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真以为没能力杀你么/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胡子扭脸看着夏杰和秦晓燕:“真是一对儿苦鸳鸯,夏杰你不是刚退伍么?倒是欠下不少风流债。今天杀了你,也算是间接给这个社会上出了个祸害,哈哈!”

秦晓燕这会儿也没功夫骂小胡子了,跟夏杰脸贴脸的凑在一起,用他俩才能听见的话说着自己心中的思念。

夏杰心中感慨,他从没想到自己哪来的桃花运,合作的对象被自己拿下了,救过的教师被自己拿下了,把自己当成GAY的女人被自己拿下了……今天他发现,居然连自己之前劫持过的女人,也要被自己拿下了。

他尽量弯下腰,因为这样秦晓燕靠在自己身上才多少舒服点。夏杰双眼盯着两人的脚,有气无力的说道:“晓燕,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魅力,你们居然都喜欢我。今天我终于要死了,或许这也是上天的安排,把我一生的桃花运压缩到两个月的时间,所以我才能遇得上你们这些优秀的女人。”

“你们中不管哪一个,能娶回家我都觉得是祖坟冒烟祖宗显灵了。我心里其实一直有负担,我是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我怕你们跟着我以后会历尽波折。现在好了,我要死了,要告别这个世界了。你们应该也会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中,嫁人、生子,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车子开进了河滩中,距离大路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车子才停下。

夏杰和秦晓燕被几个黑衣人拉到了车外。夏杰对小胡子说道:“记着刚才我给你说的话,她不能死。”

小胡子点点头:“放心,我肯定会答应你的。你想怎么死?我可以成全你。黑子,摄像机打开,为了尾款,真是对不住了!”

夏杰理解似的点点头:“尽量快点!”

他被两个人架到了距离车子有一百多米的地方,然后身子摇摇晃晃的站着,秦晓燕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什么意思,大声喊着夏杰的名字,被人用一块破布堵住了嘴巴。

夏杰看着小胡子问道:“杀了我你准备去哪?”

小胡子笑了笑:“度假,去西欧,北美。”

夏杰点点头:“度假结束呢?”

小胡子单手插在口袋中:“去中东,帮他们训练人马。签了一份意向合同,我们的报酬是两口油田。夏杰,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么?这代表着……啊!”

他正说着,夏杰用脑袋狠狠地撞到了小胡子的脸上:“你大爷,居然帮着敌对势力训练人马,真以为老子没能力杀你吗?”

说完夏杰意念一动,一颗湛蓝色的珠子就从体内飞了出来。这颗珠子从夏杰体内出来后立马失控了。它用最快的速度贴着夏杰的身体转悠起来,将夏杰身体表面每一处都过了一遍,夏杰发现自己的伤口全都止血了。大腿上的那个伤口上面敷着一层冰,这样确保夏杰能感知不到疼痛。

身上的那根绳子,这会儿完全变成了一滩冰渣,不过这还没完,那颗珠子又飞向了夏杰身边的两个黑衣人,这两人立马变成了冰雕,伫立在夏杰身边,一动不动。

小胡子刚把脸上的血擦干净,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大叫一声:“快杀了他,你俩在干什么?”

他边说边拍向夏杰身边的两人,结果刚碰触到,两个人就变成了一堆冰渣。

夏杰猛地伸出手,两只手像是钳子一样紧紧的卡着小胡子的脑袋,然后左膝猛地向上撞击,泰拳中标准的膝撞被夏杰完美的用了出来,小胡子的脸颊因为撞击过于猛烈而严重变形,原本高挺的鼻子这会儿完全歪到了一边。

一招得手,夏杰立马乘胜追击,在小胡子身体向下倾倒的时候,他夏杰的手肘向下猛地一击,重重的打在小胡子的颈后,他的脖子险些折断。

小胡子躺倒在地上,夏杰拖着右腿慢慢走向他,没想到小胡子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了。他手中拿着一把军刺,看着夏杰冷冷问道:“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为什么他们两个死了?”

夏杰笑了笑没有说话:“想知道答案?那就打败我!”

