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我要弄死你/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十年的老酒,虽然保护得很严密,但是酒坛中只剩下了少半,每个人刚好倒了一杯。

老刘看着黏得扯丝的酒汁赞叹道:“果然是好酒,据说酒汁能达到这个地步的酒,基本上就废了。但是这酒却还是酒香四溢,绝对的好酒!”

也没有外人,一群人围坐在桌子旁开始吃喝。沈婷不喝酒,看着夏杰一直盯着酒杯看,便把她那一杯推到夏杰面前:“看你那馋样,不是不喝酒么?怎么见到这酒走不动道了?”

夏杰有些迷茫的说道:“我确实不喝酒,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喝这酒。”

老刘笑呵呵的说道:“以前在部队中不喝酒,这到了自己家再不喝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以后迎来送往的工作不少,你再抻着不喝酒,说不过去。”

夏杰点了点头,然后端起酒杯和老刘碰了一下,然后小小的抿了一口。

本以为这酒度数很高,但是喝到嘴里,夏杰却发现有股甘甜的味道,香味很浓,入口之后酒汁在口腔中迅速化开,流淌进喉咙中。接着,就感觉肚子里像是火炭一样热了起来,这酒后劲儿大!

吃饭的时候,老刘看着苏曼不停地给夏杰夹菜,俨然一副夏杰老婆的做派。老刘记得很清楚,夏杰跟镇上小学的一个教室谈恋爱,怎么跟他们村长也不清不楚?

他好奇地看着夏杰,没有说话。年轻人的事情,他作为一个中年人不好插嘴,同时他也相信夏杰不是个靠下半身思考的人,他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酒足饭饱之后,夏杰他们送走了派出所的三个人。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夏杰把孙浩拉到一边说道:“那些炸药要藏好,然后你们去山上看看那些果树,有能采摘的就做上标记。另外就是小龙虾这几天的产量有些少,今天争取达到一千斤!”

孙浩点了点头:“行,我找人分头去做。你交代这么详细是准备要干嘛?不准备去了?”

夏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现在走路都是飘的,得回去睡一觉。”

孙浩拍了拍夏杰的肩膀:“人家当兵回来都是喜欢大碗喝酒,一斤白酒下肚屁事没有。你这倒好,两杯酒下肚居然开始打晃了。”

沈婷有些抱怨的说道:“不能喝就别喝,装什么英雄。回去躺着吧,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孙浩瞅着沈婷笑道:“哟哟哟,这就心疼上了。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全村人可是都会跟夏杰碰杯的,到时候你还不得心疼死啊。”

沈婷啐了他一口:“我们那边的规矩,新郎官是不能喝酒的。到时候谁要是欺负夏杰,我把你们的户口迁出去。呸呸呸,你们清水川的人真没劲,老把我往沟里带,人家夏杰娶不娶我还不一定呢。”

夏杰和沈婷走进村委会大院后,没等沈婷把门关上,夏杰就靠着大门站立不住了。他有些迷糊的对沈婷说道:“先扶我进屋,我就算再不能喝酒也能装半斤的,今天我身体有问题!”

沈婷关好门搀着夏杰走进他的房中,有些心痛的说道:“你呀,上午刚刚在水底下经历了缺氧差点死掉,这会儿又喝了酒,肯定会难受的。小心点,我扶你进去。”

夏杰感觉到肚子里越来越热,脑袋胀痛,双眼看东西都看不真切。他本以为是酒的问题,但是不管是老刘他们还是孙浩孙然兄弟,都喝了这酒,他们完全没事人一样,自己这是怎么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夏杰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发烫,肚子里特别是小腹的位置火热。他嘴里迷迷糊糊的喊着热,喊着要喝水,整个人一边在床上扭动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沈婷见到这情况后,赶紧去厨房烧水。她接了一壶水放在电磁炉上后,然后从水缸中舀了一碗凉水,准备让夏杰漱漱口,同时给他脸上脖子上擦擦,物理降温。

等沈婷端着碗走进夏杰的房间的时候,屋子中的场景吓得她差点把手中的碗扔掉。之间夏杰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浑身赤红。两腿间的“小杰”怒目昂扬,上面青筋毕现,看得沈婷面红耳赤,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出去。

直到听到夏杰痛苦的声音,沈婷才算是收住了心神。她慢慢走近房中,然后用毛毯遮盖到夏杰的腰间。虽然形成了一个蒙古包,但总比露出来看着舒服得多。

沈婷端着碗凑近夏杰的嘴唇,小心的把碗中的水倒进夏杰的嘴巴中。突如其来的凉爽让夏杰浑身不由一震,他睁开眼睛看着沈婷,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快走!”

