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心慌的感觉/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起了个大早,夏杰用对讲机喊来范晓兵过来接他,今天是苏曼来的日子,夏杰要去高铁站接苏曼。

直升机刚升到清水川上方的时候,夏杰就收到了苏曼的短信,她三点多坐上高铁,七点就能到牧野市。这短信让夏杰瞬间觉得时间不够用了,不停地催着旁边的范晓兵加快速度。等直升机到了清水川山口的时候,夏杰没等直升机停稳就冲了出去,他得赶紧赶到高铁站去,苏曼上次的遭遇让他格外紧张。

场外有台牧马人,这是工程队老板的车,他早早的过来看进度,范晓兵跟这人挺熟的,他见到夏杰跑到路边拦车,大声喊道:“队长,开牧马人去!这是接谁啊这么大劲儿?”

夏杰没空解释,从那个老板守忠接过钥匙说了声谢谢便上车发动车子往高铁站而去。身后的范晓兵很纳闷:“这么着急?出啥事儿了么?”

那老板笑着说道:“去接女朋友吧,年轻人分开一段时间不都是这样吗?”

范晓兵挠挠头:“但是队长的女朋友就是他们村长啊,这……想不通。”

夏杰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么慌张,高铁站有警察,苏曼也不是个小孩子了,社会经验比夏杰还高出不少,但是夏杰却感觉到心发慌,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等到车子稳稳地停在高铁站出站口的时候,时间是七点十分。夏杰下车,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的军刺。他站在高铁站口,让高铁站的几个保安和警察都有些紧张,这小子哪来的,大早上过来堵着出站口,这是想找麻烦么?

他们几个正要过去呵斥,出站口涌出了一大群人,夏杰挤过去找到一脸倦容的苏曼,然后双眼不停地扫视着周围出来的乘客。

苏曼的手被夏杰牢牢抓着,她一脸甜蜜的问夏杰:“干嘛呢这么紧张?我饿了。”

夏杰笑了笑,然后提着苏曼的提包揽着她的腰向外走去。苏曼身高超过了一米七,加上缠着高跟鞋,身高几乎和夏杰一模一样了,两人走在一起,她依偎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和谐。

就在夏杰和苏曼要上车的时候,出站口走出来了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他将帽子戴在身上,戴着口罩和黑色的墨镜。厚厚的镜片后面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拉开车门让苏曼上车的夏杰,咬着牙憋出了几个字:“队长,想不到真的是你,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见面,你我兄弟真的要刺刀见红了。”

嘟囔完毕,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打了过去:“叶少,我跟着她到了牧野市,确实有个男人……我不能杀他,因为我杀不了他……他是我们队长……好,我马上回去!”

远在北欧的一幢豪华别墅中,这会儿正是深夜,不过躺在豪华大床上的叶良辰却完全没有了睡意。他放下手机,推开旁边那个金发美人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腿,起身下了床。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点上一根雪茄,叶良辰眼中逐渐迸发出来了一股杀意:“特战队的队长怎么了?敢抢我看得上的女人,照样得死!”

说罢,手中的雪茄一折两段。

等车子离开高铁站,夏杰慌张的内心才算是逐渐平稳了下来。苏曼坐在副驾上看着夏杰笑着问道:“刚才你是怎么了?看着你好好紧张的样子。”

夏杰甩甩脑袋:“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这么多天没见你,真的挺想你的,都失态了……”

苏曼的智商很高,她可不是那些胸大无脑的花瓶,一听夏杰吞吞吐吐的话之后便笑了:“夏杰,你可是特种兵,我不信刚才那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说说呗,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夏杰摇摇头:“那倒没有,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每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都会有事情发生,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我们特战队原来的队长死了,第二次出现这种感觉,我在东南亚的丛林中遇到了海豹突击队前队长,险些被他杀死……所以刚才有了那种感觉,我很紧张,怕你……”

苏曼伸手握了握夏杰放在档杆上的手:“没事了,在高铁站能有什么事情。我相信由你保护我,谁也伤害不了我。这么多天不见你,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白了,也帅了不少。夏杰,实话实说,你有没有想我?”

