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布置/女村长的贴身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杰在工商局签过字之后,苏曼拿着一个文件袋扔给他:“这些都需要你签字,趁着现在直接签了吧。”

夏杰点点头,办公室帮他们班里手续的几个人这会儿都端着水杯出去了,因为要整理的东西很多,他们就出去抽根烟什么的偷个懒。

文芳刚准备也出去转悠一下,夏杰就拉着她坐好,然后小声说道:“手续弄好之后,你们俩分头走。苏曼,你弄好就直接坐高铁回京城,回到京城尽量在安全的地方,这段时间有情况,得小心一些。文芳,手续你带着,包括公章什么的,你送到警队交给李成,合同的事情让他自己弄,我今天就得回去了。”

“有什么事情别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们村里通了信号我给你们打,估计现在村里信号已经通了。我这个手机不管你们谁打都有可能被窃听。近期我可能会组织我们村里人出去旅游,清水川的所有事情都往后推。你们出去,要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我怀疑现在一直有人跟踪我,你们都要小心。”

“文芳,你见到许香琴给她说,超市该怎么开就怎么开,不过我的名字不要出现,假如有人问起清水川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说是夏杰主动卖过去的水果,他们想炒作一下原生态,这超市跟我没关系。一定要给所有人都说一下,这事儿很严重。牧野市的所有活动,近期都不要太高调,尽可能的别引人注意。”

“假如快的话,今晚清水川可能就有武装分子进入,慢的话两三天。这事儿我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就是我之前在部队时候,去中东执行任务杀了一个武装组织的头目,结果把他儿子给杀了。现在人家来找我寻仇了,我得赶紧让村里人出去旅游,剩下的事情,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夏杰语速很快,快速的把话说完之后,苏曼吃惊的看着他:“你……你不是病了吧,怎么说胡话呢?夏杰,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夏杰摇摇头:“这种时候了,我怎么会开玩笑呢。苏曼在京城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有事的话就会有人示警你。牧野市这边,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要慌张,身上都带上对讲机,有事的找李成,超市的刚子和郑军都是高手,他俩护着你们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文芳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夏杰,你说的不是真的吧?真的有这么严重么?你……怎么摊上了这样的事情嘛……”

夏杰拍拍她的后背:“刚才有个我以前的战友过来找我,当时我就很奇怪,就算我有危险,也不用他来通知我的,而且他还说好几个高层都关心我的生死,这让我很担忧,我不想掺合任何事情,只想呆在清水川。你们办完事情,要装作没事人一样离开,不要着急,走路平稳,而且你们可以装作在路边买瓶水什么的或者冰淇淋什么的,这些都是避开监视的手段。”

苏曼看着夏杰:“那你怎么办啊?你能打得过他们呢?他们可是有枪的啊,而且肯定不是一两个人。”

夏杰笑了笑:“等会儿我去找李成借枪,只要有了枪,加上清水川的地形,我就是王者。别忘了水中还有我的帮手,那条鳝鱼在水中的杀伤力连我都害怕。我的安全你们不用考虑,我保证不会受任何伤。苏曼,等会儿你们走的时候留意身后,但是不要转身看,可以用你们的补妆镜往后看,出门一定要戴上墨镜,让对方看不到你们的眼神和视线方向,假如确定有人跟着你们,那就直接去最近的派出所、警局或者其他行政单位。”

“在街上最忌讳大吵大闹的走,因为他们很可能会因为这个接近你们,然后限制你们的自由……”

他正说着,苏曼好奇的打断了他:“夏杰,你是不是太敏感了?这事儿我看来应该只是你的想法吧,再说你的战友过来,你为什么不往好的方面想呢,你为什么觉得他就是对你有所图谋的呢?”

夏杰看着她笑了笑:“直觉,我相信我的直觉不会说谎,而且那人我其实一直都不太信任,他的情报居然比我们部队的情况还要快,你要知道我们可是总参直属部队,所有的军事情报都是通过我们那里汇总然后再传递出去的。而且他说的高官关心我让我很害怕,我这么一个小兵,值得人家关心我么?”

苏曼和文芳全都无言以对,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了那几个人的说话声,夏杰拿着文件开始签名,等他忙完的时候,便拍拍两人,出门而去。

到了大门口的时候,夏杰已经注意到了对面楼上有异常,虽然只是一瞬间的阳光反射,但是这已经暴露出了对面楼上有人在监视他,那抹反光就是望远镜发出来的。

他打开车门,然后开车慢慢的汇入车流,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还喊着十字路口卖饮料的人给他送了一瓶可乐。

站在楼顶上的豹子在夏杰抬头的时候就躲闪,但是还是被夏杰抓到了踪迹。他掏出腰间的对讲机说道:“不要跟的太紧,不要激怒他,他对将军很重要!”

夏杰开着车拐进了刑警支队的大院中,来到李成的办公室,夏杰顾不上说完,找到江志鹏的号码就打了过去:“鹏哥,你这两天忙不忙?”

电话那头的江志鹏很好奇,夏杰怎么会用李成办公室的座机给他打电话,便问道:“什么事你说,我听着呢。”

夏杰对他说道:“是这样的,你这几天能不能带着我们村里的人出去旅游呢?就是去那些农家院都看看,学习一下经验,让村里人都长长见识。正好现在还不到国庆,旅游高峰还没到,你找个地方带着他们去学习一下,超市那边你可以抽几个保安,你那店里也抽几个保安,然后一块儿跟村里人包车出去。”

江志鹏没想到夏杰这么着急,他好奇的问道:“夏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怎么这么着急啊,村里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么?没有人行么?那些水果还没采摘完毕,难道就那么扔了么?”

