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痛经治好了/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坐在房子前的台阶上,然后抬头看着沈婷问道:“我给你说了,你能不能保证不说出去?包括你爸也不能告诉他。”

沈婷点了点头:“你对我说的话,我从没有对外说过。难道你在下面遇到神仙了?”

夏杰点了点头:“差不多吧,我现在能在水下自由呼吸……也不算自由,呼吸起来比较费劲,但是水却进不了我的肚子,只能在我的嘴巴中。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含着什么东西然后从里面把氧气吸了出来……这感觉很奇怪的,我自己都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当夏杰说完,沈婷只有一句话:“你能不能问问那个老神仙怎么让我变得更漂亮一些……”

夏杰呆呆的看着她:“刚才我说的你都没听到?”

沈婷瞪大眼睛看着夏杰:“你说你像是含着什么东西在吸什么……你个流氓,整天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再说不是哺乳期你吸能吸出什么来?”

夏杰揉着脑袋,他真的被沈婷打败了。自己在说这么严肃的问题,她居然能敞开了联想……

深吸一口气,夏杰继续说道:“你听我说完好不好,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把下面的经历说出来,你再这样我就不说了。”

沈婷也坐在台阶上,然后对夏杰说道:“好的你说吧,我不打岔。”

夏杰将上次落水和这次到湖底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沈婷,不过仙人峰上面的经历她没说,水中能下去的人少,而且那个洞穴肯定很凶险,那条鳝鱼都不敢下去,普通人就算下去估计也难以活命。但是那棵朱果可就不一样了,就在山上长着,四周也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的东西,只要有人体力好有攀登的经验,就能顺利找到那棵树。

当夏杰说完后,沈婷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夏杰,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你这个故事太俗套了。那些三流小说中的奇遇不都是这样嘛。要是真有个老龟驮着一座金灿灿的小房子,那肯定值很多钱,就你这爱财如命的性格,能不取下来?”

夏杰很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说我怎么能在水下呼吸?”

沈婷像是个大侦探一样支着自己的下巴很自信的说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呼吸器之类的东西?听说特种兵有那种水肺,在水下可以自由呼吸……”

夏杰很无奈的说道:“那玩意儿早就过时了,而且多方证明,水肺并不好用。我要是有水肺的话,肯定会拿出来的,这玩意儿没啥好隐藏的。再说那么大,我身上怎么能装得下,你以为水肺就是个奶嘴啊?”

沈婷撇撇嘴:“不管,反正你说的那些根本不可能,我不会相信你的。这太玄乎了,小说中也比这个曲折呢。夏杰,你说实话,在水下是不是那条鳝鱼嘴对嘴的给你吹气?”

夏杰这会儿已经完全没话说了,他看着沈婷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给你说的你别传出去就行。我分析,那条鳝鱼就是无意中游到了那个洞穴上方,恰好里面喷出了金光,它在懵懂之中吸收了那些金光,或者说那些金光让它觉得舒服,便没事就去吸收,然后通过金光开始慢慢长大,直到咱们看到的状态。”

沈婷逐渐停住了笑容,她看着夏杰,有些茫然的问道:“夏杰,你在水下的经历是真的?你一说到鳝鱼我才想起来,那条鳝鱼确实太非同一般了。不仅是个头,关键是它的智商。抛开它的外表不说,它的举止真像是人一样。”

夏杰点了点头:“刚才它拉我下去就是让我跟它一起分享那些金光,这东西可比人好,假如一个人发现了那些金光可能让他们进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但是这条鳝鱼却很兴奋,一个劲儿的让我去金光的笼罩范围之内。那些金光被我吸收完毕后,鳝鱼不仅不生气,还让我继续吸收。我没有答应,跟它打了个招呼就上来了。”

沈婷听了夏杰的话,摇头说道:“虽然确实挺符合逻辑,但是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水下会发生这种事情。好了好了,你换换衣服准备做菜吧。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有果,这件事以后你会弄明白的。”

夏杰也不指望沈婷能明白或者能理解,只是他说出去之后,心里不再因为这件事受到压抑而已。夏杰站起来鼓着肌肉对沈婷说道:“金光闪闪的肌肉你见过没?今天好好看看吧,说不定明天就消退了。”

沈婷白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看的,相对于金色的肌肉,我更喜欢真正的金子,起码能加工一套首饰。”

洗了洗澡,换了衣服,夏杰开始做菜。现在他还不知道有几个人来,但是想必来的人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孙浩他们几个肯定会过来,这是小时候的玩伴,他们自然要来庆祝自己乔迁的。张大爷得请过来,老人家一直对夏杰都颇为照顾,得请他喝几杯。