夏杰点点头:“无时不刻都在想你,一直担心你在京城有危险。真想把你留在我身边,这样我以后都能时刻保护你了。”

他的这个问题让苏曼根本没法回答,她虽然向往跟夏杰的爱情,但是却从没想过要住在清水川那个山村中呆一辈子。她的事业,她的圈子全都在京城,从上大学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在京城生活,早已习惯了京城的繁华和喧嚣,去农村度假还行,但是真的生活在农村,她从没想过。

苏曼扭脸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好奇的问夏杰:“你开谁的车啊,这不是你的吧?”

夏杰点点头:“我可买不起,我们村要修建信号塔,工程队老板的车,刚才来的时候着急,他就把车子借给了我。咱们去吃饭吧,昨天太累了,我早上还没吃饭。”

车子停在了开发区一处永和豆浆的店门口,两人下车,随便点了一些早餐,便彼此看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

以前两人喜欢用短信聊天,什么甜言蜜语都说的出口,但是这会儿面对面坐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夏杰是觉得刚才他的问题有些突兀,苏曼肯定还没考虑过或者没有打算过住在这边,虽然她岔开了话题,但是却让夏杰有些尴尬。苏曼则是单身了这么多年,她真的不知道恋爱该怎么做。就像现在,她觉得两人彼此对视着的感觉就很好,丝毫不觉得尴尬。

早餐端上来了,夏杰这才说道:“公司的手续昨天下来了,营业执照公章什么的全都有,你需要什么东西,等会儿我准备一下。”

苏曼想了一下,从手提包中掏出一个小小的U盘:“这里面有份股权认购书需要打印出来,一户需要两份,他们留存一份,公司留存一份。你们村一百多户人,估计打印二百六七十份就够用了。夏杰,我这次带钱来了,我也要入股。”

夏杰咬了一口春卷:“本来就是你的公司,你是老板娘嘛。不过你既然想起个带头表率作用,我也不拦着,意思一下就行了,别把全部资金放我这里。江志鹏投了一百万,我的资金现在不紧张了。”

苏曼笑了笑:“是你自己傻,这么便宜,他们肯定都会买的。我买也是因为你这原始股家太低,回头我肯定能赚大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整天看着案件发愁。”

夏杰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亏的,现在认购股权的都不是外人,而且他这么做的目的主要就是融资,只要手中有了一批可利用的资金,他有很多办法让这些钱生出更多的钱来。

吃过饭之后,夏杰和苏曼手牵手的在旁边的打印店里打印着认购书,等打印的时候,两人坐在点外面绿化带中的长椅上,看着路上的车来车往有些发呆。

夏杰看着苏曼说道:“在京城这段时间过得开心么?有什么烦心事就说出来,好歹遇到我了,在我面前就不用刻意伪装自己了吧?”

苏曼点点头,然后很自然的伏在了夏杰的怀中:“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你说小青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就原因因为钱成了叶良辰的玩物,而且她一个学法律专业的高材生不仅不以为耻,反而有些洋洋自得。这件事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她究竟图的什么?”

夏杰笑了笑:“图的是在朋友面前扬眉吐气,图的是在亲戚面前抬起头来,图的是在同学眼中变成成功人士。这些都是理由。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力,每个人也有改变自己生活的权力,她只是用了最懒惰最省时省力的方法改善了自己的生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被人当作玩物是她的自由,你的自由是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想要改变她什么。或许在她的眼中,你这么累死累活的人才更值得同情。”

苏曼被夏杰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她怔了怔:“难道为了钱,真的可以连道德仁义廉耻都可以抛开不管不顾么?假如这个社会上的人全都向前看,那整个社会上的人,全都成了婊子,为了钱不择手段,尊严脸面都可以丢弃,一富遮百丑。这种社会就太可怕了,整个社会将毫无底线。”

夏杰笑了笑:“别这么悲观,凡事都有他的两面性。照你这么说,其实当兵的不全都是缺心眼嘛,但是你看每年招兵时候,总有一些人想要参军,想要成为保家卫国的战士。很多时候,当梦想照进现实,总有那么一些可爱的人,选择梦想,而不是现实。保家卫国这个梦想,估计永远都会传递下去。”

苏曼看着夏杰问道:“那你组建公司的目的是什么?也是为了不计回报的奉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