夏杰在电话里说道:“哥,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以前的仇人看了我在报纸上电视上网上的报道,找到了我的位置,现在过来寻仇了。那可是一群亡命之徒,我不能让村里人跟着我受苦,所以现在只能求你帮帮我了……”

江志鹏一听便不说话了:“什么时候走?你们那边一共多少人,我先就找长途车。”

夏杰想了一下说道:“不到五百人,越快越好,最好下午就走,我现在在李队长这里,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你赶紧准备吧,等会儿我就回去,然后我就会动员村里人出去。今天这事儿惹得我头疼,快把我给逼疯了!”

江志鹏说了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夏杰这边刚把电话放下,李成就好奇的看着他:“怎么回事?难道出现什么问题了?”

夏杰将自己的推测和今天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那个战友绝对有问题,因为涉及到高层,我现在不方便说出自己的推论,反正这里面肯定有文章。李队长,我今天来的目的第一是拜托你将牧野市这一摊子帮我守住,有什么事情你真的搞不定的话,就给军区打电话,那边的特勤队也听我调令。”

“第二件事就是,我想借两把枪。极端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来,但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很可能就在这两天就能赶到,所以我要趁着这个时间先把村里人转移走,然后再村里部署一下,争取将他们一网打尽。今天我部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听那口气一直想过来,我没同意。”

挠挠头:“借枪可以,但是你一个人行么?来的可是极端分子,你一个人,托大了吧?这样吧,我带一队人跟你一起回去,然后乔装一下,等他们过来的时候也帮你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夏杰摇摇头:“不行,他们太危险,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去了只能增加伤亡。”

李成点上一根烟:“夏杰,你以为你一个人,我真的会放你回去么?”

他刚说完,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杨琳走了进来:“刚才你们说的我全都听到了,我跟夏杰过去,正好感受一下战争。”

李成和夏杰同时说道:“胡闹!”

杨琳走到夏杰面前:“你俩不管谁不答应,我都会上报私自拿枪的事情。带我去,哪怕我就帮你放个哨呢,至少得让我知道我的狙击水平到底怎么样,光打靶子,我只会是一个射击运动员,根本就不是狙击高手。夏杰,你答应要教我枪法的,你不能食言!”

夏杰和李成相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好吧,我我带你回去。不过你一切都要听我的。去找个吉他盒子,把枪放进去,然后穿的朋克一点,打扮得像是个摇滚歌手那样,别穿警服,正装也别穿。从后门出去,在前面我车子出来的时候跟我碰瓷,吵架,然后跟我走。”

杨琳一愣:“怎么吵?吵什么?”

夏杰白了她一眼:“你自己发挥,反正别让人看出你是个警察,别让人怀疑你的吉他盒里是枪械就行。你赶紧去准备吧,有大狙击枪的话带上一把,然后一把你们用的狙击枪,再拿一把突击步枪就行。子弹不用拿太多。”

李成打了个内线:“我是李成,等会儿杨琳去拿枪,一共三把,我找人帮她训练一下狙击枪。等会儿她就去了,按照她的要求给她拿吧。子弹狙击枪一把枪二十发,还有突击步枪十个弹夹。烟雾手雷五个,高爆手雷五个,其他的不用了,对了,防弹衣两件。”

挂断电话后,李成对杨琳说道:“你去吧,准备好了给我打个电话。”

等到杨琳走后,李成看着夏杰问道:“有多大把握?”

夏杰想了一下说道:“百分之九十吧,清水川我熟悉地形,而且水中还有那条鳝鱼,假如他们从难免直接渡水过去,我甚至连一枪一弹都不用打,李队你放心,我不会胡来的。杨琳不会出任何危险,既然她想感受一下,那这次绝对是个好机会。”

李成叹了口气:“别出危险就行,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另外我这边防暴大队也一直都会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去支援你。唉,说实话,还真心想跟你一起并肩战斗一次,结果你小子看不上我这水平。”

夏杰对他说道:“不是看不上,是你跟过去牵涉太大,最起码在牧野市的人全都没了主心骨。苏曼走的时候,你派人去高铁站送她一下吧,自从上次她在那里有了危险,我一直都很紧张她出意外。”

李成点点头:“你放心,我会让人去的。你那边也小心一些,别麻痹大意。极端分子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特别是来到华夏,完全就是带着仇视的目光。所以你和杨琳,一定要注意。其实你应该叫部队的人的。”

夏杰摇摇头:“现在不行,现在我只信任你们。”

等到杨琳打过来电话之后,夏杰就离开了办公室,他开着车,慢悠悠的从支队大院中开了出来,这时候不远处的胡同里走出来一个一身牛仔衣身上全都是破洞的人,这人背着一个吉他盒,不偏不倚的正好撞到了夏杰开的皮卡上。夏杰从车窗中探出脑袋:“喂,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牛仔衣叼着一根烟,撩起眼前的刘海看着夏杰:“老娘走路好好的,你个王八蛋哪里冒出来的?”

夏杰看着杨琳这造型,心里不由的伸了个大拇指。不过戏还得演下去,夏杰冲她喊道:“哟,是个妞啊!怎么,想碰瓷还是想趁车啊?”

杨琳看了夏杰一眼:“你准备去哪?假如跑的近我就不坐你的车了,你给我钱就行了。”

夏杰哈哈一笑:“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诗和田野。走吧,追求自由的班车,最后一趟了!”

远处的豹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啐了一口:“这个夏杰,怎么变得这么色啊!这种货色也看得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