小龙虾、水煮鱼、油焖河虾、爆炒虾仁、炖排骨,剩下的就是几道素菜了。除了素菜,荤菜的分量都很足,基本上每道菜都是满满一盆,就算再能吃见到桌子上好几个盆子也会发憷。

做完这些,夏杰看了看天色还有些时间,又给沈婷烧了鸡蛋汤,她生理期,不能吃辛辣和油腻的东西,所以看着夏杰刚刚做好的菜,沈婷也就尝了两口,然后一脸委屈的喝着自己的汤。

看着沈婷吃饭,夏杰坐在她身边好奇地看着她:“我发现个问题,你这次不疼了?”

他这一说,沈婷也反应了过来:“就是,以前都是死去活来的,这次怎么没有多少感觉。虽然还有下坠的不舒服感觉,但是却不痛了。我的痛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治好了?”

夏杰也觉得很奇怪,两人苦思冥想半天也没找到答案。沈婷这妞前两天还抱着冰棍在吃,按理说这次还得疼痛万分的。最后夏杰不得不凑了个答案:“估计这就是吉人自有天相吧!”

沈婷因为身体不舒服,并没有参加夏杰他们的聚餐,倒是张大爷和张大妈携手前来,提了一小袋子柴鸡蛋。已经躺在床上的沈婷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床上跟张大妈说了很多,张大妈顺便还给她科普了一下清水川娶媳妇儿的规矩。

站在门口的夏杰看着这一幕,终觉得有些滑稽。张大爷两口子怎么提着鸡蛋来了,搞得像是沈婷坐月子一样。不过柴鸡蛋是个好东西,特别是自家养的,没有吃饲料和药物的柴鸡下的蛋,其营养价值很高的。

孙浩他们来的时候就郑重了,每个人都提着礼品,这应该是他们送老猫离开时候在镇上买的。夏杰无奈的看着众人:“今天是来给我燎锅底的,不用带东西来。你们这么做,生分了哈!”

春生抱着一两个酒盒子说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今天不醉不归!杰哥,明天去申请公司,咱们都需要带什么东西?”

夏杰对他说道:“村里的手续带上,其他的到了那边先问问吧。对了,明天还得先去派出所把我的身份证拿过来,估计身份证已经办好了,前几天我让刘所长帮我催一下的。你们几个的身份证,还有沈婷的,都得拿上。”

大春一边起着啤酒瓶盖子一边问道:“就这么简单?光拿身份证就行了?”

夏杰打开白酒给张大爷满上,然后说道:“简单个屁,不知道得跑多少趟呢。咱们这是村办公司,还没法委托那些黄牛办理,一趟一趟的跑吧,正好锻炼一下春生和孙然。”

孙然在一旁刚坐下,听到夏杰说他的名字笑着说道:“杰哥,咱不用锻炼,咱就是清水川的一块儿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孙浩瞅着自己的这位堂弟气不打一处来:“小杰的意思是让你办这事的时候顺便找个老婆,像什么税务机关之类的,美女很多的,抓紧时间找个吧。咱们村虽然穷,但是真没几个光棍,你要是大了光棍,咱家祖先都跟着丢脸。”

酒量最小的春生等夏杰给所有人都满上,立马拍着桌子说道:“都有都有了,走一个!杰哥,你咋回事,你的酒呢?”

孙浩在一旁说道:“小杰不能喝酒,他究竟严重过敏。都是自己人你咋呼个毛啊?我喝啤酒你和白酒,我一瓶你一杯,敢不敢跟我拼?不敢别咋呼!咱大爷在,得让老人先请。”

张大爷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说道:“你们几个都是小时候没少给我捣蛋的小鬼头,这一晃眼都成了大人。小杰子在部队当了八年兵才回家,这次你们几个聚在一起不容易。大爷我不多说什么,只有一句话,钱永远都挣不完,但是你们兄弟可就你们几个,别为了钱财寒了自己人的心,这是咱们清水川自古传下来的规矩。”

“祖上为什么选择在清水川这种地方扎根生存,就是为了躲避战乱,躲避纷争,给子孙后代一片安宁。祖祖辈辈呆在这里,一直都是一片祥和,从古至今也没见过有哪两家翻脸。所以,你们以后不管挣钱多少,别给祖宗抹黑,咱们清水川丢不起这个人。咱们这里可是出过仙人的,别让仙人下凡收拾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