说完,夏杰的手中便出现了一颗湛蓝色的珠子。小胡子一见:“这是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就算是有人回答,他也听不到了。因为小胡子感觉到自己的双腿突然没有了感觉,然后是腰……他低头的时候,却发现脑袋已经无法动弹了。

夏杰走到他身边叹了口气:“假如你单杀我的话,我真的就不反抗了。但是你要给那些人训练人马,对不起,我还得杀了你,不能让你这种人,危害华夏的稳定!我其实也不想杀了你,因为把你交上去,我的奖励会更多。但是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到了下面见到我们队长记得替我带句话,我替他报仇了!”

说完,夏杰猛地一圈打在了小胡子的脑袋上,然后他面前的小胡子就迸溅开来,纷纷扬扬的冰渣在太阳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车子那边还有几个人,不过夏杰这会儿不着急了。他掏出自己的手机,万幸还能用。找到李成的电话,夏杰就拨了过去:“李队,我现在在省城的道路上,距离市里有二十公里左右的河道中。我遇袭了,浑身是伤,你赶紧过来救我……”

李成本以为夏杰开玩笑,他笑着说道:“谁能袭击你啊,夏杰,这种玩笑可开不……”

李成不说话了,因为他听到了枪声。他对着手机说道:“坚持住,我马上到!”

夏杰想去救秦晓燕,但是刚才跟小胡子的打斗让他耗尽了体力,特别是最后击打小胡子的那那一拳,简直将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

远处那几个人见到了夏杰一个人站在原地,猛地就开枪射击,不过打过来的子弹全都被珠子给挡住了,确切的说是冻住了。然后在珠子的撞击下成了粉末。

夏杰趴到地上,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救出秦晓燕,然后他就陷入了昏迷中。

……

疲惫、疼痛、哭声……夏杰脑袋昏昏沉沉,他觉得自己醒了,然后再次陷入昏迷中……

等到他完全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病房中,消毒水的味道他太熟悉了。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头顶上的灯管发着柔和的灯光。

他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才发现嗓子也疼得难受。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清,这是个单间病房,床边趴着两个女人在睡觉。

夏杰的身体刚一动,大腿上的伤口就疼得他直抽气,身体猛地哆嗦一下。这动作将床边的一个女人惊醒,等她抬起头来,夏杰才看到这是许香琴。

夏杰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看许香琴脸上的憔悴,像是过了十年。他抬起一只手,抓着许香琴问道:“几点……点了?”

许香琴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说道:“凌晨快五点了。夏杰,你总算醒了,你再不醒过来,我和文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夏杰喘了两口气,然后问道:“躺……多久……了?”

许香琴擦擦眼泪:“两天两夜了,晓燕都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了,你身体怎么回事?怎么就一直不醒呢?”

夏杰摇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原本就是皮外伤,腿上的伤严重点,但是也不至于昏迷两天。

许香琴喂夏喝了两口温水,夏杰这才觉得喉咙舒服了一些。他让许香琴扶他坐好,然后看着许香琴说道:“苦了你了。”

许香琴摇摇头:“只要你好好的,我没事。为了怕引起恐慌,我没有让村里人知道,他们现在还在忙着采摘,就是你们村长让人捎信回来,她等着你回去爬山呢。”

夏杰点点头:“爬山……爬山……医生什么时候过来?”

许香琴说道:“估计到八点多了吧,不过现在有值班医生,要不我把他喊来?前半夜猫哥和鹏哥都在,我让他俩回去了。猫哥说回村里去,因为这事儿也一直没回去。”

夏杰点点头。指着文芳说道:“把她叫醒,你俩扶我去楼顶天台上,别惊动医院的人。尽量快点,时间不多了。”

许香琴好奇的看着他:“怎么了夏杰?医生说你不能乱动的……”

夏杰焦急的说道:“没时间解释了,快扶我上去!文芳,醒醒!你俩赶紧扶我到楼上去,最顶层的天台上,快点!”

许香琴推醒文芳,然后也不解释什么,把屋里的轮椅推来,然后艰难的把夏杰搬上去。

顺着电梯,三人来到了顶层,但是想要去天台上,只能从楼梯上上去。夏杰身体强壮,两个女人想要把夏杰弄上去着实废了不少功夫。

当夏杰出现在天台上的时候,东方的天空上恰好出现了一轮红日。

夏杰扭脸对两女说道:“离我远点!”

刚说完他的身体就变成了金色。身上缠着的纱布和病号服,全都在一瞬间变成了粉末。夏杰的身体被金光全都笼罩起来,身上的那些伤口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他仰天长啸,像是一轮金色的太阳一样,将整个天台都照耀得金光闪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