杰当场就让我做预算,我很高兴,也很感激夏杰会把这工程交给我们来做。”

两个女人都被夏杰抱着去了厕所,也都很清楚各自最私密的地方被夏杰看到。文芳因为和夏杰有了肌肤之亲,倒没怎么觉得害羞,倒是沈婷一脸平静的样子让文芳有些怀疑,她跟夏杰已经到了那一步了吗?

沈婷脑子里也是同样的想法,因为文芳表现得太过平常了。被一个男人抱着去上厕所,就算不拒绝,也得脸红吧,但是文芳的表情像是她占了便宜一般。

两人心中对夏杰有了同样的认识,这个花心大萝卜,还不知道他有几个女人呢。

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在,这俩妞到天光大亮还没醒来。夏杰做好早饭拍着沈婷的房门喊道:“起床了!文芳,你不是要跟王工回去么?”

昨天的配件王工已经清点完毕,交给了一个曾经做过这种安装工作的工人来主持工作,他则是要跟文芳去市里看看需要装修的水果超市。趁着秋收来临,多挣点钱回家也算是有了交代。

在夏杰喊文芳起床的时候,清水川的壮劳力在大春孙浩他们的带领下,已经分批去山中探路,剩下一些人则是去湖边开始捕捞小龙虾。春生心细,把所有上山的人的名字全都记了下来。夏杰说过要发一些补助,他这边得统计好姓名。

昨天捕捉的小龙虾有一千斤,不过昨晚村里聚餐吃掉了百十斤,现在满打满算也就**百斤,夏杰喊孙然跟他一起去送货,顺便去镇上买些日用品。

现在夏杰身上常备四五万块钱,剩下的钱都在卡里存着。每天除了给村民发钱之外,他还给沈婷几万块钱,作为村委会的开支和应急。文芳安装自来水的钱他已经全都付清,毕竟两人有了关系,再斤斤计较夏杰怕老天爷打雷劈他。

现在要做的水果超市,因为事先已经敲定夏杰不用投资,所以他的钱基本上没用,不过今天夏杰却做了一个打算,他想花钱了。

这次花钱不是为了置办什么,而是想买些炸药,把南岸跟外界相通的地方炸掉。老黑投毒的事情让夏杰心中一直都有一根刺。假如是个人都能去南岸投毒,那清水川的人岂不是一直都生活在危险中?

夏杰打算今天去找老刘说说这件事,看看他有什么好的办法没。在夏杰的印象中,这种事情得有派出所的手续,然后在派出所指定的地方购买炸药,或者出钱请专业爆破专家过来搞定。

对于安放炸药这种事情,夏杰其实也是专家级的。不过派出所不一定会批准让他操作,万一把别人炸伤了,这乐子可就大了。

文芳和老王跟着夏杰身后,两人小声的交谈着以后业务上的事情,孙然则是在旁敲侧击的问夏杰当兵时候的情况。

“杰哥,听说你身手很棒,不知道你在哪当的兵。大春昨晚还说你打架十多个人都到不了你面前,还在市里打断了很多人的腿,有这回事吗?”

夏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酒桌上的笑谈你也信?我确实教训过人,那些人欠打,这种事情怪不得我。孙然,好好攒钱,争取今年娶个老婆。你看咱们村里的年轻人,单身的可没几个了。”

孙然笑着说道:“你这当哥哥的还单着,我自然也得单着了。”

他刚说完,走在一旁的文芳便插嘴说道:“他单身?他可是有好几个相好呢。他这种人别看表面上老实,其实坏得很。清水川第一大坏蛋!”

孙然一听立马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杰哥可是我的偶像。小时候去偷瓜,就他从没抓到过,跑得跟飞起来一样快。”

文芳嘻嘻一笑:“现在你杰哥长大了,不喜欢偷瓜,倒开始偷人了。”

夏杰无奈的看着文芳:“大姐,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什么叫我偷人了。弄得我跟别人有了私情一样。”

文芳一想起夏杰跟沈婷有一腿她心里就不舒服:“你跟三姐好上了,为什么还跟沈婷不清不楚?”

夏杰很苦恼的说道:“我也就跟三姐好吧,沈婷不算,我俩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是住在一个院子里而已。人家黄花大闺女被你说成什么了,不能偏听偏信……”

文芳一听夏杰话里话外都是为沈婷开脱,当即不管不顾的说道:“那我呢?我算不算?”

夏杰立马萎了:“这个……文芳,你不觉得今天的天很好么?”

文芳抬头看了看天:“好个屁,天阴沉沉的,估计要下雨。回头再找你算账,你等着,咱俩的事情没完!”

王工和孙然两人傻眼了,他们没想到夏杰跟文芳也有关系。过了好一会儿,孙然才叹了口气:“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太乱了,看得我都不想挣钱了。王工,你们走了啥时候回来?昨晚还剩下不少酒,等你回来咱们还继续喝酒!”

王工笑着说道:“两三天时间吧,我得把装修方案做出来,到了那时候,池子应该已经凝固,到时候就该安装水泵了。夏杰,今天没事就跟我们去市里吧,你得给个意见。”

夏杰摆了摆手:“我没时间,等会儿还得去派出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