沈婷一愣,抬手摸了一下夏杰夏杰的身体,夏杰火热的身体立马吓坏了沈婷,他身上居然开始烫手了。

沈婷有些慌张的将碗里剩下的水全都洒到了夏杰身上,刚要转身出去拿毛巾,结果夏杰从她背后抱住了她,两只大手在沈婷身上上下摸索,嘴里喃喃的嘟囔着:“我要弄死你!我要……”

沈婷用力挣脱着夏杰的拥抱,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夏杰,你发什么酒疯呢?”

她这一巴掌立马让夏杰摔倒在了床上。原本裹在腰上的毛毯这会儿也滑落到了地上。沈婷有些气恼的看着夏杰:“早知道这样上午还不如淹死你呢!王八蛋,居然敢欺负我!”

夏杰这会儿毫无意识,只有身体一直滚烫发热,沈婷出去后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虽然她很气恼夏杰的作为,但是想想两人之前的肌肤之亲,沈婷觉得夏杰醉酒后这样也属于正常,毕竟两人住在一起之后,确实产生了爱恋的情愫。

冷静了一下之后,沈婷打了盆凉水,然后把夏杰的毛巾丢进去,端着脸盆就像夏杰的房间走去。她要给夏杰做物理降温,省得这家伙脑子被烧坏。

这会儿的夏杰躺在床上,浑身轻微的颤抖着。沈婷看了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发狂的征兆,便放下心来,坐在床边用湿毛巾安心的擦拭着夏杰的身体。

她很好奇为什么夏杰喝了酒之后身体就出现了这种反应,这可不是什么酒精过敏,酒精过敏的人沈婷知道,无非是身上出一些小疙瘩,并不会让人昏迷,更不会让人体温瞬间升高,而且超出了正常人的承受水平。

用冷水擦拭完毕后,夏杰身上的症状好了很多,身体也不再颤抖,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他两腿间的“小杰”还是那样昂着脑袋,擦拭的时候沈婷感受到了它的硬度,心里一阵发怯:这要是真的不管不顾的被夏杰按在床上的话,估计还真的会出人命。

满头大汗的沈婷将毛巾丢进盆里,然后看着熟睡的夏杰,不知怎么就握住了夏杰的“小杰”。沈婷调皮的上下搓动,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道:“今天看在你大难不死的份上,姐姐我就发发慈悲,帮你弄出来。以后在胆敢强行欺负我,小心我把你这个坏东西砍掉!”

说完之后,沈婷回想了一下以前看岛国动作片中女主角的动作,双手握着那根坏东西开始搓动。这事儿上次在湖边南岸时候沈婷虽然做过,但是那是被夏杰抓着做的,她自己基本上一直都处在害羞的状态。这会儿她主动去帮夏杰做,才觉得这事儿挺难办,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手累的时候,沈婷就换个姿势,将夏杰的两腿分开,她靠在夏杰的大腿上继续手上的动作。夏杰可能是觉得舒服得原因,原本攒着的眉头这会儿舒张开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沈婷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在“小杰”的头部弹了一下:“看你那德行,怎么跟个孩子一样?不管你能不能听得到,我都明确地告诉你,这种事以后别想着让我帮你,这是最后一次了。我难受得要死你怎么不帮帮我?”

这话刚说出口,沈婷脸上就抑制不住的羞红了。她啐了一口:“要是让他帮老娘,还不把老娘连骨头带肉一块儿吃了。这个坏人,真想把你剪掉,省得你为祸人间。”

做着这种事情,沈婷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岛国电影中的场景来。以前看到用嘴巴舔的时候,沈婷总觉得很恶心,但是女主角那一副甘之若饴的样子却让她有些怀疑,难道真的很好吃?

她抬头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夏杰,然后慢慢凑近“小杰”,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立马缩回脑袋,就这小小的动作就让沈婷紧张万分,生怕夏杰醒来。但是她看到夏杰除了身体颤抖一下,并没有醒来的预兆,便放下心来。

“舔一下就兴奋成这样,今天真是便宜你了。坏蛋,以后要记得补偿我!”

说完沈婷便凑上脑袋,尽可能把嘴巴张大,然后轻轻含了进去。她的舌头在嘴里蠕动,尽可能的让夏杰感受刺激。两手不停地上下动着,尽可能的让夏杰赶紧发泄出来。

二十分钟后,嘴巴发麻的沈婷已经累得受不住了。她没想到这事儿做起来居然这么难。她本以为跟视频中一样几分钟完事儿呢。不过夏杰的身体也激发了这妞的斗志,她趴在夏杰两腿间,再次投入战斗中。

“噢……啊……”

“呜……呜……呜……咳咳……咳咳……夏杰我要杀了你!”

【作者题外话】:大家有条件的话都用自己的账号登录一下塔读主站,每个人都有推荐票,这个票每天都有,对我来说很重要。记得都投给我啊。这个不要钱的,多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